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擔心像"文革"時代一樣被清洗

新聞來源:《衛報》;作者:Verna Yu in Hong Kong;發佈時間: 2020年8月1日

翻譯/簡評:遊戲小哥;校對:Julia Win;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歷時一年多,中共用了各種無恥的手段,始終無法徹底贏得香港人街頭的抗爭。通過統計被抓捕人的身份,發現大部分是有著自由思想的年輕學生,因此這也是中共通過建立國安惡法徹底廢除香港100多年以來傳承的英式教育的手段。自97回歸以來,中共對無法顛覆香港的教育制度一直耿耿於懷。面對國安法的實行、紅色洗腦教育、遍地文字獄、新疆模式,有良心的知識界人士的繼續抗爭將是阻礙重重。希望早日推翻中共極權的統治,使香港教育界不必經過這文革式的壓迫。

“像文革大革命時那樣” :香港的教育工作者擔心被清洗

因為當局試圖爭奪與其對立的年輕一代的思想,教師和教授們面臨著打壓.

香港的在校學生6月就一名教師因“政治信仰”被辭退而抗議。老師擔心新國安法會增加對他們的審查。攝影:Tyrone Siu /路透社

對於香港成千上萬的大學教授和老師來說,接下來的幾週將是他們為新學年做準備的緊張時刻。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後,全市的大學、學校甚至幼兒園都將在7月通過《國家安全法》後首次恢復上課,在清除教師中的“壞蘋果”的呼聲中,他們將受到前所未有的審查。

自一年前反政府抗議運動席捲香港以來,教師和學校一直受到政府官員和親建制陣營的嚴厲攻擊。在那種能讓人聯想起1966年至1976年的中共國文化大革命的語言中,教授和老師被廣泛指責用所謂的異端和激進的議程“毒害”年輕人的思想,並培養與當局對立的年輕一代。

僅在過去一周,就有兩名活躍於政界的學者被開除。而在同一周,還有四名學生活動家因國家安全罪被捕,以及12名民主候選人被取消了立法會選舉資格。

法學教授戴耀廷(Benny Tai)是被中共國官方媒體大肆詆毀的2014年“雨傘佔中運動”的創始人之一,他在周二被香港大學解僱。去年,戴耀廷還因領導公民抗議運動而被控妨害公共秩序罪入獄。

雨傘佔中運動領導人戴耀廷在周二被捕。照片:王安/路透社

中聯辦稱解僱是“正義之舉”,並指責他“煽動”學生。由中共國控制的文匯報說,這是大學姍姍來遲的“祛除毒瘤”。

戴說,他被解職“標誌著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他“為目睹我心愛的大學的消亡而心碎。”

曾在香港浸會大學任教11年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社會工作講師邵家臻說,他對雇主拒絕與他續簽合同感到“震驚”。

去年因佔領抗議活動而被當局指控“煽動公眾滋事”併入獄的邵家臻在1月份被免職,同時,大學啟動了與他的罪名有關的紀律處分程序。

他說:“他們(當局)在與參加佔領運動的人秋後算賬,而且還試圖通過法律和我們的職業起訴我們。” 浸會大學拒絕對此事發表評論。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週四在接受中共控制的《大公報》的一次採訪中發誓要除掉教育部門中導致香港青年中毒的“壞蘋果”。

李家超說,當局將“嚴厲懲罰公共敵人”,並力爭在兩年內根除“危害國家安全的病毒”。國家安全法要求政府加強對學校和學術機構的監督。

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李家超說,他的首要任務是“處理學校”,他援引統計數據說,在反政府抗議活動中被捕的人裡,約有40%是學生,100多人是老師。

香港將進入一個不允許任何獨立思考的反智時代

陳健民教授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教育局確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加強對學校、教師和學生的監管。

6月,教育部長告訴學校,對抗議北京實施《國家安全法》的學生或教師進行紀律處分。與此同時,該局還表示,新教師需要完成有關職業操守和國家發展的強制性培訓計劃。

該局已禁止學生高喊政治口號以及在學校唱抗議歌曲。該局負責人還告訴學校,如果學生對國歌表現出不尊重,學校可以報警。一位允許她的學生在音樂考試中演唱抗議歌曲的音樂老師也因此被終止合同。

據報導,在公共圖書館撤出親民主人士的書後不久,該局要求學校審查其圖書館書籍以遵守禁止分裂、顛覆、恐怖主義和與外國勢力勾結的新國安法。

對於有“操守問題”的教師,例如那些宣揚自己政治立場的教師,如果學校不配合教育局的調查,教育局甚至可以吊銷校長和教師的執照。

接受《衛報》採訪的教師和教授將他們面臨的恐嚇比作“文化大革命”期間的那種恐嚇—那是中共國一場針對知識分子和其他特權階層的動蕩的政治運動。

一位學校老師,帕特里克·莫,因其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評論而受到教育局的警告。莫說:“這就像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一樣– 你所說的每個字都可能被用來對付你…你因為擔心惹上麻煩,所以進行自我審查。”

一位在去年的抗議活動中曾在網上發表批評警察暴行的言論的歷史教師發現自己遭到警察工會和教育當局的譴責。親北京的新聞媒體和在他學校門口抗議的團體,使他感到受到了恐嚇。他雖保住了自己的工作,但被禁止教授通識教育,因為這一學科被指責會“腐蝕年輕人的思想”。

他(歷史老師)說:“我現在說的每一個字都要小心謹慎。我們不敢再討論抗議和政治議題了。”

《國家安全法》通過後,一些學者還被要求避免在課堂上講授涉及政治敏感的內容。

批評人士說,對直言不諱的學者和教師的政治立場進行攻擊,這對香港學術自由是個壞兆頭。

邵家臻表示,除非學者擁有言論和思想自由,否則學術機構不可能成為真正卓越的學術機構。

他說:“你不能在鳥籠中進行研究。對於我們的年輕人來說,教育他們注意紅線和禁止進入的區域,並要求他們不去跨越紅線是非常糟糕的教育。”

今年早些時候從監獄獲釋的2014年運動的聯合創始人陳建民教授說,中共當局打算啟動“思想改革” 議程,這就像過去幾十年來針對知識分子的政治運動一樣。

這位社會學家(陳建民教授)說:“對於任何涉及中共國的問題,都會有有利於中共的標準答案…並一定是支持一黨統治的。香港將進入一個禁止獨立思考的反智時代。 ”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