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挖掘機爆料: P4實驗室第2季(2)

【DT挖掘機團隊出品】

DT挖掘機說明:

在得到神秘科學家的幫助梳理清楚科學上SARS-CoV-2?新冠病毒、SARS冠狀病毒、SARS相關冠狀病毒它們之間的關係後,這位科學家幫助我們進一步說明了新冠病毒不可能源於自然而必然產生於實驗室製造的結論的依據。為此我們展開討論,在談論的過程中,他對DT挖掘到和冠狀病毒相關的公共新聞資料的關鍵點同樣進行了解讀。同時也把文章中關鍵的詞語標註出來。

為什麼說SARS-CoV-2不可能源於自然而必然產生於實驗室?

回顧:

DT:在展開討論之前,我們還是回顧一下上一篇文章裡的關鍵詞語和基本概念:

  1. 新冠病毒和SARS冠狀病毒屬於同一個病毒種,即SARS相關冠狀病毒。
  2. 確定新冠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同屬SARS相關冠狀病毒這一個種,並將新冠病毒定名為SARS冠狀病毒-2。

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的全長基因組序列相似度也只有80%左右。

而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的S基因序列相似度僅為73%。

新冠病毒的致病力和SARS病毒相比只能是個弟弟,發展為重症的比率和致死率遠低於SARS,但傳播能力卻強過SARS。而且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更狡猾,潛伏期更長。

新冠病毒和SARS病毒是不同的病毒。

新冠病毒不是SARS冠狀病毒的進化版或者變異版,不是SARS 2.0,而是和SARS冠狀病毒是平行的關係。

分類學上他們屬於同一個冠狀病毒種,但是它們是兩個不同的病毒,是SARS相關冠狀病毒這個小家族裡的兩兄弟。

Bat_CoV_RaTG13是石正麗上傳的人工修改的病毒序列。因爲石聲稱這個序列是在2013年的病毒中檢測到,但是石並沒有這個病毒的實物!

因此,和中共病毒最相似的病毒,就是ZXC21和ZC45,也就是路德節目最早在1月19日爆出的那兩株舟山蝙蝠病毒。

結論:新冠病毒最相似的病毒就是ZXC21和ZC45也就是路德節目最早在2020年1月19日爆出的那兩株舟山蝙蝠病毒。Bat_CoV_RaTG13是石正麗上傳的人工修改的病毒序列。因爲石聲稱這個序列是在2013年的病毒中檢測到,但是石並沒有這個病毒的實物!也就是說2013年石正麗檢測到的病毒是人工修改的病毒序列,換句話說,新冠病毒不是2013年檢測到的所謂的自然產生在蝙蝠身上的病毒。

那麼在結論新冠病毒不可能自然產生之前兩個基礎的工作要做:

  1. 到底有多少可以導致生物染病的冠狀病毒,重點是能夠傳染人的冠狀病毒?
  2. 這些病毒的被發現時間和來源都是什麼?

這張表格已經在第一篇文章的挖掘中被完善了:

在這些病毒中我們重點研討一下2016年的“SADS-CoV”的冠狀病毒,這個病毒於2016年10月28日起,在廣東清遠的一處養豬場開始暴發。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8月17日也就是2個月前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研究員趙永芳, 意外死亡,這兩個公共事件之間的關係在以後的挖掘中會揭示。

我們先看一則報導和新聞:

原標題:我國科學家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曾造成廣東2萬餘頭豬死亡無證據顯示可跨種感染人

2016年造成廣東省四個養豬場24693頭豬死亡的“罪魁禍首”找到了!我國科學家發現,導致乳豬急性腹瀉症的致命疾病的病毒來源於蝙蝠。這項研究成果在昨天的《自然》雜誌上在線發表。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介紹,研究團隊在爆發疫情的豬場不遠處的一個山洞裡找到了疾病源頭——一種新發現的名為“SADS-CoV”的冠狀病毒。這種病毒由蝙蝠攜帶,研究團隊發現,該冠狀病毒的基因組與2016年從菊頭蝠中分離出來的冠狀病毒基因組的相似度達到98.48%。“這些豬場感覺是比較新的,旁邊就是一個小山丘,我們認為這個小山丘附近是有蝙蝠棲息地的。所以傳播途徑就是通過糞便污染豬場的環境,最後感染到豬。”石正麗表示, “根據對和病豬有密切接觸的豬場工作人員的血清學調查結果,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該冠狀病毒可進一步跨種感染人。”

值得關注的是,該病毒和2003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徵(SARS)具有諸多相似之處——兩者發生地點相同,都由新發冠狀病毒引起,且源頭都是菊頭蝠,這也表明了中國南方作為新興疾病出現的熱點地區的特殊性。

華南農業大學動物科學學院副教授馬靜雲表示,團隊嘗試了三次致病性實驗,證明了該病毒確實是造成豬死亡的“元兇”。目前已經能夠防控該類病毒,也沒有再感染的病例出現。“得益於此前十餘年的SARS研究,該成果前後只花了2個多月的時間。”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新發突發傳染病研究所所長王林發教授介紹,“此次成功找到源頭,依賴於各方的合作和技術上的互補。青年一代科學家在此次研究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

石正麗表示,包括蝙蝠在內的野生動物攜帶各種病毒是自然進化的結果,屬於正常現象。“通過這項研究想提示一下,無論是養殖業還是公共衛生,我們都要提前去預防由這些野生動物傳到人類社會的這些病原。其實這些病原在自然界是長期存在的,只要我們進行早期的隔離、預防或是診斷,是可以避免這樣的傳染病大規模爆發的。”

新華社北京4月5日電(記者董瑞豐、李偉)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牽頭的科研團隊近日確定,一年多前曾在廣東導致大量豬死亡的流行性腹瀉,“罪魁禍首”是一種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該研究表明,人類需要積極監控蝙蝠及其它野生動物中的病毒性感染。相關成果於北京時間4月5日在線發表於國際權威學術期刊《自然》。

2016年10月至2017年5月,廣東清遠4個豬場接連暴發仔豬致死性疾病,表現為嚴重急性腹瀉、嘔吐、體重迅速下降,最終導致2.4萬多頭仔豬死亡。研究人員對病豬樣本進行病毒檢測後發現,這是一種新發疾病。

研究人員隨後證實,該疾病的病原是一種冠狀病毒,將其命名為豬急性腹瀉綜合徵冠狀病毒,簡稱SADS病毒。這種病毒的基因組,與2016年染疫豬場附近的菊頭蝠樣本分離出來的冠狀病毒基因組對比,相似度達到98%。

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周鵬表示,可以證實新發現SADS冠狀病毒來源於蝙蝠相關冠狀病毒的跨種傳播。同時,根據對和病豬有密切接觸的豬場工作人員的血清學調查結果,尚無證據顯示SADS冠狀病毒可進一步跨種感染人。

“蝙蝠是多種冠狀病毒的自然儲存宿主。”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說,SADS冠狀病毒的發現與溯源研究證實,蝙蝠攜帶的某些冠狀病毒可跨種傳播至家畜並造成嚴重疾病。針對蝙蝠持續開展冠狀病毒的監測,發現、鑑定對人畜健康構成潛在威脅的蝙蝠冠狀病毒,對於防控新發傳染病、保障畜牧業生產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那麼SADS冠狀病毒是不是新冠病毒?是不是路德節目中介紹的舟山蝙蝠病毒呢,我們再看一篇論文:

Nature:科學家揭示源於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是引起仔豬致死性腹瀉疫情的真兇

4月4日,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華南農業大學、新加坡DUKE-NUS新發傳染病研究所和美國生態聯盟(Ecoheath Alliance),確定了2016 -2017年造成廣東仔豬場發生仔豬急性致死性腹瀉的病原為一種蝙蝠來源的新型冠狀病毒。研究成果在線發表於Nature,原文題為“Fatal Swine Acute Diarrh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2016年10月底,廣東清遠一種豬場暴發仔豬致死性疾病,發病仔豬表現為嚴重急性腹瀉、嘔吐、體重迅速下降,5日齡以下的仔豬死亡率高達90%。其他三個豬場隨後也出現了疫情。截至2017年5月,共造成24693頭仔豬死亡。根據臨床症狀,研究人員對病豬樣本進行了豬流行性腹瀉病毒、傳染性胃腸炎病毒等已知豬腹瀉相關病毒的檢測。然而在疾病暴發高峰期,所有病毒檢測結果均為陰性,表明該疾病是一種新發疾病。隨後,對病豬腸道樣本的高通量測序結果、病毒分離和感染實驗證實,該疾病的病原是一種冠狀病毒,將其命名為豬急性腹瀉綜合徵冠狀病毒,簡稱SADS冠狀病毒(swine acute diarrhea syndrome coronavirus, SADS-CoV)。

接下來,科學家對SADS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分析為尋找病毒的來源提供了線索:SADS病毒與2007年香港大學首次發現的蝙蝠冠狀病毒HKU2基因組序列高度相似,全長序列一致性達95%,但囊膜蛋白(S蛋白)的氨基酸序列一致性只有86%。這表明HKU2雖不是SADS冠狀病毒的直接祖先,但兩者在遺傳進化上關係相近,暗示SADS冠狀病毒來源於蝙蝠。研究團隊隨即對2013-2016年期間在廣東採集的591份蝙蝠樣品進行了SADS冠狀病毒特異性定量PCR檢測,共有58份結果為陽性,大部分陽性樣品來自菊頭蝠。其中一株在發生疫情豬場附近的蝙蝠洞穴中發現的冠狀病毒與SADS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一致性高達98.48%,其S蛋白氨基酸序列一致性在98%以上。結果進一步表明引起這次仔豬腹瀉疫情的SADS冠狀病毒來源於蝙蝠HKU2相關冠狀病毒的跨種傳播(圖一)。根據對和病豬有密切接觸的豬場工作人員的血清學調查結果,尚無證據顯示SADS冠狀病毒可進一步跨種感染人。

圖一SADS冠狀病毒與蝙蝠HKU2相關冠狀病毒的基因組比較(A)和囊膜蛋白S1基因進化分析(B)SADS和2002-2003年暴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具有諸多相似之處:兩者都發生於廣東,均由新發冠狀病毒引起,源頭都是菊頭蝠。蝙蝠是多種冠狀病毒的自然儲存宿主。SADS冠狀病毒的發現與溯源研究證實了蝙蝠攜帶的某些冠狀病毒可跨種傳播至家畜並造成嚴重疾病。針對蝙蝠持續開展冠狀病毒的監測,發現、鑑定對人畜健康構成潛在威脅的蝙蝠冠狀病毒,對於防控新發傳染病、保障畜牧業生產安全具有重要意義。

圖二此次廣東省爆發疫情的養豬場(AD)和蝙蝠取樣點(黑色蝙蝠)的地理位置。其中,在CONGHUA取樣點發現的一株蝙蝠冠狀病毒與引起此次豬場疫情的SADS-CoV全基因組序列一致性高達98.48%。紅色小旗標識的佛山市是2002年SARS疫情首例確診者所在地。

該研究得到了中國科學院先導B科技專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等項目資助。武漢病毒研究所周鵬青年研究員、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範航助理研究員、華南農業大學藍天副教授為文章並列第一作者,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研究員、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童貽剛教授、華南農業大學馬靜雲教授、新加坡DUKE-NUS新發傳染病研究所王林發院士和美國生態聯盟(Ecoheath Alliance)Peter Daszak為共同通訊作者。參加單位還包括泰山醫學院、廣東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武漢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廣東實驗動物監測所和華北理工大學。

Abstract: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of viruses from wildlife animal reservoirsposes a marked threat to human and animal health1. Bats have been recognized as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reservoirs for emerging viruses and the transmissionof a coronavirus that originated in bats to humans via intermediate hosts was responsiblefor the high-impact emerging zoonosi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2–10. Here we provide virological, epidemiological, evolutionary andexperimental evidence that a novel HKU2-related bat coronavirus, swine acute diarrheasyndrome coronavirus (SADS-CoV), is the aetiological agent that was responsiblefor a large-scale outbreak of fatal disease in pigs in China that has causedthe death of 24,693 piglets across four farms. Notably, the outbreak began inGuangdong province in the vicinity of the origin of the SARS pandemic.Furthermore, we identified SADS-related CoVs with 96–98% sequence identity in9.8% (58 out of 591) of anal swabs collected from bats in Guangdong province during2013–2016, predominantly in horseshoe bats (Rhinolophus spp.) that are knownreservoirs of SARS-related CoVs. We found that there were striking similaritiesbetween the SADS and SARS outbreaks in geographical, temporal, ecological andaetiological settings. This study highlights the importance of identifying coronavirus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in bats to mitigate future outbreaks that couldthreaten livestock, public health and economic growth.) that are knownreservoirs of SARS-related CoVs. We found that there were striking similaritiesbetween the SADS and SARS outbreaks in geographical, temporal, ecological andaetiological settings. This study highlights the importance of identifying coronavirus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in bats to mitigate future outbreaks that couldthreaten livestock , public health and economic growth.) that are knownreservoirs of SARS-related CoVs. We found that there were striking similaritiesbetween the SADS and SARS outbreaks in geographical, temporal, ecological andaetiological settings. This study highlights the importance of identifying coronavirusdiversity and distribution in bats to mitigate future outbreaks that couldthreaten livestock , public health and economic growth.

原文鏈接: http://nature.com/articles/doi:10.1038/s41586-018-0010-9

通過可查詢的查閱相關資料,我們給出的結論是:

1、從現有資料上看這個病毒雖然也是冠狀病毒但它和CCP新冠病毒以及舟山蝙蝠病毒不一樣,是另外一類冠狀病毒病毒。

2、這個病毒很可能來源於實驗室。中國實驗室一直在蝙蝠中分離各種蝙蝠病毒。蝙蝠中的病毒天然傳染到豬上概率是非常小的。中共聲稱他們在豬疫情爆發後在蝙蝠中找到了和感染豬病毒相似度98%的蝙蝠病毒,事實更可能是中共先用實驗室分離出來的蝙蝠病毒投毒,然後說在蝙蝠中發現了類似的病毒。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2019年感染人的冠狀病毒,還是2018年感染豬的冠狀病毒,中共都聲稱在蝙蝠裡找到類似的病毒。如果蝙蝠真的那麽危險,且不提中共分離蝙蝠的人,那些研究蝙蝠的動物學家,經常進洞抓蝙蝠,為什麼從未聽說過他們感染任何蝙蝠病毒呢?

3、這個病毒有沒有經過改造是不清楚的。因為根據已有的資料,這個冠狀病毒S蛋白的受體未知。而在受體未知的情況下無法對S蛋白進行定向改造。但無法排除此病毒是經過改造的可能性。

所以會有兩個可能

  • A不知道S蛋白的受體(傾向於):中共直接把蝙蝠中分離出來的病毒對豬進行投毒測試,相比2019中共冠狀病毒,此病毒是另外一個冠狀病毒生物武器系統。
  • B 刻意隱瞞S蛋白的受體

中共已經知道S蛋白受體是什麼但是沒有發表論文報導,對S蛋白進行定向改造使得病毒可以感染豬(人)。

可能和CCP病毒的用的是一樣的改造方法。

但是,無論是哪種可能,我們都可以得出結論,2016-2017年造成廣東仔豬發生場仔豬急性致死性腹瀉的這場和冠狀病毒相關的豬瘟病毒更可能來源於實驗室分離的蝙蝠病毒,而不是蝙蝠通過自然界傳染給豬。

這應該是一次由武漢病毒研究所、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範航助理研究員、華南農業大學、新加坡DUKE-NUS新發傳染病研究所、美國生態聯盟、泰山醫學院、廣東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武漢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廣東實驗動物監測所和華北理工大學等多家團隊(包括國際)參與的一次人工合成病毒在動物(畜)身上進行的一次病毒傳播實驗和相關研究,至於這次實驗是否傳染人,我們沒有挖掘到相關的信息,所以不做結論。

2018年4月5日,《自然》在線發表了最新相關研究。石正麗、童貽剛、馬靜雲、王林發及研究團隊發現了導致這種豬急性腹瀉綜合症(SADS)疫情的源頭——一種新型的HKU2相關冠狀病毒,它的基因組與一種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的基因組相似。這篇論文對於我們的結論是個有力的科學證據。

藉此,一個和石正麗一樣關鍵的人物浮出水面,他就是王林發!

在展開後面的解讀之前,2020年3月18日的一篇報導引起DT挖掘機的注意:

在這裡出現了王林發的名字和一個新的名詞:新冠病毒抑製劑。關於王林發和新冠病毒抑製劑的詳細內容我們將會在後面的文章中詳細討論,在這裡DT只是提醒注意,新冠病毒抑製劑就可以和2016年8月意外死亡的趙永芳產生某種聯繫(我們將在後面文章中揭示)。

我們再來看看那張已經完善的表格,把所有動物來源不是蝙蝠的都過濾掉:

在這張精簡的表格中你會發現,除了(MERS)幾乎所有的來源於蝙蝠的冠狀病毒檢測到和宿主發現都是在中國,而香港檢測到的最多,達到6例,而中科院系統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則只有3例,那麼這張表格完整嗎?絕對不完整,事實應該是:這是一次完美的合作分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抓蝙蝠團隊負責全世界的抓蝙蝠,然後送到武漢病毒所的實驗室裡進行病毒分離,部分送到香港團隊進行檢測,正是分離了大量的蝙蝠病毒,並且在分離病毒中找到了研製基因武器的完美原型,才導致大量被發現和分離的冠狀病毒的被刻意隱瞞。至此,另一個關鍵人物也就是這些病毒的發現者確切的說是檢測者和終南山院士齊名的著名香港科學家袁國勇浮出水面。袁國勇就是病毒來源於野生動物觀點的另一個代表人物,和石正麗的蝙蝠說不​​同的是,他是果子狸派。他真的相信病毒來源於果子狸嗎,和那次著名的SARS的早期來源說一樣?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用一種模糊的語義暗示來源於食用野生動物,石正麗明確地說是蝙蝠,歷史驚人的相似。

好了,讓我們開始確定CCP病毒一定來自實驗室的結論吧:

確定CCP病毒產生於實驗室,只要理清它的產生過程即可,經過挖掘,正好有一篇戰友的文章詳細說明了這個問題(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而戰友冠軍的親爹為這篇學術文章寫了一篇通俗的解讀我們摘錄如下:

文章地址:https://test.gnews.org/zh-hans/169331/

【科學解讀】

武漢冠狀病毒是人造

在網絡上有一篇文章《從科學和邏輯的角度解釋為什麼武漢冠狀病毒是人造的》這篇文章(https://nerdhaspower.weebly.com/鏈接見上,下文簡稱《冠狀病毒是人造》)用事實與證據,從科學的角度系統地分析了為什麼說中共冠狀病毒是人造的。這篇文章應該是把病毒來源這個問題分析的最專業、最準確的一篇文章。由於這篇文章中用到的專業知識比較多,缺少生物醫學背景的讀者難以讀懂。在本文中,我們盡量用更為通俗的語言來解讀上面的這篇文章。

首先,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冠狀病毒是什麼?打一個比方,你可以認為冠狀病毒是一個很小很小的穩定的肥皂泡。肥皂泡的表面鑲嵌著一些蛋白,肥皂泡裡面裝的是病毒的RNA基因組。而人體細胞可以想像成是一個大肥皂泡。病毒感染細胞的過程,就是小肥皂泡和大肥皂泡融合,使得病毒的RNA基因組可以進入細胞。但是這個融合的過程不是隨機的,需要病毒表面的S蛋白和細胞表面的ACE-2 受體蛋白結合,就像鑰匙插到鎖裡才能開門一樣。

一旦病毒的RNA基因組進入細胞,病毒會幹三件事:

  1. 以RNA基因組為模版生產病毒蛋白;
  2. 以RNA基因組為模版複製新的RNA基因組;
  3. 把新的RNA基因組和新的病毒蛋白組裝成成百上千的新病毒去感染其他細胞。

而上面所說的三步,病毒都必須藉助宿主細胞來完成。這也是為什麼病毒在脫離宿主細胞的情況下,無法自我完成複制。

為什麼大家會說這個病毒是人造的?但凡有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因為序列分析。簡單來說,把一個新病毒的序列和已知病毒的序列做比較,就可以得到該病毒來源的大致資訊。可以比較RNA的序列,也可以比較蛋白質的序列,二者沒有本質的分別。《冠狀病毒是人造》的作者,比較了中共病毒的蛋白質序列發現:中共冠狀病毒和2003年的SARS病毒在蛋白水准上的相似度是86%。這足以說明這兩種中共病毒是一類。但,中共冠狀病毒並不是從SARS病毒進化來的。和中共冠狀病毒最相似的病毒是舟山蝙蝠病毒(ZC45和ZXC21),這也是路德社,在1月19日把內部戰友提供的資訊最早向世界公開的。在RNA水準,中共冠狀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相似度達到了89%,而在蛋白質(所有蛋白一起比較)水平,兩個病毒的相似度居然達到了95%。

如果把每個蛋白單獨拿出來比較的話,《冠狀病毒是人造》作者在文中提到:”對於序列裡的絕大多數蛋白來說,這個一致性是普遍的,有的甚至更高,比如E蛋白的一致性是100%。 Nucleocapsid 蛋白是94%,membrane蛋白(膜蛋白)是98.6%,S2蛋白(spike蛋白的後半部分) 是95%。 然而,非常詭異的是,S1蛋白,也就是S蛋白的前半部分,非常與眾不同。 在這裡,兩個病毒序列的一致性突然降到了69%。 這種一致性的分佈(所有其他部位95%,而僅一個特定蛋白69%),從遺傳進化的角度來講是極其詭異的。 ”

其實,這裡的邏輯很簡單,如果中共冠狀病毒是由舟山蝙蝠病毒隨機突變產生的,那麼,各個蛋白中的突變率應該是較為相似的,基本會呈現均勻分佈,不會出現S1蛋白如此與眾不同的情況。而中共冠狀病毒的情況是,只有S蛋白的S1部分和舟山蝙蝠病毒相似性低(69%),而其他蛋白和舟山蝙蝠蛋白的的相似性都在95%左右。因此我們基本可以排除隨機突變這種可能性。

如果不是隨機突變產生,那麼,產生這種病毒的的方式就是基因重組。中共冠狀病毒的基因重組是不是自然發生的呢?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看一下S蛋白的功能和機構:

冠狀病毒的模擬圖。紅色的就是spike蛋白。圖片來源於美國疾病控制中心(CDC)

《冠狀病毒是人造》的作者接下來詳細分析了S蛋白。就像本文開頭所寫到的,S蛋白是介導病毒進入細胞的關鍵蛋白,它分為兩部分,S1和S2。該文作者在文中的一句話很好的概括了S1和S2:

SARS病毒spike蛋白的結構,以及它如何結合人體細胞上的受體ACE2。此圖的製作是基於已發表的結構PDB ID: 6acj(2)。A)三個spike蛋白形成三聚體,每個spike蛋白都由兩個基本等長的部分組成,S1和S2。B)S2部分(藍色)負責三聚體的形成,而S1部分決定和細胞受體的結合。在SARS這裡,受體是人體細胞的ACE2。C)此圖進一步揭示S1和ACE2結合的具體細節。橙色部分就是S1中和ACE2結合最關鍵的一段肽鏈。此橙色部分囊括了所有和ACE2結合的細節。其中最關鍵的氨基酸以棍狀結構做了標識。此段橙色序列就是後文中提到的,如同被從SARS的spike蛋白中“複製”出來,然後“插入”舟山蝙蝠病毒的spike蛋白中去的關鍵肽段。這一“操作”直接可以導致一個新的,能感染人的病毒的產生。

“S1就是和細胞的受體結合的最關鍵的部分。 你可以把S1想像成一把”鑰匙”中真正進入”鎖”的那部分。 它必須和”鎖”(細胞受體)的內部的精細結構嚴絲合縫,才能把細胞的”門”打開。 一個”鎖”能不能被一個特定的spike”鑰匙”開啟,必須完完全全取決於這個S1。 換句話說,S1決定了一個冠狀病毒會感染哪個宿主、哪種細胞。而S2蛋白,則可以被認為是一個”鑰匙”中用手抓著的那個部分。 它不進入”鎖” 裡,但對”鑰匙”來說又不可或缺。” 接下來作者對S蛋白進行了詳細的序列分析,這一部分對於沒有專業知識背景的讀者比較難看懂,但是基本上來說可以用下圖概括:

在這個示意圖中,顏色代表序列相似度。舟山蝙蝠病毒是藍色,SARS病毒是紅色,中共冠狀病毒的S蛋白絕大多數都和舟山蝙蝠病毒更相似。唯獨在和細胞表面受體ACE-2結合的那部分,與SARS病毒更相似(紅色部分),而且保留了和SARS病毒以及ACE-2結合的關鍵幾個氨基酸的化學特徵。而這部分的重組是決定中共冠狀病毒可以感染人的關鍵!因為舟山蝙蝠病毒是不太可能直接感染人的。作者對這部分序列特徵的評價是:”SARS中這個最關鍵的片段被” “複製”然後”粘貼” 進了舟山蝙蝠病毒中,從而製造出了武漢冠狀病毒。

如果我們拿鑰匙做類比的話,中共冠狀病毒的S蛋白就是鑰匙的把手沒變,但是插入鎖心的那部分被換成了開人細胞鎖的鑰匙。

細心的讀者可能還發現了,在圖中,中共冠狀病毒的S1和S2中間,多了一個綠色五角星,這就是中共冠狀病毒的第二個魔術了。在S1和S2蛋白之間加了一個furin酶切位點。而對於這個酶切位點,《冠狀病毒是人造》的作者是如此評價的:“有了這個獨特的序列後,武漢冠狀病毒的S蛋白就能夠在這個位置被人體的furin蛋白酶剪切。 而此種剪切是被證明可以增強流感病毒(包含類似的spike蛋白) 的感染力。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除了武漢冠狀病毒之外,自然界中還沒有發現任何處於同一譜系(lineageB)中,別的beta 類冠狀病毒有這樣的furin 酶切位點。”也就是說,這個酶切位點很可能增強了中共冠狀病毒的感染力。同樣拿鑰匙來比喻,這個furin酶切位點,可以理解成,它很可能讓這個鑰匙拿著更順手。

那麼,這個重組的過程,到底可不可能是自然過程中發生的呢?做這個分析,我們需要假設,如果這是天然重組,需要具備什麼條件。

簡單來說,只需要重組兩次。一個舟山蝙蝠病毒和一個類似SARS 的病毒在同一個細胞,先重組出來S1蛋白精確插入的一小段(圖1中共病毒紅色插入片段)。然後,這個改良的病毒需要再和另一個有furin酶切位點的病毒共存於同一個細胞,並且把furin位點精確的替換出來。而我還想再補充一點,即使兩個病毒在同一個細胞裡,病毒間發生基因重組的概率也是很小的。因為病毒基因重組原理是在RNA 複製的時候發生錯誤,這本身又是一個小概率事件,更別說還要精確複製那一小片段了。

作者是這樣評價的,”那麼好,讓這兩個幾乎不可能的事都發生的可能性是多少?筆者的答案是沒門兒,現實中沒有可能!因此,武漢冠狀病毒絕對不可能來自於自然。”我也絕對同意這一結論。

接下來,作者分析了為什麼在分析病毒來源的時候,某些文獻必須要被排除在外。因為,這些所謂的證據,很可能是偽造的。

在中共冠狀病毒全面爆發後,特別是路德社,在1月19日揭露冠狀病毒來源後, 石正麗才出來說,在2013年就發現了一個和中共冠狀病毒極為相似的蝙蝠病毒RaTG13。如果只分析序列,中共冠狀病毒看上去就是從RaTG13進化來的。但是,《冠狀病毒是人造》的作者在文中提到,“石正麗跟幾個人分別承認過,她手中並沒有真正的RaTG13的毒株。 也就是說,這個所謂的RaTG13 病毒,只是一些在電腦上由ATCG組成的序列罷了。 而要偽造這個序列實在是太容易不過了。

再整理總結一下邏輯鏈:首先,路德社爆出了中共冠狀病毒來源於實驗室改造的舟山蝙蝠病毒,隨後,石正麗被懷疑是病毒製造者。在這個大背景下,石正麗不得已出來公佈了一個”塵封了7年的病毒序列”,而她也並沒有這個病毒的實物。基於這些證據,我們有足夠的理由懷疑,RaTG13的序列是石正麗通過修改已有病毒序列偽造的。因此,RaTG13絕對不能作為分析病毒來源的科學依據。同理,相似的質疑也適用於穿山甲病毒。

依據以上事實證據,作者運用科學和邏輯的角度和方法,推理得出如下結論:“這次中共冠狀病毒就是在實驗室製造出來的。”

至此,可以結論了,CCP病毒就是在實驗室里合成的。

那麼具備什麼樣的條件能夠製作這種中共冠狀病毒呢?SO EASY!

下回分解。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92923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362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3620/ […]

0
Amitofo
9 月 前

戰鷹報導非常棒,內容很豐富有料,謝謝你們的付出,唯真不破👍👏👏👏

0
Amitofo
9 月 前

DT團隊出品,品質保證

1+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