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那場SARS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2003年,一場SARS,在中共國平地而起,隨後席捲到全世界,奪走了近千人的生命。但有些人卻平步青雲,一個是“救火隊長”王岐山,另外一個是現在正處於風暴中心的病毒學家裴偉士。

奠定學術地位的SARS

路德:馬利克首次分離sars,比美國快12小時,管軼當時是負責的博士後,從廣州跑來跑去拿樣品,很驕傲比美國快,一下奠定了馬利克的地位。

2003年1月底,鐘南山就已經與香港大學的一個動物病毒研究小組開始尋找非典病原的合作,這個研究小組包括管軼、袁國勇、裴偉士

2003年2月17日,香港衛生署召開一個會議由署長陳馮富珍主持,袁國勇、管軼、裴偉士都在,陳馮富珍知道他們已經從內地拿回來第一批標本。

2003年3月17日,裴偉士帶領他的研究小組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對此,一些病毒學家對裴偉士表達了高度的評價。

德國漢堡熱帶醫學研究院的病毒學家鐘斯頓說:【“沒有裴偉士,我們對SARS將所知甚少。”

世界衛生組織(WHO)負責SARS合作網路協調工作的病毒學家克勞斯·施托爾說:【裴偉士在病原體的發現中扮演了“生產者和提供者”的角色。

4月8日,香港大學實驗室在《柳葉刀》上發表了這篇論文。

作為第一個分離出SARS病毒的專家,裴偉士一下子奠定了在病毒領域特別是冠狀病毒領域的學術地位。

墨博士:像馬利克一樣,某領域學霸地位形成後,可以隻手遮天。資金、文章發表、合作夥伴聯繫等,都被控制。

這意味著裴偉士作為這個領域的權威,甚至掌握著學術對於病毒定義的權力,如果他認為這個病毒是來自於動物,那麼就是來自於動物。他掌握著主流文章的發表,掌握著發表文章的專家的仕途。有異議,不敢作聲,不能作聲,也無法作聲。

林博士:潘烈文Leo Poon和馬利克·佩里斯Malik Peiris在冠狀病毒上做了很多研究,馬利克當年首先分離sars病毒。他們實驗室分量很重,所以才被WHO定位樣本實驗室。

更重要的是,裴偉士所在的實驗室被WHO作為H5參考實驗室。

世味組織于2004年成立H5參考實驗室,港大H5參考實驗室是其創始成員之一。這些實驗室可以第一時間拿到流感病毒的種子菌株,是一個全球性的合作網路,共同分享著一手的情報。

這就為什麼中共和WHO早在12月份就已經可以知道人傳人的事情。但是它們卻對外沒有任何通報。他們掌握著一個全球的網路,他們不是沒有情報,而是沆瀣一氣,故意掩蓋真相。

學術權威的“專家”們

在整個SARS事件期間,中共國的專家牢牢地掌握著學術的主動權。

鐘南山被譽為非典第一功臣,被認為是呼吸道傳染病的權威人物。

在他的帶領下,【中國在非典基因分型和臨床症狀的關係、疫苗研製以及SARS傳播途徑三個方面的發現和研究,走在世界的前面。

沒有SARS的鐘南山,就沒有中共病毒的鐘南山。

另一個就是管軼,他的課題組是最早確定SARS病毒的宿主是果子狸。

由於與鐘南山簽署了協定進行合作,管軼所在的小組能夠拿到一手標本進行研究,通過發表論文奠定學術定位,壟斷整個SARS學術話語權。至今宿主來源定義仍然掌握在中共手裡。

後來在2005年,袁國勇等人又將果子狸定義為中間宿主,蝙蝠是源頭。

2013年,石正麗團隊又在《NATURE》雜誌上發表中華菊頭蝠是源頭的研究成果。

截至2013年3月,港大科研團隊累計發表了約100篇有關SARS的論文

這些“重量級”的人物和團隊通過SARS奠定學術定位,現在又在這次中共病毒中跳出來,妄想引導輿論,繼續推銷“野生動物”、“自然起源”之說。

千算萬算,中共算不到閆博士會站出來爆料。

那些可怕的真相和敗壞良心的人

閆博士的爆料徹底揭穿了中共病毒的真相,同時引發了人們對當年SARS真相的懷疑:這是一場謀求部分人利益的大實驗。(中共當然是反駁並造謠這是美國搞的基因武器)

如果沒有SARS,就沒有這些所謂的冠狀病毒權威。一場影響全球的公共衛生事件可以讓這些平常只能在實驗室默默實驗的病毒學家們,在一手的情報下,發表一手的論文,奠定世界的學術權威。

中共病毒徹底暴露了中共在世界學術界藍金黃的深度和控制WHO的程度,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中共對學術界的滲透除了藍金黃之外,真正學術的東西可能才會引起更多專家們的興趣。

依靠一場SARS,冠狀病毒的權威徹底落入中共囊中,他們能夠影響世界大部分專家的認識,他們發表的論文也成為這些專家的一手材料,因為一手的病毒就在中共那裡。

就像石正麗發表的RaTG13,如果沒有路德節目的揭穿,那些引用了石正麗錯誤結論的論文將成為世界的主流。

爆料革命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在挽救人類文明,惡魔之手已經深入世界文明骨髓。WHO可以藍金黃,NIH可以藍金黃,專家要用學術權威來收買,權威誕生于SARS,誕生于一場人為的公共衛生事件。

前有SARS,後有中共病毒,前有蔣彥永,後有李文亮,中共擋不住那些知道可怕的真相卻仍然堅守正義的英雄的出現。這一次中共碰到了閆麗夢,一個將揭開中共製造生化武器的英雄。

5+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Feihuazy
1 年 前

2003年的那场Sars有着多少不可告人的黑幕?

0
lettergu
1 年 前

消滅CCP

0

熱門文章

立武

7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