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和CCP同出一轍, 通過修改中共冠狀病毒數據來掩蓋疫情真相

照片來源: https://asiatimes.com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調查發現,伊朗實際死於中共冠狀病毒的人數幾乎是官方聲稱的三倍之多。報導中指出,截至7月20日,伊朗國內實際死於中共冠狀病毒的人數有近42,000人,然而衛生部報告的死亡人數卻只有14,405人。實際感染的人數是451,024人,也幾乎是官方數字278,827的兩倍之多。

伊朗一直是中共國境外受災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但在最近的幾週內,伊朗的案件數量第二次急劇上升。根據BBC收到的名單和醫療記錄,早在1月22日就記錄了中共冠狀病毒在伊朗的首次死亡案例,但是幾乎在一個月之後,伊朗官方才報告出首例中共冠狀病毒官方死亡病例。

吹哨人提供真實數據來揭露伊朗疫情真相

自伊朗爆發該疫情以來,許多觀察家對官方數字表示懷疑。真實的死亡數據是通過匿名方式發送給BBC的。內容包括每天在伊朗各地醫院住院的詳細信息,包括姓名,年齡,性別,症狀,住院日期和時間長短以及患者可能患有的潛在疾病等詳細資訊。清單上的細節與BBC已知的一些在世和已故患者的詳細信息相互對應。匿名發送的人員已經與BBC分享了這些數據,用以“闡明真相”,並希望結束這場流行病帶來的“政治遊戲”。

這些數據揭示了在首都德黑蘭的死亡人數最高,有8120人死於中共冠狀病毒或類似症狀。庫姆市是該病毒的最初發源地,有最高的致死率,有1,419人死亡,即每1000人中就有一人因病毒死亡。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國范圍內,有1,916人死亡是非伊朗國民。這表示在移民和難民中的死亡人數不成比例,其中大多數來自鄰國阿富汗。

洩漏數據中病例和死亡的總體趨勢與官方報告相似,儘管兩筆數字不同。最初的死亡人數遠遠超過衛生部的數字,到3月中旬,已是官方數字的五倍。在3月的第三個星期末,在諾魯孜節(伊朗新年)假期實行了封鎖措施,案件和死亡人數相應減少。但是,隨著政府限制的放鬆,5月下旬以後,案件和死亡人數再次增加。

至關重要的是,洩漏名單上的第一筆死亡記錄是在1月22日發生的,這是伊朗正式報告首例中共冠狀病毒的前一個月。在2月19日官方首次正式確認之前的28天內,已有52人死亡。

民眾的堅持迫使伊朗官方承認第一例中共冠狀病毒死亡案例

對此事有直接了解的醫生告訴BBC,伊朗衛生部一直承受伊朗內部安全和情報機構的壓力。 Pouladi博士(匿名)告訴BBC,伊朗衛生部“一直是否認的態度”。 Pouladi博士說:“最初他們聲稱沒有病毒檢測套件,但是當他們拿到檢測套件時,卻沒有被廣泛的使用。國家安全部門的立場是不承認伊朗存在有中共冠狀病毒疫情。”

此外,迫使衛生部承認了第一例官方病例的原因是,當Mohammad Molayi博士和Ali Molayi博士失去他們的兄弟時,他們堅持要求去世的親人應接受中共冠狀病毒的檢測,最後結果證明是陽性的。另外,在他們兄弟去世的坎卡爾醫院,有許多患者都有著感染中共冠狀病毒相似的症狀,儘管如此,這些病患都沒能接受過任何的病毒檢測。

Pouladi博士說:“他們很不幸。一個既有體面又有影響力的人失去了他的兄弟。Molayi博士與這些衛生部官員們聯絡,一直沒有放棄。”莫拉伊(Molayi)博士發表了一段視頻,講述了他已故的兄弟的情況。衛生部最終確認了第一個記錄的病例。儘管如此,國家電視台還是發表了一篇批評他的報導,並錯誤地聲稱這個視頻已經有幾個月之久。

伊朗政府掩蓋真相的目的

病毒爆發開始之時,正是1979年伊斯蘭革命週年紀念日和議會選舉。這是伊斯蘭共和國向其民眾展示支持的難得機會,不希望疫情來破壞這個機會。其實,早在全球中共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前,伊朗就已經經歷了一系列的內部危機。像是2019年11月,政府一夜之間突然提高了汽油價格,並對隨後的抗議活動進行了殘酷的鎮壓,有數百名抗議者被殺。還有今年1月,美國暗殺伊朗最高將軍卡塞姆·索萊馬尼(Qasem Soleimani)後,導致伊朗武裝部隊全面高度戒備。一架烏克蘭客機從德黑蘭國際機場起飛後僅幾分鐘,就被伊朗武裝部隊的導彈誤射墜毀,機上176人全部罹難。伊朗當局原本試圖掩蓋一切,但三天后,他們被迫承認這整起事件。

曾任國會議員,同時也是衛生部官員的諾羅丁·皮爾莫扎恩博士(Dr Nouroldin Pirmoazzen)告訴BBC,在這種情況下,當中共冠狀病毒襲擊伊朗時,伊朗政府感到焦慮並擔心人民知道真相,政府擔心窮人和失業者會走上街頭。 Pirmoazzen博士還指出,伊朗阻止國際衛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停止治療中部伊斯法罕省的疫情的行為,就是從維持政權穩定的角度來處理病毒大流行的一個證明。

所有的災難,伊朗人民是犧牲品

在還沒與美國進行軍事行動和中共冠狀病毒襲擊之前,伊朗就已經處於非常艱難的時期。 Pouladi博士表示:“把國家帶到這現況的人完全沒有付出任何代價,是這個國家的窮人和我治療的窮人患者成為犧牲品。” 諷刺的是,伊朗衛生部表示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的有關中共冠狀病毒病例和死亡人數的報告卻稱是“透明的” 和“絕無偏差”。

譯評:

和CCP 邪惡軸心站在一起的伊朗,在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中也是哀鴻遍野。和CCP 一樣的是伊朗權力核心根本不在乎廣大人民的生死。如同CCP奴役14億中國人一樣,對伊朗政權來說,八千三百萬的人民也只是廉價勞動力的代名詞而已。伊朗政權擔心太多的死亡病例會引發強烈的社會動盪,於是直接修改病毒感染和死亡數字。這種方式和CCP隱瞞病毒真相是如出一轍。然而,有知道真相的伊朗人民勇敢的站出來,挑戰政府並,將真實的信息透露到西方世界,讓所有人知道伊朗政府的惡行。很快,正義世界的重錘將向CCP落下,CCP 滅亡之時,也是伊朗邪惡政權倒台之際。

原文鏈接

翻譯:william
校對:晴天小螞蟻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8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