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正在利用美國大學來竊取重要的研究成果

新聞來源:《Daiycaller》;作者:CHRIS FARRELL;發佈時間:2020年7月31日

翻譯/簡評:文明明;校對:Beicy-數學老師;審核:InAHurry;Page:拱卒

簡評:

中共自80年代以來,一直在處心積慮地進行一項系統性計劃,利用與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合作的機會,培養自己的軍事和高科技人才,竊取美國的前端科技技術和知識產權。而許多資金匱乏的美國著名學府基於眼前利益和一些私人利益,紛紛落入中共計劃好的陷阱,為中共敞開大門、提供便利。具體表現在:

  • 中共通過藍金黃計劃和千人計劃,收買了著名的科學家、研究人員,並在中共國建立影子實驗室,直接獲取他們的研究成果。
  • 中共通過軍民融合策略,資助、派遣大量的研究人員,甚至是現役軍事研究人員前往美國學習最前沿的技術,不惜以偷盜的行為竊取美國的研究成果和知識產權,並將偷到的技術運用於軍事方面。
  • 中共國還利用美國大學校園宣傳共產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自2004年以來,中共國在美國的大專院校中建立了數百所“孔子學院”,教授中共版本的中國歷史和文化,企圖赤化和洗腦美國年輕一代。
  • 中共在美國學術界的滲透還表現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美國病毒學界和CDC、NIH全體噤聲,沒有人敢站出來挑戰中共的謊言。

所以,對美國政府而言,揭露有關中共國利用美國納稅人支持的美國教育系統,竊取美國最前沿研究的真相,立法制止和製裁出賣美國利益的行為,追責中共製造、釋放病毒的罪行,喚醒美國乃至全世界人民,迫在眉睫。

中共國正在利用美國大學來竊取重要的研究成果

中共一直在進行一項系統計劃,通過與美國的高等教育機構合作,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同時,許多大學也沒有主動申報他們從北京接受的巨款。六月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超過70所接受中共政府重大資助的美國大學沒有按照法律要求申報這些資助。 《高等教育法》第117條規定,依照法律,學校必須報告“在十二個月內接受的任何來自國外的、價值高於25萬美元的禮物或合同”。司法觀察組織已對教育部提起FOIA訴訟(司法觀察組織起訴美國教育部),要求獲得教育部與任何被調查院校之間的記錄,因為他們違反了第117條關於虛假或誤導性報告外國禮物的規定。

向美國大學投入數以百萬計的美元是中共國多管齊下,統一協調計劃的一部分。中共解放軍採用了一項軍民融合的國家戰略,根據該戰略,一些被揀選的中共國機構通過與外國大學合作,以獲得高端研究和技術。在軍民融合(MCF)的戰略下,所有因此獲得的研究和技術都必須轉交給中共國軍隊。中共國的國家獎學金委員會為30,000名中國學者,教授和其他研究人員提供出國資助,以獲取先進的研究和技術,然後送回中共國提供給中共軍隊使用。許多在國外的中共國研究人員要么自願與中共軍隊或情報機構合作,要么因家人受到威脅而被迫合作。實際上,他們有的人是中共軍隊的成員。例如,上週聯邦調查局逮捕的加利福尼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研究員唐娟,她在J1簽證申請中隱瞞了她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的一名軍官。

中共國還將目標集中在美國科學家和研究人員身上,企圖通過他們將尖端技術轉移到中共國。中共的“千人計劃”為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領域的人們提供了豐厚的薪水和其他激勵措施來分享研究成果,並在中共國建立影子實驗室來複製他們的研究成果。中共國還指示該計劃的研究人員隱藏與中共的真實關係。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最近表示,中共國利用“千人計劃”收買美國大學的科學家“秘密地將我們的知識和創造發明帶回中共國,包括由聯邦政府資助的有價值的研究。”這對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都造成了嚴重後果。

前哈佛大學化學和生物化學系主任查爾斯·利伯的案子就是美國著名研究員接受中共國賄賂的突出的例子。利伯在2020年6月受到起訴,原因是他在是否參與“千人計劃”的問題上向聯邦當局撒謊。利伯向哈佛大學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隱瞞了武漢理工學院每月向他支付5萬美元,以及另外的15萬美元的生活費和150萬美元在中國建立影子實驗室來複製他的研究的事實。本週,利伯還因未申報來自北京的獎金而遭到逃稅的指控。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還發生了一系列其他類似的逮捕事件,其中包括前埃默里大學教授李曉江,他從中共國籌集了50萬美元;阿肯色大學的NASA研究人員西蒙·索昂·昂;以及克利夫蘭診所基金會的王慶,他不僅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獲得了數百萬美元,同時在中共國複製他的研究並且領取了數百萬美元。參議院在2019年的一份報告中正式建議所有政府機構要加強對研究人員是否介入北京招聘計劃進行審核。

中共國還利用美國大學校園宣傳共產主義制度的優越性。自2004年以來,中共國在大專院校中建立了數百所“孔子學院”,以教授中共版本的中共國歷史和文化。中共國控制了教學人員和課程設置,而資金匱乏的大學則提供了場地和學生。 2014年,美國大學教授協會譴責這種第三方課程控制,認為違背了“學術自由,共享治理和高校自治的原則”。 2019年的《國防授權法》更進一步,禁止開辦孔子學院(CI)的大學獲得美國國防部的中文學習資金。最近,大約100所孔子學院中有16所已經關閉。同時,由北京控制的、旨在監督留美學生的中共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150個在美分會中,也出現了反叛共產主義正統信仰的跡象。

去年五月,七個眾議院委員會的高級成員要求教育部長貝西·德沃斯提供有關外國對美國高等教育的影響的信息,強調了中共試圖讓學術研究界對CCP冠狀病毒的起源保持沉默。搞清楚中共國利用多種方法通過由美國納稅人支持的教育系統,竊取美國最前沿研究的各種事實,對美國政府而言,迫在眉睫。

原文鏈接

編輯: 【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