我的法治基金捐款經歷

作者:flower花

審核:海闊天空;Page:拱卒

自從2019年3月我自主翻牆看youtube以後,就成了七哥堅定的鐵粉。看郭文貴爆料革命節目,佔據我一天大部分時間,也成了我生命中主要的樂趣。幾乎是,不聽這些節目,我沒法幹活。聽到七哥在直播裡總是說GTV,我也試著用Google搜索。先搜索出郭文貴直播,然後就試著註冊。操作了幾次,因為不懂英文,幾次都是半途而廢。有一次,終於操作成功,但最後一步要求付費75美刀。我就想,不對啊,七哥一直說免費註冊的。再說,七哥明知道大部分戰友說中文,為什麼全網頁都是英文呢?就放棄了。後來跟J說起這事,他說用手機自帶瀏覽器,直接輸入GTV試試。哇,一試就成功登錄。簡捷快速,還送了15塊金幣。當然,那時還不知道金幣的珍貴。有一次看直播的時候,想打賞一塊金幣給主播,不知道怎麼,竟然連點了2個什麼(送出10個金幣)。後來,聽七哥說金幣的升值空間不可估量——好吧,我承認,我真的好心痛啊。從此,在GTV看七哥的錄播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

不知道是不是手機被毒共做了什麼手腳,在GTV裡只看了一次直播。那一次直播,我是第一個衝進去的,七哥緊隨其後。然而我還在扭扭捏捏地說——不好意思,趕在七哥前頭了——的時候,七哥“嘩嘩嘩”丟下一大堆金幣遊艇什麼的,就走了。後來,我就只能看錄播了,直到現在。然後七哥等等戰友都在說,法制基金啊,GTV股權啊,喜農莊啊。我急得抓耳撓腮,卻又望梅不止渴。為什麼?我不會網絡操作啊,也沒有信用卡。再後來,又看見說,誰誰誰因為捐款法制基金被喝茶了,就更不敢動了。身邊兩拔所謂的民運人士都不支持我挺鍋,更別說捐款買股權入農場。提一下郭文貴,都要舌戰群儒到天亮,最後還落一個花名“腦殘”。

想想就悲不自禁,我天天跟小粉紅腦殘們據理力爭,試圖喚醒他們,被他們稱為“反革命賣國賊”。卻因為支持七哥爆料革命,被所謂民運人士罵為“腦殘”。你說我去哪裡說理去啊?不過我相信七哥說的——底層的戰友們,你們可能是家庭裡甚至是家族裡唯一一個覺醒的人。你知道嗎?你是負有使命的,你身負重任你知道嗎?你要扛下所有的詆毀、謾罵,甚至侮辱。你的任務就是扛下所有重任,帶領家庭甚至家族走向正道!所有的一切你必須扛下,沒有退路。在家庭裡你是孤身一人,在爆料革命裡有著數以億計的戰友,這一關是上天對你的考驗。上天信任你,所以才選擇了你。黎明已經到來,一切都已經開始。正道主義!

七哥說,在歷史的長河中,必將出現一個偉大的新的主義,就是我們爆料革命的正道主義!是,我堅信每一個生命都不是偶然的,都有自己的使命。只是有些生命只需要填充食物,有些生命是有信仰、有目標、有追求、有挑戰——比如七哥,比如班農先生,比如路德,比如閆博士,比如所有支持新中國聯邦的戰友。

一天一天的,日子就這麼過去。直到有一天GTV的蓋特里,有戰友說,可以找海外朋友幫忙捐款的啊。我靈光一現,想起了香港朋友xun。 Xun是我所居住城市的4大家族之一的後裔,文革中為了逃避迫害,偷渡到香港投奔姑姑。姑姑在一個英國人家當管家,英國人送Xun進入教會學校重新學習,從此Xun學會看英文報紙。後來Xun全家移民新加坡。但他仍然居住在香港,每年都會回大陸探親,每次都會帶些關於中共的黑幕和外面的新聞,我很佩服他的博學多才和遠見卓識。

為什麼呢?話要從2019年初開始說起。那次跟兩個朋友去摩洛哥自由行,Xun在香港機場候機廳,教我如何看海外新聞。打開瀏覽器,輸入youtube。世界萬象,立馬呈現在眼前。那一瞬間,我石化了,內心有一萬個草泥馬在奔騰——俺的個神啊,原來網絡還可以這樣玩啊!後來才知道,毒共為了防止我們中國老百姓與外界溝通,修建網絡防火牆長城(GFW),每年耗資60億美元,折合人民幣390億。每月32.5億,每天1.08億,每小時450萬,每分鐘7.5萬,每秒1250元。花這麼多錢,不是為了改善民生,而是讓人民變成瞎子、聾子、傻子。另一方面,毒共在國內國際上,四處宣傳,中國老百姓素質低下,根本不適合自由民主。一旦沒有毒共重拳統治,中國就會亂——感謝七哥爆料革命。事實證明,只要把毒共滅了,新中國聯邦就能團結一切力量,帶領勤勞善良熱愛和平的中國人民,平穩過渡,迎接法制自由民主。與世界人民和平相處,共同發展。

海外有些所謂的民運節目,我也聽了一些。很多都是藉著反共的名義,小罵大幫忙,收取智商稅。聽久了,自然就能分辨得出。比如那個所謂的香港實業家,他一出場,我就聞到他身上那股毒共的氣息,太熟悉了,那皮笑肉不笑的狡詐,那道貌岸然的偽善,跟主席台上的毒共一樣一樣的。只是我沒敢出聲。後來,果然被挖出來,原來袁弓夷,是香港國葉控股的老闆,與葉劍英家族成員!時間本來就很寶貴,現在我只聽郭文貴爆料革命的節目。一年多來的世界變化,正如七哥自己說的——30年,我從來沒忘了,我一輩子就是來滅共的。我有這個能力,我有這個決心,我不會放棄!

在國外旅行期間,我一有空就上youtube看七哥、看路德、看面具先生……現在想起來,是不是因為這個引起兩個同伴的反感,以至後來對我百般刁難呢?比如有一次,在班車上跟一位摩洛哥雕刻家聊天,他問我要Facebook,我說沒有。他說,那你們如何社交活動?我說,我們有微信、QQ,可以在國內交流,就是不讓跟世界溝通。結果,兩同伴在一旁對著我又是橫眼又是撇嘴,好像嫌我亂說話。回國後,不久學會自己翻牆。慢慢地,從當初的民運小白,心裡越來越亮堂,目標也日益明確——堅定不移跟著七哥去滅共——所以當Xun再跟我說,共產黨也在改變,要慢慢來。再說他們很強大,不要對著乾等等之類的話的時候,我心裡油然而生的是抵制反感。有幾次,我懟他說,明明你自己就是毒共的受害者,明明你自己現在享受著西方民主自由的好處。卻偏偏告訴我們,不要反抗要順服!雖然,我們認識上開始有差異,但Xun還是很紳士的。所以我想,香港信息自由流暢,Xun一定不會不知道郭文貴爆料革命,一定不會分辨不清誰才是真正的滅共者。只要我一開口,他立馬就會幫我去辦理。誰知道,我竟然錯了,而且還大錯特錯。我把收集好的網絡捐款方式發給他,麻煩他幫我捐1000美刀給法制基金。答應他回鄉下時,用美刀還給他——聽路德直播,我早就換了美刀——結果他的回答讓我大跌眼鏡:假的啦。你可以信他,但不要給錢,以後的事實你會更信我。我說是美國註冊公司,五個獨立董事約翰•亞當斯•摩根等都是美國人,受美國法律保護的。再說,就算上當了,錢算我的,一分不少還你。他堅持說,郭文貴是騙子,專門騙你們這些不能自由上網出國的大陸人的錢。我說,七哥因為反共,被毒共沒收上千億美元資產,親人死的死,坐牢的坐牢。難道說,他反共失去了千億美元資產,只為了跑到美國幾千幾萬地來騙大陸人的錢?牙齒都說出血來,Xun終於鬆口了,說:網絡捐款要信用卡密碼,不安全,你就寫清出收款戶口,帳戶號碼,人名。我用記名掛號匯票寄出,這樣最保險匯票。我又到處查詢四處諮詢,再一次發給他。此時,已經過去幾天了,我考慮到他是不是因為擔心錢多了一點。於是,從1000美刀,降到500美刀。他還是囉嗦,我又降到200美刀,他還是不願意。最後,我想起戰友的話,意思意思就行了,說,捐100美刀可以了吧?他才鬆口說,我怕你給人騙,不過也就是100USD,外加手續費也不多。謝天謝地謝Xun,我就是憑著他拍的捐款憑證照片,成功加入英國喜農莊。

沒多久,我聽七哥在直播裡說,要給戰友用1元的價格買到GTV原始股!就是為了改變大家使用youtube、微信等的習慣,轉而使用GTV,就要把信仰和利益相捆綁!總之1元股票是爆料革命的需要,也是七哥給戰友的福利,雙贏!再說,G-TV等是中國人的未來,是人類的未來!我躍躍欲試,又去聯繫Xun。這一次,他口吻更加決絕。發一個GTV股票影印圖給我說:想要多少股?自己填,我送你!氣得我差點一口血噴在電腦上。我說,如果真像你說的,七哥在美國犯了法,美國法律就可以製裁他。還要楊潔篪去美國,用拜登的通共資料換取引渡七哥他們回中國干什麼?為什麼川普總統還要簽署總統密令,永不引渡郭文貴爆料革命回國?他見說不服我,就換了一個口吻說:那我就像你說的:一賠五小賭一下。你如果在10月份有得還本,我輸你五千人民幣,如果你的錢回不了本5000美元,你輸我一千人民幣,好嗎?我說,那是投資,七哥說了,預計2023年GTV上市,那時候才能出售股票。不過,七哥還說了,香港自貿區會取消,港幣人民幣變冥幣,你趕緊換美元吧。他說,不可能的啦。我說,你怎麼還相信毒共的宣傳?他說我從不看中文報紙,一直是看英文版《蘋果日報》,《華爾街日報》等給外國人看的報紙。我們的賭期到10月尾。不知道他知不知道,大外宣英文中國日報向美司法部申報過去三年半,向美國多間傳媒一共支付了近1900美元。推特26萬美元,華郵超過460萬美元,華日近600萬美元用作刊登Chinawatch宣傳中國思想。洛杉磯時報、芝加哥論壇報、休士頓紀事報、波士頓環球等,一共收取超過760萬美元。一言以蔽之,毒共用藍金黃的方式,在全世界修築了很多牆。如果不是七哥式的火眼金睛,還不知道,毒共會把人類拖進幾層地獄!

轉眼兩個月時間過去了,隨著英雄科學家在美國福克斯電視台接受專訪,一步一步證實毒共放毒全世界的陰謀後,全世界已經掀起滅共大潮。班農先生更是對毒共發表最強硬通碟:必須提交每條信息,開放P4實驗室!否則我們將切段金融供給!切斷美元!制裁你們的銀行!制裁你們最高等級的共產黨官員,王岐山,習近平! ——港幣人民幣變冥幣的腳步,越來越近。不知道,我這位香港朋友看到香港自貿區取消是什麼心情,不知道他是不是還在看《華爾街日報》?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