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名曾經的新媒體創業家角度與大家交流一下行業及對G-TV的認知

作者:Mr. Dimen

作爲一名參與過新媒體平台運作、國內知名社媒扶持的KOL,發表點愚見,補充一下大家對G-TV特殊新媒體平台的認知。這裏以商業的角度來進行分析,就不尊稱戰友回歸用戶了。(本人竭力保持理性之思考,不代表不會因個人主觀臆斷而産生有失偏頗的地方,忘不吝賜教之。)

新媒體區別于傳統媒體在于是否去中心化,傳統媒體將信息收集後集中編輯審核後統一對外發布,新媒體賦予任何人未經審核的自由發表任何信息(強國特色不包含在內)。

媒體平台信息傳遞形式,一般隨曆史演進有靜態圖文、動態音頻、互動直播。隨著傳遞信息的豐富程度,其所傳遞的信息、吸引力、情感、互動、易判斷性逐漸增加,也更具信息價值。

新媒體平台的估值也主要依據是平台綜合影響力與增長潛力,價值投資與資本投機可能有所取向不同,一個注重真實盈利價值一個注重波動情緒的數據。大體圍繞商業價值、管理層及員工結構、企業文化、品牌影響力、平台運營數據、財務狀況等板塊。Youtube活躍用戶19億估值幾千億,Twitter有3.1億活躍用戶估值幾十億,這種落差主要體現在形式上的差距。相似的估值幾乎是相近的綜合影響力,G-TV用戶規模可能難與Youtube相匹敵,那麽著重點將更多的落在以真爲基石的內容價值和信仰一致的用戶氛圍上。

GTV歸屬主打直播+輔蓋特(視頻+圖文)+後或加入Gnews的新媒體平台。在內容形式上面承載信息量是比較豐富的,但同時也注定了質量和産量是難把握的。因爲長期受C/C/P的娛樂至死、物欲橫流精神摧殘,在國內做直播能苟延殘喘的基本只剩色情直播、遊戲直播、買賣直播。之所以其他類型難以生存,大概主要原因不出演講表達能力的缺失和直播內容質量的缺失。演講表達是學校根本就沒教,內容質量缺失整體應該是系統性思維缺乏,沒有專業精神無法研究透任何一個領域,都偏屬于小範圍個人經驗主義者。系統專業性通常比較容易判斷,當一個號稱專業的人士如果連一個非專業用戶了解的一個小點都不清楚,那他便是非專業人士。信息的傳遞本質是獲取價值,價值才是信息的核心,這是所有信息平台的立足之根本。

新媒體平台的運營生態一般包括平台端、信息生産端、信息消費端。平台端主要提供平台與平台運營規則,確保大家在一個一定約束內和諧發展的生態圈;信息生産端,主要負責吸引、疏導、海選或培養有影響力的組織或個人産出有影響力的信息,包括政企、明星名人、營銷機構、各行業精英、少數有影響力的人,也是平台流量的主要傾斜和維護的對象;消費端,基本就是獲取信息及看看轉發點贊潛水的,對平台基本不産生實際價值的資本數字價值。

新媒體平台的盈利模式,相較于傳統媒體沒什麽本質區別,都是離不開廣告與提成。唯一進步的是,整體的廣告要優雅和諧了一些以及打賞提成新模式的加入。這裏談談在國內知名社媒扶持的KOL期間,歸屬平台培養的盈利系統,之所以需要選擇成本高昂的培養模式,那說明吸引、疏導、海選已經徹底無法支撐平台流量。平台先給予個人流量支持,待其有影響力接廣告之後,廣告費用平台抽三層,形成一條新的利益鏈。我所在行業多見初出茅廬的歪瓜裂棗,一上來說啥行業專業名詞都不懂,就想著幫忙引薦幾家大廠接廣告的。當然你還會發現國內幾乎99.9%的大V、KOL都是非專業的,這可以追溯到64學運時期,因爲吸引流量可以帶來利益,于是全體人員都開始了無節制的刷新下限來吸引流量獲利,所謂專業性只是一個用戶無腦附加的贈品。剩下0.1%的專業用戶都以專研突破爲樂,沒有時間和精力社交,即使最初有,經過一兩次發文之後都會認清現實遠離社交。這兩方面導致了劣幣驅逐良幣。

國內新媒體平台一般流行一句“5%的用戶在原創,20%用戶在點贊轉發評論,剩下用戶都在潛水”。這一點在國外機構的調研數據中也有體現,這是CCP洗腦下的現實,不尊重真知。目前個人粗略的感受,GTV還是難直接跳脫這一現象的。真正優秀的價值信息依舊比較難發掘,娛樂預測情緒化不成熟短評的內容較常見,可能是需要警惕的。人都是趨利避害的動物,都會偏向于受歡迎和認同的社交環境,無論良幣也好劣幣也好。畢竟任何平台,最初最關鍵的不是用戶規模,而是平台氛圍,也就是社區的文化,一種品牌的軟實力延伸。好比一間新建的屋子,地上一兩片垃圾是不會引起人亂扔垃圾行爲的,但如果地面有幾十片垃圾便不會讓人産生愛護的想法。前期維護平台的氛圍就是打造一個幹淨舒適的環境,整體上杜絕讓後來的用戶産生亂扔垃圾的想法。畢竟用戶對于事物的好壞優劣一般由靜態和動態兩方面進行判斷,一般常見的事物歸于靜態,非常態的事物歸于動態。人類是視覺動物,因而對動態的更加敏感。比如十條新聞,前面隨機八條信息都爲有價值的信息便會讓人産生良好的印象,但如果前面隨機兩條信息爲垃圾信息便會讓人産生遠離的衝動。

維持平台氛圍基本靠疏通引導,基本兩方面入手,平台和用戶。

平台,郭先生提到過幾次了,我可以理解這種被逼無奈的感覺,但所提的策略暫屬規避垃圾信息的生産,不歸于誘導用戶直接産生優秀信息的運營策略。這種疏導可以沈定在産品之中潤雨細無聲。比如平台方開發功能時,不僅要從用戶需求發出發也要從平台方需求出發,給予最平衡的解決方案,不可爲了迎合用戶而上。比如人性本色平台不能放任色情信息不管。再比如G-TV蓋特的轉發,其功能目的偏向讓優質的內容被更多人看到,也是對優質內容的一種鼓勵。但是目前的現實來看,其讓本身有限的蓋特空間産生了大量的重複信息,更容易讓更多的內容被淹沒,對于使用體驗和平台來說有害無益。如果回過頭來從目的出發,轉發的功能完全可以由“蓋一蓋”來實現,即用戶蓋一次蓋特,此條蓋特即被置頂,如此不僅達到目的,也完全消除目前方案的弊端。

至于用戶端,主要是靠自覺吧。當你愛一個事物的時候你才會小心翼翼生怕把它弄壞。比如關于轉發功能,有的用戶會說是爲了方便日後查看才轉發的,據我了解,達到這種需求的方式還有點贊,只不過日後需要跑到設置那裏去多點一步。但這兩種方式截然不同的反應出你是否有心爲了自己的需求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看得出郭先生還是更希望用戶可以主動覺醒去成長的,基于政治覺悟上的高起點相信大家都是有高標准的用戶。這在很多地方都有體現,比如沒有形成系統的培養“KOL”體系、沒有主動引導用戶做什麽營銷與規則規範等。如果實在想爲平台做點力所能及的貢獻卻不知如何下手,我覺得緊跟著“真”和“滅共”兩個主題便是最好的定海神針。用戶往往對于新鮮事物有一定的偏向性,這就基本注定了只要變化不屬于強烈的退步都是一種積極的進步,這一點在品牌視覺上體現的較爲突出,對日後話題的拓展也具有理論參考依據。

其他一些小點的補充。關于活躍用戶,我想大家目前還有很多誤解。這是個非常基礎的運營術語,行業對活躍用戶一般分日活、周活、月活,大體上是指一段時間內登陸一次App。至于以登陸、發表、轉發、點贊、直播這種高質量的評斷系統,更適合于考核優質用戶。用在不當的地方,常常容易適得其反。

至于期待特朗普、國外用戶來G-TV的聲音,應該是著實high過頭了,現在國外沒牆呢上G-TV的有多少,再退一步香港用戶有多少,切忌做夢哦。只要是有交際屬性的工具,決定你使用什麽産品的都是你身邊的大多數人。破牆之後,用微信、QQ的用戶也絕大多數不會上G-TV,一是功能上本不屬于直接競爭産品,二來哪怕知道了真相,可能也只是按需上G-TV獲取有價值的信息。至于國際市場,沒牆的狀態下,國際用戶應該也算極小衆,能上的基本也屬于與戰友有接觸的友人。另一方面從用戶角度出發,在非必需的絕大多數情況下,一個人的關注範疇頂多局限在國家與最強國範疇之內,一個人的語言頂多局限在本土與國際語言範疇內。理性根據用戶心理精確潛在用戶,什麽解決方案對應什麽需求的用戶群體,即便再好的也不會是所有人趨之若鹜的。

最後吧,大家日後都是G-TV的股東,在G-TV平台任何行爲最終都可能直接導致個人利益的得失,用戶之上的戰友,將肩負更多于用戶的使命,希望大家多多自主思考,用“心”愛之,且行且珍惜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