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到期解禁 “郭七條”要松動

作者:新中國聯邦加拿大農場 亞倫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前序

我就是我,是顏色不壹樣的煙火;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林夕

中共對中國人民螻蟻思想的鉗制太深了,用黑社會手段威脅綁架家人對覺醒者制約,各個覺醒者壹路走來太不容易,頭上都栓著親情、友情懼怕的枷鎖及巨大的精神和心理壓力。中共就是要人活在扭捏和憋屈之中,用商鞅愚民五術牢籠任何有價值的思考,用疲於奔命和娛樂至死“殺死”看似活著的行屍走肉。為什麽要懼怕,懼怕背後就是威脅和毛式的批鬥,認為這才是人茍活的智慧,選擇跪下的沈默可以逃脫中共殺身體、殺靈魂的魔掌麽?爹親娘親不如黨親,壹切都是黨的,壹切都要聽黨的,身體子宮都要貢獻出來,器官也要挖掉,錢和靈魂都要偷走。

中共領袖失去了做戈爾巴喬夫的機會,選擇了齊奧塞斯庫。

小知識補充:

戈爾巴喬夫,蘇聯政治家,1990至1991年間出任蘇聯總統,他擔任蘇聯總統期間,宣布了蘇聯解體。

齊奧塞斯庫,羅馬尼亞政治人物,1965年至1989年任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政權在1989年羅馬尼亞革命中被推翻,其本人及其妻子則被執行槍決。

《路德社》重磅爆料,說是文貴先生在群裏發了語音,昨天班農先生跟Fox主持人多布斯打電話,壹直在罵三字經,針對中共。文貴先生提到中共和中國人的區分;川和習的私人關系拜拜。

京城乱象聚餐必谈郭文贵猜测最大老虎

只要川普總統和習的關系徹底拜拜,那“郭七條”就要應聲改動,國際格局將發生最大變化。

當年郭七條中的“不反習”是在給習三年時間,這也是美國背後的力量給習的三年時間。希望習能在這三年時間內,讓中國社會平穩過渡,出現戈爾巴喬夫。如果習能做出歷史的正確選擇,那絕對是歷史偉人的締造者,諾貝爾和平獎,將被載入贊頌的史冊。然而隨著北京內部權力鬥爭的激化,習更傾向於做習奧塞斯庫。齊奧塞斯庫模式和戈爾巴喬夫模式,最大區別是對國家的傷害程度不同。大家都期盼著能平穩的過度,可以少留壹些人民的血,少壹些動蕩和饑餓。

進入甲子年,多事秋。目前長江流域百年壹遇的特大洪水,長江三峽棉被大壩隨時進入危險期,夏天北方各地的雞蛋冰雹,頤和園裏的拍打的巨浪,兩會間白天中的黑夜,各地的有感地震,新冠病毒的無忌憚肆虐,天象表明中共專制獨裁統治不得民意,必將滅亡。國安、國寶刪得了網絡真實言論,刪不除人民吶喊的內心;防火墻玩弄得了愚民,擋不過追求真理的內心。反之,新中國聯邦六四當天的意象,天開不下雨,爆料革命亦步亦趨,承載了無數的質疑和壓力(爆料是壓上了所有的信譽的瘋狂),結果看起來這都是上帝的應允,有上天幫助和扶持。

相對應的埋藏在爆料革命的偽類們只會對罵吸引目光耗費戰友們的精力,只會騙捐,只會大頭癥造空中樓閣妄圖領導壹切,給世界把把脈。壹葉知秋,由此可見中共治下所滋生骯臟陰暗的生態圈,沒有信譽、沒有信仰、只顧眼前壹畝三分地的利益,稗子總要被篩出來,當收割的時候,要對收割的人說,先將稗子薅出來,捆成捆,留著燒;惟有麥子要收在倉裏。

中共素來以人民的名義強奸人民,不允許發聲,有聲音就要被喝茶、甚至被幹掉,被要挾指認別人的犯罪。

痛定思痛,拋開壹切,不能也不被允許再做鴕鳥,唯有發聲。輔助爆料革命和國際社會對壹切政策的推動,讓他們看到中國人民真實的民意,這也就是小螞蟻的力量,也是泡沫的價值。

或許只有自己知道,堅強的泡沫並不是好當的。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7342/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