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該如何應對中共國的挑戰—-脫鉤

翻譯報道:新中國聯邦加拿大農場 楓老趙

Gatestone Institute的Lawrence.Franklin在6月25日的壹篇題為《如何與中共國打交道–“美國制造”》中,以澳大利亞與中共國最近的沖突為例,闡述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文明世界只有擺脫了經濟上對中共國的依賴,才可以應對中共國的挑戰的觀點,那就是脫鉤。

2019中澳关系因间谍指控和侵犯人权而“错综复杂” - ABC中文
图片来源:ABC

澳大利亞與中共國關系惡化

作者敘述了最近澳大利亞和中共國之間關系惡化的原因。因為澳大利亞呼籲對CCP病毒的來源和中共國在其中可能扮演的角色進行全球調查。而且要求繞過世界衛生組織,因為世衛組織壹直在散布有關該病毒傳播性的謊言和虛假信息。中共國領導人對此很不高興,中共國認定,澳大利亞堅持進行獨立調查影響了兩國雙邊關系。的確在過去的30年裏,澳大利亞的經濟壹直由與中國不斷擴大的商業關系所支撐。但是這種關系現在已經變質,中共國壹直在用經濟戰威脅澳大利亞。他們對澳大利亞大麥征收了80%的關稅,並威脅要抵制澳大利亞葡萄酒和牛肉。

此後,中共對澳洲政策和政客的攻擊變得更加尖銳和針對個人。中共國下屬的社交媒體稱澳大利亞是 “粘在中國鞋上的口香糖”,並稱澳大利亞政府首腦被袋鼠踢了腦袋。另外,中共國安人員還試圖通過向廣告商施壓,要求其撤回贊助,來壓制澳大利亞的獨立華文媒體。中共國同時派遣遊說者向那些過去與中共國進行經濟合作而受益的澳大利亞商人施壓,以說服政治領導人放棄對中國處理CCP病毒的批評。

中共威脅要懲罰澳大利亞,態度囂張、咄咄逼人,不僅對澳大利亞,對印度、臺灣及太平洋地區的鄰國都是如此。中共侵略性擴張在太平洋國家中遇到的阻力越來越大。

澳大利亞應對措施

作者根據澳大利亞的地理位置和實際情況給出了壹些具體的應對策略。譬如,澳大利亞肉類出口商可以增加對日本、越南和其他東南亞鄰國的豬肉產品出口量。與中共國不同,澳大利亞與東盟所有成員都有很好的關系。澳大利亞可以利用這些友好的外交關系,最大限度地實現互利貿易。

他還建議到,澳大利亞政治領導人還可以制定稅收優惠政策,以促進澳大利亞商界領袖對印度企業進行更多投資,尤其是在國防相關行業。澳大利亞可脫離中共國的供應線,將其轉移到本地區其他發達經濟體,如韓國和新加坡。同時鼓勵從其他東亞地區批發進口計算機和電器產品。澳大利亞人可以決定不再向中共國出口鈾,從而停止為中共國在2025年前建設約100座核電站的計劃提供服務。澳大利亞很可能會在印度找到替代中國的客戶。

澳大利亞與周邊其他國家加強合作是明智之舉。6月10日,澳大利亞通過促進加強與印度(中國在亞洲領導地位的競爭對手)的防務關系,向中國發出了明確的信息。澳大利亞總理莫裏森和印度總理莫迪在視頻會議上宣布,作為抵禦中共國在亞洲擴張的前頭堡壘,兩國已經建立了全面的戰略夥伴關系。

澳大利亞現在已經準備好成為 “四邊安全對話”的正式合作夥伴,該對話是由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組成的合作性防務信息對話。澳大利亞還可能會參加印度發起的馬拉巴爾軍演,該軍演的重點是印度和澳大利亞如何利用印度和澳大利亞近海島嶼上的軍事設施,更好地對該地區商業至關重要的國際海峽進行巡邏。

西方國家要與中共國脫鉤

解決中共國對外擴張的唯壹辦法是西方國家(所有186個在CCP病毒大流行期間被中共國的謊言所傷害的國家)切斷與中共國的壹切聯系,開始實行 “本國制造 “或 “除中共國以外的任何地方制造 “的堅定政策,與這個渴望主宰世界的國家割裂開來。作者用二戰的例子提醒西方世界要盡快行動,文中寫到:“世界也許會記得,如果能在希特勒越過萊茵河之前阻止他,那場戰爭就容易多了。”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6270/ […]

0

熱門文章

gnewscanada

6月 2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