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二十三)硫酸羥氯喹能救命

文珠整理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精選,由文珠按時間、主題整理。感謝戰友聽寫!

標題簡述:2020年7月12日,郭先生透露絕密的信息和證據,共產黨從12月26號起,所有的政治局和當地的省級幹部都吃羥氯喹。2020年7月30日直播摘要:羥氯喹郭先生已經吃了,大家一定根據醫學、咨詢醫生的建議,共產黨的洗腦就是不讓人得到救治,和西方科技大佬一模一樣的嘴臉,因為這個世界人死多了符合他們的戰略利益,這些流氓集團大家一定要看明白。郭先生認為,大家如果願意的話最好吃,可以預防。

2020年3月23日
你覺得這三條哪條對你有利啊?現在氯喹的藥,還有什麼辦法,你千萬別老想著這個藥你想試試。我在幾周前就說過,解藥啊、疫苗啊,會起起伏伏的公布,最早公布的就是共產黨。
但是千萬記住,這個藥它再管用,(也)是你得了這個病以後它才管用。沒有一個提前服的,沒有疫苗。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所有人得這病的信息和反饋,各種信息、各種專家,包括跟政府官員溝通,(一旦)得了這個病,生不如死。你吃這個藥你以為好了,你都不知道啥時候死。那個痛苦……共產黨弄得這個病毒,對全人類的懲罰前所未有,痛不欲生啊!你可千萬別得上這個病。

2020年3月25日
最後一條,第四條,戰友們,共產黨員你將成為第一個犧牲品!包括你家人。接下來復興郭寶昌生產的氯喹,給你藥吃。我頭兩天給戰友發動,誰能買到藥,很多人“啪啪啪”給回復。好多人都買了,一百盒、一千盒、五千盒、一萬盒。我們得到了一個準確的信息,這是有計劃、有組織的。這個氯喹就是那個“人屍丸”。讓你共產黨員都染上病。遼寧檢察院的,沈陽檢察院的還有這個什麼北京法院的,公安上的人,都讓你染上,給你忽悠你都染上。你染上以後,你求誰呀?你找不著藥啊!這藥哪來呀!氯喹啊!是吧!共產黨組織給你,你吃了,只要你染上病,吃了藥救你過來,感謝組織、感謝黨、感謝王岐山、感謝你的“搟面杖子”、感謝孟建柱、感謝孫力軍,感謝完以後怎麼著?感謝完怎麼著?還、你活著吃藥,吃藥什麼?奉獻。“人屍丸”這個詞,文貴說出以後,現在在中國百分之百的正在上演。

2020年3月31日
前天我們又買了500臺心肺機、500臺檢測儀。我們又買了500、500、500大盒的氯喹、阿奇黴素,都是美國產的,全是美國產的,我們最好的。我們要把買的這些東西——未來你都會看到,而且我們東西去哪都有簽名,把這些東西主要是給一些美國的政府機構和公益機構。同時我們準備一部分,當我們戰友特別需要的時候給戰友們。特別是剛才這位捐款的這位朋友。當你真正地遇到生命威脅的時候。還有給我們法治基金大額捐款的戰友們。小額捐款我真的給不了,這沒辦法。請你一定跟我們聯系,給Sara、木蘭聯系,和給法治基金直接發信息。或者在GTV上給我直接留言,我們新的GTV明天就上線了,你給我留言、私信。我都會回,我一定會收到。
今天我莊嚴的說,我們會給特別的戰友和給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款者,和我們重大爆料革命的貢獻者準備好使用心肺機、檢測儀、美國產的氯喹和美國產的阿奇黴素。當然口罩是一定的。這就是現在我們已經完成的。
我們是世界上第一個完全是不盈利組織,目前唯一一家,在曼哈頓捐口罩、捐東西、捐醫療用品、捐設備,我們是第一家。我們是第一家。
……
第二個,同時羥氯喹、阿奇黴素藥這樣有效的藥會分解、分化成一個綜合性制劑。會達到治愈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五到百分之九十八之間,這是一個我覺得能做到的。

2020年4月8日
我們都在努力地幫助未來有可能的法治基金法治社會捐款者和戰友們,一旦染上病毒我們希望法治基金、法治社會能給大家提供一些藥品,羥氯喹,阿奇黴素,包括我們買的那個測試機,希望能給戰友們也能使用幫助,包括我們訂閱更多的高級的手套和口罩和消毒用品給大家送過來。

2020年4月14日
我第一聽到有一個戰友告訴我說,頭一段跟法治基金申請口罩沒有收到,我很難受。這位戰友,我已經向你道歉了,現在在加拿大。任何需要口罩的、法治基金捐過款的,還有需要藥的——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請跟我們聯系,可以和Sara、路德、木蘭聯系。

2020年4月18日
你看看香港、日本、韓國、臺灣、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我們寄多少口罩出去。你看看昨天晚上我們的,你看我們的總裁開著車,一車一車的給戰友寄東西、寄口罩還有寄藥。你看我們的羥氯喹,我們戰友、一個戰友捐多少?捐了8箱是5千支,另外一個戰友捐了多少?10萬支,還有一位戰友現在捐英國的、英國產的阿奇黴素和羥氯喹10萬支,這是戰友捐的。
我們買的,我先告訴大家,你會看到,我買的英國的貴的是100磅一盒、100磅一盒給送出去。全都是、世界上有人這麼做的嗎?我們每天寄出去的口罩,發出去的口罩,你們看看感動多少人。這、就昨天,我去的地方就那個島上,我又給人家拿兩箱口罩去,感動的不行。

2020年4月19日
竟然是上個月,咱們給一個香港開貨車的司機戰友,送了20個口罩,他都收了,頭兩天突然給咱們一個香港戰友聯系,說告訴郭叔說我這有100萬好口罩,叫郭叔趕快叫人拿走。為什麼?香港的一個富豪家裏面知道他這個事,給富豪說了以後,他幫著富豪的家從深圳往香港拉東西。他講了以後,這個富豪說,你們是真需要口罩是吧,我給你找個人,他說可能給你捐口罩。捐100萬,而且全部是N95。
然後這個人還說,郭先生還給我們發藥呢,羥氯喹。結果另外一個人給他打電話,我這有100盒羥氯喹,全是英國產的,你拿走,沒有阿奇黴素,有羥氯喹。

2020年5月8日
文信先生:另外我要問一個問題:也是我們現在工作的問題啊,我跟我的直播小組在推廣這個氯喹,目前在疫苗沒有出來的時候,氯喹還是能救人的。當然了,這個問題好像不像是個問題了。我可以問這個問題嗎?這個氯喹能暫時救人命,它是排在第一位嗎?

郭文貴先生:你想問我氯喹到底管不管用,還是別的意思?
文信先生:應該沒有比氯喹更好的藥物了吧?七哥。

郭文貴先生:那完全是錯誤的,氯喹到目前為止很多人傳說啊,這個說他是這個關鍵的一種藥,我現在我覺得大家我們不能去否定去,這咱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否定。但是我個人現在跟很多國家政府部門的合作,據我所知,有很多很特別的辦法,我在這兒不能隨便的說,因為要負責任的這個。

另外一個呢,我覺得大家現在要對這個藥有個清醒的認識,現在我們有很多這樣的藥,很多戰友向我要這個藥,我們現在這個香港和臺灣有大量的這個藥。但是現在一個都不讓你寄,你一打開包,一個不讓你寄,這是一個。

我們在美國往歐洲寄也不行,也就是寄就是個問題,所以很多戰友要藥,但是寄不了。但是同時也說明一個問題,這個藥並沒有完全得到所有的官方認可。你不要真的亂吃,我強烈建議你們推羥氯喹的時候,你們一定要註明你們不是醫生,你推薦的時候不要讓亂吃。我們很多戰友說給老人吃了,我說你瘋了。這個羥氯喹如果沒有醫療界的證明,你吃了這種副作用是可能比這個冠狀病毒還可怕,我們不能這樣的無知啊。另外一個,共產黨只要說的藥你一個都不要碰,絕對不管用,而且要你的命的。

另外你看到馬雲,我推出的視頻,他不戴口罩,旁邊有服務員戴口罩,他在這塊到處晃蕩。那馬雲是萬億身家,是共產黨的絕對代言人,他一定有什麼辦法知道了不戴口罩我怎麼能不被傳染,傳染上我如何能治病,他絕對不是吃的羥氯喹,我可以告訴你,他絕對不會吃的羥氯喹,一定有另外幾種藥,我希望這些藥能盡快的公布出來。

另外一個大家可以擁有做備份,但願大家都不要攤上。可以羥氯喹阿奇黴素,但不要提前吃,而且我也建議你們不要老在節目裏講,好像給大家一個誤解,有病吃羥氯喹就好,肯定不要染上病。染上病現在我可以告訴你沒愛情,沒未來,沒有朋友認識你,沒有工作,你去哪裏都是比什麼都受歧視,會無數個機構場都會來限定你。(鈴聲響起)我的會議時間到了。絕對不允許冠狀病毒復還者,復愈者去參與這事情,這是很可怕的,請文信。

2020年5月9日
我們現在有,我們現在在日本本地有這個羥氯喹,我們送過去大概一部分戰友以後,我們很多人都給要回來了。我們最擔心的是這個氫氯喹送到以後,有些人吃了。他就真的覺得,我得吃,我得提前預吃。現在各種內部消息告訴我,預吃的後果有可能很嚴重,雖然機會很小。
另外一個就是這個阿奇黴素,阿奇黴素要跟這個氫氯喹真的按照處方去吃,才是有效的醫囑,所以亂吃是絕對不行的。另外一個就是這個日本的叫什麼,它就叫什麼?這個中文叫什麼藥啊!這個是。這個材料現在控制最多的還是中共,日本現在是吃這個。但是這個到目前它的副作用和危險性可能比這個羥氯喹還要多、還要多。你等一下,我拿個藥給你看看。

2020年5月19日
羥氯喹,羥氯喹,今天我發的那個信息。羥氯喹啊,戰友們,我們現在很多國家發不過去,日本的我們已經寄過去了,日本的已經分批寄過去了。但是寄的時候,有一部分我們分批寄,多了不讓寄。我們在美國已經有了很多啊。
需要的戰友,你不要備,備是不可以的。你需要的戰友,跟我說,我一定給你。特別是法治基金的捐款者。在世界各地的,我們想辦法給你,關鍵是有些在內陸的沒辦法給你,這很麻煩。在香港是可以的,香港完全可以。臺灣現在有點麻煩,比較難寄。像歐洲有些國家,西班牙寄不了,意大利都寄不了,英國就可以,英國就完全沒有問題。法國也寄不了,美國沒問題,加拿大也沒問題。好吧,戰友們,都是最好的羥氯喹啊。

2020年7月12日,郭先生透露絕密的信息和證據,共產黨從12月26號起,所有的政治局和當地的省級幹部都吃羥氯喹。

2020年7月12日
冠狀病毒來自中共。我請問他們,我說中共高官怎麼沒有死的?你巴西總統都得了,剛剛我說你們巴西要不要臉,我說你的總統是我和班農的好朋友,孩子也是好朋友,說反共,你又直接跟共產黨開會去了。我說你看看得報應了吧。那不要臉,給點錢你們就這個德性。你畢竟染上病了,這病毒它有靈性啊,我說共產黨高官為啥一個沒得呀?
我告訴所有的大家,我今天告訴大家,我有絕密的信息和證據,共產黨從12月26號起,所有的政治局和當地的省級幹部都吃羥氯喹。你們有一天會知道,路德,路德先生,還有我們的墨博士,還有我們的閆博士,拯救了天下多少人!共產黨12月26號就已經發羥氯喹了。武漢國防學院的,那個地方12月的20號左右就開始施行進出禁,就控制了。
這羥氯喹不是開玩笑的。巴西總統別吃羥氯喹呀,他吃羥氯喹,你找共產黨去。剛才我還說他呢,你看你們國家總統,多下三濫啊。頭兩天班農拿手機說誰誰說打電話說他染上病了。我說他該得,親共去吧,是不是。這些流氓政體就是這德性。
……
人家路德先生是最早開始爆的,人家頂著最大的壓力講出羥氯喹的。

2020年7月14日
你們現在..你們想啥哪?還談論你們什麼城市發展GDP哪,我說那叫愚蠢的GDP,所有現在美國政府官員,官僚,拖累,包括這個羥氯喹,取消醫生的處方藥,這些問題未來要受到審判的,因為那會死人的,這美國人真守法夠善良,沒人問政府的行動計劃在哪兒?

2020年7月19日
20.共產黨的一個誤區都認為他們吃羥氯喹,他們也不被感染,接著繼續雙休,幹到川普總統就結束了。這是個很大的誤區,他們幹不掉川普,幹掉了川普也無法解決病毒。人類最終會幹掉中共。但願中國人別自己傻乎乎往上沖,別提共產黨扛雷。

2020年7月28日
讓美國人吃羥氯喹,郭先生已經開始吃了,美國必須開放這個處方藥,才能得救。這些都是核心,班農先生很了不起。

2020年7月30日
4.樸先生:羥氯喹作為新冠病毒預防的最有效藥品,是否背後有利益集團控制?
a.西方國家不完美,二戰之後羅斯福和丘吉爾說過,資本主義不是最好的,但對比共產主義是能接受的。有資本才有主義,西方什麼事都看資本。
b.郭先生回答羥氯喹影響了兩個核心利益:
i.讓總統吃藥不發聲的,就是美國最大的醫藥集團。全世界第一個上市芬太尼的毒品公司,家族四五代,千億美元資產。芬太尼死了這麼多人,所有人都在查封他們資產,這很可怕,他們當年多牛,人家當年醫藥比黑社會、比黃金都賺錢。
ii.所有的醫藥是美國總統選舉必須參與的,隔壁是全美第一家大麻合法上市公司,家裏邊破產,這些公司背後政治力量有多大?
iii.羥氯喹如果開放非處方藥,就是一萬億到兩萬億,這幫人花五億、十億能搞一個總統,為什麼要放棄三萬億,這個力量很大。
iv.美國最早cdc這些機構,給武漢p4實驗室最大的錢,這個世界最荒唐的事,共產黨有時也是傀儡。醫藥集團最怕開放處方,小小幾個人在拿全人類的命開玩笑。
v.我們全力推進開放羥氯喹,200g 十板,真實價格在8美金,成本只有3美金,價格想買50美金。最近這種較量,我們都在說救命要緊,下一個目標要幹掉的就是以色列和美國,必須開放處方藥。各種技術和證明,前線的醫生,死而復生的病人經歷,羥氯喹、阿奇黴素絕對管用。但這就是社會中資本主義、權力的黑手,資本的力量在控制真相和人。
vi.核心是華爾街背後的醫藥科技股,資本力量,可悲;財富、科技、資本主義的形式都會得到巨變。爆料革命的戰友很幸運,能看到世界各大政治經濟遊戲的較量,將誕生人類上面臨的新選擇,郭先生不相信社會主義會存在,也不相信資本主義會以當下的方式繼續運轉。
vii.百分之九十的豪宅都在賣,家族無後繼人、破產等等。這些人也作惡多端,賣芬太尼、賣大麻,美國最大藥廠還跟郭先生說,能不能不提他們家名字,掌握著最大的藥廠卻不開放羥氯喹。共產黨家房子著火了,卻是你家死人。這就是很簡單的道理,這些中間人、華爾街金融大佬、背後資本力量的黑暗,趁人類危機想發大財。
viii.西方法律裏有很經典的話,事實顯而易見的時候,不需要第三方證據,事實高於證據。共產黨放火,大藥廠助火。
ix.羥氯喹郭先生已經吃了,大家一定根據醫學、咨詢醫生的建議,共產黨的洗腦就是不讓人得到救治,和西方科技大佬一模一樣的嘴臉,因為這個世界人死多了符合他們的戰略利益,這些流氓集團大家一定要看明白。郭先生認為,大家如果願意的話最好吃,可以預防。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10

8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