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頂尖科技高管面臨對華交易質詢

新聞來源:The Washington Times《紐約時報》;作者:Bill Gertz;

發佈時間:2020年8月2日;封面來源:The quint

翻譯/簡評:文明明;校對:孫行者;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上週的眾議院聽證會上,谷歌,亞馬遜,蘋果和臉書這四家高科技公司的高管在科技巨頭的市場壟斷以及與北京的關係方面,受到了眾議院共和黨人的質疑。這四家公司享受著美國民主法制的政治環境,開放自由的社會環境以及公平公開、自由競爭的經濟環境,說到底,享受著民主國家的優越制度,私底下卻和極權專制的中共勾搭。在被問及是否知道中共國竊取美國技術時,他們否認有這方面的第一手證據,真的讓人大跌眼鏡。

尤其是谷歌,谷歌不僅幫助中共軍方提高新型隱形戰鬥機的瞄準能力,還幫助中共國開發審查軟件來監視搜索引擎,使中共國能夠進一步地監控網絡信息。更有甚者,谷歌從耗資100億美元的美國聯合軍事防禦基礎設施的人工智能項目中撤離,卻幫助中共國開發人工智能的項目。而退出競標的原因竟然是,美國軍方的項目與穀歌的企業價值觀和原則不符。難道它的企業價值觀和原則與中共的契合?

這些公司,為了中共國的市場,放棄了一個企業作為社會人的責任。最終將遭到社會的鄙視。

美國高科技高管面臨對華交易質詢

上週,美國的科技巨頭遭到眾議院共和黨人的抨擊,被指控在谷歌的案子中,與中共國合作,間接地幫助中共軍方提高新型隱形戰鬥機的瞄準能力。

谷歌,亞馬遜,蘋果和臉書的高管在眾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他們個人並沒有親眼目睹中共國在他們的公司中大規模地盜竊美國技術,但在周三的國會聽證會上,他們仍然在關於科技巨頭的市場壟斷以及與北京的關係方面,受到了眾議院共和黨人的尖銳的質疑。

Alphabet的首席執行官、谷歌(Google)的負責人桑德·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聽證會上透露,他的公司正在與中共國的合作夥伴一起開發的人工智能- 用於中共國戰機、自動化武器和其他先進軍事裝備(例如網絡戰)的一項關鍵技術。

但皮查伊(Pichai)先生否認谷歌正在幫助中共國人民解放軍。

當被問到如何回應去年時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約瑟夫·鄧福德(Joseph Dunford)將軍有關谷歌的技術在中共國間接地幫助解放軍的評論時,皮查伊(Pichai)說:“谷歌並沒有與中共國的軍隊合作。”

他說:“這完全是錯誤的。我已經與鄧福德將軍有機會見過面了,我們已經闡明了我們在中國所做的事情與其他同行相比,實質上是非常非常有限的。”

谷歌幫助中共國開發一種審查工具來監視搜索引擎一事還受到了批評者的嚴厲指責。這個“蜻蜓”計劃將會幫助中共國在其共產主義體制下進一步控製網絡信息。

皮查伊(Pichai)說,谷歌在與中共國的人工智能的合作“僅限於少數人在開發開源項目”。但他沒有做進一步的說明。

谷歌還因其退出五角大樓的一項耗資100億美元的人工智能項目而遭到抨擊,但與此同時,卻同意幫助中共國的人工智能項目。

科羅拉多州共和黨眾議員肯·巴克(Cen Buck)向Pichai (Pichai)先生施壓,稱谷歌從聯合軍事防禦基礎設施的人工智能項目中撤離是“搗亂”。

巴克(Buck)先生說:“谷歌表示要退出競標程序的原因是,美國軍方的項目與穀歌的企業價值觀和原則不符。這讓我很困惑,是什麼樣的價值觀使谷歌和共產主義紅色中國有共同點呢?”

“我問自己,是中共將維吾爾族穆斯林囚禁在集中營?難道是中共國強迫奴隸在血汗工廠工作?也許他們在設計壓製香港的言論自由方面一致?谷歌也同意中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上向全世界撒謊的決定?”

他補充說,鄧福德(Dunford)將軍在2019年3月的參議院聽證會上說,五角大樓非常擔心美國軍方的商業夥伴在中共國工作,並稱此舉“讓中共國軍方直接獲利”。

佛羅里達共和黨眾議員馬特·格茨(Matt Gaetz)表示,谷歌為中共軍隊提供幫助,使解放軍的J-20戰鬥機瞄準系統更有效。並指出中共國科學院還讚揚了與穀歌合作的中共國人工智能中心在J -20方面的工作。

他說,皮查伊(Pichai)先生的否認完全是誤導。因為與穀歌合作的許多中共國實體都與中共軍方有合作,其中包括清華大學,谷歌的人工智能總裁傑夫·迪恩(Jeff Dean)就曾在該大學的計算機科學顧問委員會工作。

他還說,清華大學每年還從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獲得近1500萬美元的資助。

皮查伊(Pichai)先生說,他的公司最近與五角大樓簽署了一項重要的網絡安全合同,並且還與海軍和退伍軍人事務部有多項合作。他堅稱,谷歌在中國內部的存在感“非常有限”,它的搜索引擎、地圖、Gmail和YouTube在中共國都是不能用的。

在長達五小時的眾議院司法小組委員會聽證會上,這四名高管被問及是否知道中共國竊取美國技術。

皮查伊(Pichai)先生作證說,他沒有這方面的第一手資訊,但隨後他修改了他的說法,表示中共國在2009年駭客了谷歌的軟件。谷歌在遭到網絡攻擊後,在2009年退出中國,遷往香港。

一名美國情報官員在2016年5月透露,中共國的黑客已獲得谷歌搜索引擎軟件的詳細信息,因此能夠控制搜索結果。

蘋果首席執行官蒂姆·庫克(Tim Cook)表示,他也不知道“中共政府從我們那裡偷竊的具體案例”。聯邦特工在12月和1月逮捕了三名在中國出生的前蘋果公司員工,他們被指控從自動駕駛汽車公司和其他項目上竊取商業機密。

臉書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聽證會上說:“有充分的證據表明,中共政府從美國公司那裡竊取了技術。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表示,他“聽到過許多報導”,但“我還沒有在亞馬遜公司親自遇到過”。

當被問及來自中國的假冒商品時,貝佐斯( Bezos)先生說:“好吧,肯定有仿冒產品,如果那是您所指的,那麼,那些都是假冒產品。但是,如果是指中共政府竊取技術,那樣的事我只在報導上讀過,但沒有親身經歷過。”

在聽證會的四家公司中,臉書很清楚地將自己歸為“美國人”。另外三個只承認是美國公司,但沒有詳細地說明。

扎克伯格(Zuckerberg)先生指出,中共國正在建立自己的互聯網版本,重點放在其“非常與眾不同”的系統上, 而且中共正在向世界各地出口該系統。

“當國會和其它社會相關部門在考慮反托拉斯法,並支持美國的市場競爭時,我認為保持開放與公平的核心價值觀至關重要,是這讓美國的數字經濟在國內以及全世界範圍內強大和充滿機遇的力量。”

在聽證會上,一些共和黨人就臉書審查保守派的觀點和立場提出批評。

視頻來源自C.Span: 美國國會質詢四家科技巨頭的CEO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