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開始覬覦不丹領土

編撰:Pearl(珍珠)、文寶Porsche、映蘭軒、臺灣荔枝, Lori文噠

近日,中共在全球環境基金(GEF)的網絡會議上,反對不丹東部Trashigang地區的薩克騰(Sakteng)野生動物保護區的項目開發,另外CCP無中生有的提出了對該區域的領土所屬要求,認為該“爭議地區”屬於中方。

盡管全球環境基金當場對中方的意見進行了記錄,但是當場拒絕了CCP的主張,並批準了對該項目的資助。

全球環境基金是一家總部設在美國的全球機構,為環境領域的項目提供資金。不丹在該機構的代表為世界銀行董事會執行董事AparnaSubramani,她也是一名國際會計準則官員,從2017年9月1日起,開始作為不丹、孟加拉國、印度和斯裏蘭卡在GEF的代表。

該基金過去主持的會議一向都很順利,但因此次CCP突然提出對不丹的領土要求,讓會議成為焦點。根據會議紀要,中方代表稱,鑒於該保護區位於邊境爭議地區、已列入邊界談判議程,因此反對理事會的項目決定。

另一方面,印度、孟加拉國、不丹、馬爾代夫、斯裏蘭卡等國選區的安理會成員,集體要求將不丹的意見反映如下:”不丹完全拒絕中國理事會成員的主張。薩克騰野生動物保護區是不丹不可分割的主權領土,在不丹和中國的邊界討論中,從未將其作為爭議地區出現”。

不丹已經將上述立場,通過其駐新德裏的大使館向CCP轉達。並稱,如果在下一輪兩國邊界談判中提出這一問題,廷布(不丹首都)將予以反駁。雙方以前已經進行過24輪邊界談判。

CCP不顧歷史真相,繼續發表聲明混淆視聽,稱”中國和不丹之間的邊界從未劃定。東段、中段和西段的爭議由來已久,沒有新的爭議地區。中方始終主張通過談判一攬子解決雙方邊界問題”。並故意在聲明中提到“第三方不應該指責”,意在排除任何主持正義的力量(印度)參與此事,以方便它對小國進行隨意霸淩。

但按照1984年至2016年的24輪邊界談判,爭議地區只有北部、西部兩個點,之後因獨木橋邊境對峙就沒有再舉行任何會議。

現在CCP突然在疫情期間再次提出荒唐的領土要求,印度人認為這就是故意挑事、開辟新戰線。前印度駐中國大使、現在的中國研究所所長阿肖克-坎塔(Ashok K Kantha),告訴《印度快報》:”中國正在擴大對不丹的領土要求。薩克騰開發區根本不在兩國聯合勘測爭議地區”;這是 “中國對不丹施壓策略的一部分”。

前印度駐不丹大使V P Haran也對《印度快報》說:”這是一個令人驚訝的新發展。薩克騰或不丹東部的任何其他地區都沒有爭議。薩克騰距離中國邊境有相當一段距離。只有兩段邊界存在爭議:北部–帕薩姆隆和賈卡隆,西部–獨龍和和一些毗鄰地區。這兩個地區分別於2013年和2015年進行了聯合實地調查。”

編者觀點

不丹是至今唯一未與中共國建交的十四個鄰國之一。

不丹和印度的關系極為特殊,雙方在外交、國防、經貿與科教等各領域都有著緊密聯系。在國防安全方面,印度負責不丹的安全,並在不丹境內有駐軍。

近日,發生摩擦的中印軍隊都開始從喜馬拉雅邊境爭議地區撤離,希望平息緊張局勢。

以上CCP提出的所謂領土問題,事實很清楚:兩國進行過24輪邊境談判,進行過兩次邊境勘測,爭議地區只限於北部的帕薩姆隆和賈卡隆、西部的獨龍和和一些毗鄰地區。薩克騰野生動物開發區,離中國邊境有很遠的距離,根本不在兩個聯合勘測的爭議地區範圍內。

CCP故意無中生有,提出無理要求。無外乎是想在置印度保護傘之下的不丹挑起事端,給印度臉色看,同時也想方設法抓住一切機會,制造一些轟動題材,轉移來自美國和全世界關於病毒追責的奪命壓力、和因為香港國安法引發的全球孤立討伐聲浪。這樣的手段也多次被CCP所利用,例如朝鮮導彈試驗,金正恩死亡等。

但殊不知,CCP繼續四處樹敵,非但不能轉移正面戰場的壓力,反而引來更多背後的斥責聲音。

當四面楚歌時,任何突發都可能成為壓死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

參考鏈接: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world/china-makes-new-claim-in-eastern-border-with-bhutan-6491875/lite/?__twitter_impression=true

1+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8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8386/ […]

0
trackback
w88
9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58386/ […]

0

熱門文章

snow

7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