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的三峽大壩會不會垮?

編撰:臺灣荔枝、文盲2020、文珺追隨MG、 Lori文噠

本次季節性洪峰過去,有跡象表明中國領導人可能正在為大型水電項目降溫

中國官方媒體堅稱,今年第三次長江大洪水周三通過三峽大壩時,什麽也沒發生。大壩的負責人說,自周一以來,這座高185米的屏障阻擋了長江上遊流失的三分之一以上的雨水。在周一的高峰期,四川和重慶的大雨徑流以每秒60,000立方米的速度流入大壩,並以每秒38,000立方米的速度排出。新華社說,在大壩以東的主要城市,包括武漢,沒有發生嚴重洪災的報道,但大壩減輕了威脅。

中國國家氣象中心預測,南部省份夏季季風將結束。 首席氣象學家張娟說,自6月以來最嚴重的雨季襲擊了包括長江流域在內的全國大部分地區。

大壩是從今年的大洪水中幸存下來的。 上周,官方的新華社說,由於水流的壓力,該結構的一部分略微彎曲。新華社的消息再次傳出有關可能發生水壩倒塌的傳聞,加劇了臺灣,日本和印度對大壩可以經受多長時間考驗的猜測。

對於新華社來說,很少會承認三峽大壩在持有雨水以保護下遊城市如武漢時發生了一點變形,因為在過去,官方媒體只會選擇避免報道,並否認任何有關大壩的討論。

新華社這個消息是否標誌著北京正在改變對水壩和其他大型水電項目的態度? 大壩的建設始於1990年代江澤民主席期間。 他的副總理李鵬是主要支持者。

北京大學管理學院的一位教授要求匿名的學者說:“目前的最高領導層可能不太喜歡這樣的項目,尤其是自從李鵬去年去世以及當時年事已高的江澤民的影響力逐漸減弱以來”。自1997年11月,該大壩阻塞了亞洲最長的河流以來,圍繞大水壩的爭議從未消失超過二十年。

李鵬忽視了許多專業環境和水力工程師的反對意見,對環境和社會影響的快速評估,並於1992年在中國人大會通過了一項法案,以啟動水壩及其下面的水力發電站的建設。當該法案付諸表決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幾乎有三分之一的人棄權或反對該項目。

一些專家說,今年夏天,在湖南,安徽,江西和江蘇等下遊省份普遍發生洪災,這表明該水壩在防洪和減災方面是一次失敗。他們說,盡管今年長江的洪災十分嚴重,但與大壩設計中設想的最壞情況相比,它顯得蒼白無力。

四川省地質礦產局總工程師範曉也在《中國國家地理》雜誌上撰文說,大壩可以暫時攔截上遊的洪水,但對長江中下遊暴雨造成的洪水影響不大。他還說,該大壩的設計初衷是“每兩個世紀發生一次最壞情況的洪水”,盡管目前的洪水遠沒有最壞情況發生的洪水嚴重,但它未能履行其備受贊揚的洪水調節作用。

水利部副部長葉建春本周表示,如果不是因為天氣改善而雨帶轉移到其他地方,那麽自6月以來長江沿岸的洪災可能會將大壩和其他基礎設施的能力擴大到一個“斷裂點”。

李鵬在回憶錄中指出,大壩的總體目標是控制洪水和保護武漢和重慶等城市中心。然而,水壩的運營商中國三峽集團曾表示,如果沒有水壩,情況可能會更加嚴重,兩個城市都在今年夏天被部分淹沒。

也有跡象表明,北京可能會將其偏好從水電項目轉移到其他地方。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今年迄今已批準了三個建設核電站或擴大現有發電能力的項目,但尚未宣布在主要河流上新建水壩或水電計劃。

習近平主席本周特別提到了參加中國國家核公司國際核聚變項目的中國核工業公司的核工程師。 CNNC還將在年底前邁向第一個國內融合實驗。自2018年以來,習近平尚未檢查任何大型水壩或水電項目。

編者觀點:

文中作者引用新華社及其他相關人士的表述可以看出三峽大壩不再是最早官媒宣傳的那樣固若金湯,千秋萬代之工程,雖然還是掩飾為主,但欲蓋彌彰,讓人的確會提出:變形的三峽大壩能應對洪水挑戰嗎?

網絡上流傳很廣的中共的有關三峽大壩的如下宣傳:

  • 2003年6月1日,《三峽大壩固若金湯,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
  • 2007年5月8日,《三峽大壩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
  • 2008年10月21日,《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
  • 2010年7月20日,《長江水利委: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峽大壩上》;
  • 2020年7月12日,某國內公眾號: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他了…

不管這是不是個茶余飯後的梗,但真讓老百姓如鯁在喉,因為三峽大壩如果真指望不上而坍塌,將會因水災生靈塗炭,同時可能造成沿岸核電站的核泄漏,整個東亞地區包括日本韓國以及東南亞地區都將面臨嚴重的生態災難。

1994年12月14日在三峽工程的開工典禮上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作了《功在當代利千秋》的開工報告。其中提到三峽大壩建成後,老百姓電費可以低至8分錢一度。老百姓是否有享受過這麽低的電價不得而知,但李鵬家族的中飽私囊是毋庸置疑的。

文貴先生8月1日在WAR ROOM直播中提到:三峽大壩非常危險,很多北京高層的人給了我一些視頻,看到三峽崩塌的危險越來越高,現在已經有2000多萬人因為水災失去了家園,但中共隱瞞水災真相,美國很多科技公司在幫助隱瞞真相。

習近平和王岐山根本不在意三峽崩塌死多少人,多難興邦。 文貴先生在更早的直播中還提到過總加速師的態度:三峽大壩是江澤民時代李鵬主持修建的,和我毛關系,死3億人,吃飯的人更少,更穩定。

中共對水災不管的態度,反應了中共的追責機制,中共的追責機制永遠是對黨負責,而不用對人民負責,並且人民的災難可以轉化為政治鬥爭的工具和抓手,勝利的派系反而還可以從生靈塗炭中獲取政治利益和資本。

新聞來源:
https://asiatimes.com/2020/07/three-gorges-dam-weathers-the-flood-challeng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8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