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在澳大利亞混得風生水起

新聞來源: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作者: Eryk Bagshaw, Anthony Galloway and Nick McKenzie

翻譯、簡評:毛毛貓貓

PR:leftgun

Page: 玄天生

簡評:

中共國近年來一直致力於對澳大利亞政治經濟領域進行滲透,以加強對澳大利亞政治和社會的影響力。雖然澳洲政府有所警覺,在去年通過了旨在反對外國干涉的新法律,但維多利亞州政府為了經濟利益,不顧莫里森政府和工黨核心成員的警告,依然與中共國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並與“科大訊飛”這樣具有語音識別、人臉識別和聲紋識別的高科技公司進行合作。美國最近將“科大訊飛”等中共國科技公司列上上實體黑名單,提醒西方近乎所有中共的這類科技公司都與中共軍方和國家安全部門勾結,進行違反人權的卑劣勾當。與這類公司合作無疑會對西方社會價值觀和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正如美國蘭德公司政策分析師阿里韋恩所說:美國發出越來越多的信號要求自己的朋友和夥伴必須在這場已經開始的科技冷戰中做出抉擇。

被美國製裁的中共國公司卻在澳大利亞維州混得風生水起

據報導: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政府接待的一家與中共國的“一帶一路”政策有關聯的中共國公司,該公司已受到美國國務院的製裁,並被指控對中共國境內的維吾爾族進行了鎮壓。

由丹尼爾·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政府(澳大利亞維州州政府)的前中共國事物首席顧問——邁克·楊(Mike Yang)經營的一家公司,於去年5月在維多利亞州政府辦公室與中共國的語音識別巨頭“科大訊飛”簽署了一項合作協議,作為其澳大利亞之行的一部分。

在北京,一個由“科大訊飛”研製的機器人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技術

這家中共國公司還向澳大利亞中國工商業委員會在維州議會中開展的活動提供了翻譯服務。

由德勤組織的此次澳洲巡迴活動還見證了“科大訊飛”與另一名悉尼商人簽署了一項協議,但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沒有介入這項交易。“科大訊飛”進軍澳大利亞市場之前,維多利亞州與中共國的“一帶一路”協議引起了對中共國日益強硬的外交政策和對澳大利亞的國家安全感到擔憂的聯邦內閣大臣們的憤慨。

“科大訊飛”這家公司專門從事實時翻譯,語音匹配和圖像識別服務,由前中國共產黨全國人大代表劉慶峰創立。在中共國,它已進入生物識別技術和人工智能領域,以幫助政府追踪其民眾。

維州與“科大訊飛”的交易雖然是在該公司被列入美國製裁的黑名單之前的六個月進行的,但卻是在人權觀察組織首次提出對該公司與中共國警方合作開發國家語音生物識別數據庫的擔憂開始的兩年後了。

中共國駐維多利亞州總領事龍舟,曾擔任中共國網絡事務部官員,將與“科大訊飛”簽署的合作協議與維多利亞州的“一帶一路”協議直接掛鉤,並表示希望他能幫助促進該業務在澳大利亞的擴張。

去年五月,他說:“維多利亞州是澳大利亞第一個與中共國政府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備忘錄的地方政府。它有著良好的傳統和與中共國進行交流與合作的良好氛圍。”

“我們希望“科大訊飛”能夠抓住市場需求,與當地社會各界合作,並與更多本地企業進行溝通。領事館願意為此提供全面的指導和服務。”

楊先生是在他還在反對黨的期間加入安德魯斯(Andrews)辦公室,擔任多元文化顧問的,被廣泛認為是推動維多利亞州的總理(Victorian Premier)與北京進行接洽的主要動力。這位前法院翻譯是在2014年大選後加入安德魯斯(Andrews)政府的,但在2018年維州與中共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之前離職,而澳大利亞外交部對該協議是有反對建議的

長期對翻譯服務感興趣的楊先生通過他的房地產開發公司Modun簽署了與“科大訊飛”的這筆交易。據接近該交易的消息人士稱,該交易尚未在澳大利亞開始商業運作,而且該交易是在維多利亞州各方意識到該公司與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鎮壓有關或美國國務院的擔憂之前簽署的。維多利亞州政府的外國投資機構——維多利亞投資局去年5月在“科大訊飛”訪問澳大利亞時,也與之進行了會晤。

去年,“科大訊飛”與Mike Yang(中左)的公司Modun簽署了一項協議

總理辦公室沒有針對該公司在維州議會進行會晤活動的事情發表評論。但維多利亞州投資局表示,為一家在墨爾本沒有正式辦公場所的國際企業提供會晤場所是一種標準做法。

維多利亞州投資局的發言人說,州投資局的工作就是“定期與國際企業會面,致力於推動為維多利亞州引進更多的投資和工作機會”。

“科大訊飛”是由中共國的國家電信公司——中國移動(China Mobile)部分擁有,並與中共國公安部合作,對犯罪分子進行語音追踪的一家公司。

該公司是深圳證券交易所價值最高的軟件公司,於去年10月被列入美國貿易制裁的黑名單。美國商務部在其文件中指控“科大訊飛”和其他七家公司參與了在中共國的鎮壓和大規模任意拘留的活動,以及對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群體成員的高科技監視活動中涉嫌侵犯人權”。

由於該公司希望將其業務擴展到圖像和語音識別系統,以允許語音控制汽車和教師同時以多種語言進行廣播,因此美國採取的行動限制了該公司對半導體和軟件等高科技組件的涉及。

同樣的技術正在被用來編譯中共國公民的語音數據庫。根據中共國法規,該數據庫是合法的,對個人的監視和安全管控已在中共國社區中被廣泛接受。“科大訊飛”沒有回應對此置評的請求。

6月12日,這家公司在中共國的淮北市建立了一個智能社區派出所,以人工智能技術構建“社區安全防控網絡”。該網絡將在上海市的西北邊的這個城市安裝55台高清紅外攝像機,面部識別系統和車牌識別系統。

“科大訊飛”的創始人劉先生在2018年表示,該技術如果能夠盡可能多的收集到中共國公民的信息則對該公司的發展會非常有利,並將使中共國的人工智能技術比其在美國和歐洲的競爭對手以更快的速度增長。

他在2018年強烈回應了中美之間的貿易緊張局勢。他說:“中美之間如果沒有合作,就不可能共同建設一個美麗的世界。”

人權觀察組織中共國高級研究員王瑪雅(Maya Wang)說,考慮到“科大訊飛”在鎮壓新疆和中共國其他地方的維吾爾族人中所起的作用,澳大利亞政府和公司應謹慎處理與這家公司的關係。該技術已被用於控制和監測中共國內的穆斯林少數民族的活動,中共國政府將這些組織歸類於恐怖組織,並試圖通過建立“職業教育營”來關押更多的人。

她說,這家公司在澳大利亞收集的數據也有被濫用並被移交給中共國政府的嚴重風險。

她說:“這些人工智能公司必須依法與中共國政府分享信息。”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國際網絡政策中心副主任丹尼爾·凱夫(Danielle Cave)表示,考慮到國家安全,審查制度和人權問題,像“科大訊飛”這樣的公司在最近尋求進入澳大利亞市場的現象值得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關注。

她說:“感謝人權組織,研究機構和媒體,他們向政府,企業和大學提供了很多的信息,使他們在決定應該與哪些團體合作時有據可循。”

“這也意味著,當澳大利亞這些組織機構們被迫解釋為何與被控言論審查或在新疆侵犯人權的公司結成有問題的合作夥伴關係時,藉口顯得越來越那麼單薄。

“至關重要的是,澳大利亞必須繼續朝著馬格尼茨基式的人權立法邁進,並解答公眾關心的,與澳大利亞的企業,理事會,特別是政府機構正在合作的是什麼樣的組織的問題。”

凱夫女士說,“科大訊飛”是中共國政府的“人工智能領域的冠軍”之一,這意味著該公司被確定為擁有“核心技術”,並被選中帶頭推動中共國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以期在2030年之前超過美國。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