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口罩外交

來源:The Cyber​​ Policy Center

作者:Alicia Chen,  Vanessa Molter

翻譯、簡評:johnwallis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簡評:

本文為斯坦福網絡政策中心所寫,通過數據實例分析研究了中共國國家媒體發的推文及其涉及的內容,來分析中共國的“口罩外交”。總體而言,中共國國家媒體強調中共國對外的捐贈,而淡化獲得其他國家的捐贈,少提甚或不提其他國家在冠狀病毒期間對中共國的幫助。同時,本文研究員還觀察到,不同國家對中共的捐贈,中共對他們的敘述是不一樣的,根據國家的不同存在差異。這些表述限定於北京的外交政策的背景下。當然中共沒想到的是,全球關於中共國“口罩外交”的報導變得越來越負面。因此,中共國國家媒體對捐贈的報導從此明顯減少。

以宣傳起家的中共很“雞賊”,在媒體上一直自我宣傳對外的捐贈,對外的“​​善舉”,卻很少讓國內民眾知道其實中共也大量接收了西方國家捐贈的物資。不論是如今的疫情期間,還是之前的各種災害事件上,中共向來如此。

就相互物資捐贈這種在遇到災害時的普世的事件上,中共都如此入戲,大費周章、費勁心思地搞雙標宣傳,可想在其他利益相關上,中共會不惜一切代價蒙蔽人們的雙眼,比如“中共防火牆”工程,讓真相傳播,是中共最害怕的,也是我們的利器。

口罩外交:冠狀病毒時代的中共國敘述

中共國一直在向抗擊冠狀病毒大流行的國家運送醫療用品,這種努力被稱為“口罩外交”。中共國能否有效地量體裁衣,以贏得世界人民的心,還有待觀察。

自3月初以來,COVID-19疫情的中心已從中共國轉移到世界其它地區,尤其是美國和歐洲。為了提升“負責任的全球領導者“的形象,北京向正在抗疫的國家運送醫療用品–這種努力被稱為“口罩外交”。然而,”口罩外交“對中共國國際聲譽的影響混雜:大量文章認為,這些努力可能弊大於利( 鏈接1 ,  鏈接2 ,  鏈接3 )。中共國外交官和國家媒體在推特上為北京辯護,並讚揚其向國外捐贈醫療用品的行為。我們一直在關注這些推特上的帖子,以了解北京試圖如何塑造圍繞其在冠狀病毒大流行中所扮演角色的敘述。

在本研究中,我們考察了北京方面關於捐贈和運送口罩、個人防護裝備(PPE)和其他醫療資源的敘述。我們編制了一個由中共國官方國家媒體機構發布的,包含關鍵詞“捐贈”、”捐送”、”PPE”、”設備“和/或“口罩“的推文數據集。這個數據集包括11家英文、中文媒體在2020年1月18日(我們將其確定為這些賬戶首次出現COVID相關推文)至2020年5月30日期間的3144條推文。這些推特賬號總共有4280萬粉絲,從7.6萬到1390萬不等,粉絲中位數為110萬。這些在我們數據集中的推文平均參與次數為269次(轉發、回復和點贊)。

關鍵要點:

  • 總的來說,中共國國家媒體強調中共國的對外輸送,而淡化中共國從其他國家獲得的輸送。我們觀察到,包括意大利、加拿大、巴基斯坦和日本在內的國家對這些輸送的描述存在差異。
  • 此外,我們還發現,中共國的輸送限定於北京在接受國的外交政策目標的背景下,例如對加拿大的輸送提到了華為和(當時)在加拿大進行的華為審判
  • 自2020年3月下旬以來,全球關於中共國口罩外交的報導變得越來越負面。因此,中共國國家媒體對捐贈的報導從此明顯減少。

中共國3月中旬使用“口罩外交”激增,此後有所減少

我們發現,中共國在推特上的口罩外交,與對全球有關COVID-19的發展以及國外有關中共國口罩外交的報導反應息息相關。3月中下旬,捐贈相關的報導激增,當時冠狀病毒在中共國境內的傳播速度放緩,但在國際上變得更加嚴重。自4月初以來,推文數量明顯減少,這與西方主流媒體對中共國口罩捐贈的關注度提高,以及在歐洲和北美引起的相關反彈相吻合。

圖1.中共國英文國家媒體賬號2020年1月至5月每週推文數量。

從1月到2月,推文的焦點是中共國國內醫用口罩和設備的短缺,以及國內增加口罩的生產。大量報導中共國企業和工廠如何成功增加口罩日產量,以滿足國內需求。中共國國家媒體有時也會對某些國家向武漢和其他中國城市捐贈醫療資源表示感謝。然而,在大多數情況下,報導仍然以中共國為中心,很少提到其他國家的名字。

2月下旬,中共國國家媒體的推文中首次提到北京對外的捐贈,首先是關於日本。恰逢2月20日, “鑽石公主號“遊輪上的客人開始清場被放行下船,全球關於日本的報導激增。2月的最後一周,對韓國的捐助在中共國國家媒體上得到了廣泛的報導,同樣也與國內關於韓國疫情激增的報導相吻合。在韓國,2月18日一名新天寺宗教組織成員確認感染病毒後,該國的病例在24小時內增加了一倍。中共國突出強調了對韓國的捐助,尤其是大邱市(Daegu),該教派信徒在那裡舉行了多次與冠狀病毒傳播有關的聚會。

隨著全球範圍內疫情的增加,尤其是在歐洲和北美,推文開始調整方向,關注國外的病毒更新和中共國對這些國家的捐助。然而,直到3月16日那一周,中共國開始報告國內沒有本地傳播的病例時,推文總量才激增。這一激增也是在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謊稱美軍將病毒引入武漢的事件之後。在此期間,與捐贈相關的包括每天近40條推文,而在3月中旬之前,每天的推文數量接近20條。

然而,中共國外交官更多咄咄逼人的語氣,和中共國官方賬號在推特上的推文增加相結合,引起了西方主流媒體對中共國“口罩外交“的廣泛批評。一些報導援引歐洲議員的話說,這正使中共國“失去“歐洲,而另一些人則把北京描繪成在戰略上利用疫情來增加地緣政治影響力。此外,中共國的推特外交也在國內引起了中共國學術界的批評,許多人警告說,”戰狼“外交的風格將把各國推得更遠,增加了對中共國意圖的不信任。也許是為了應對全球和國內的反彈,中共國國家媒體在推特上與捐贈相關的報導在4月初至4月中旬開始減少。

推文顯示出對不同國家的信息和語氣差異很大

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推文提到了具體的國家:126個國家和地區的名字累計被提及1100次(不包括中國)。雖然這些國家橫跨所有地區,但關於歐洲、亞洲和撒哈拉以南非洲(Sub-Saharan Africa)的覆蓋面比其它地區更廣。由於提到的國家很多,單個國家的提及次數較少。例如,撒哈拉以南非洲是被提及最多的地區,該地區最常被提到的國家肯尼亞只在27條推文中被提及。

我們觀察到,關於中共國對外捐贈的推文明顯多於關於中共國接受捐贈的推文。當中共國確實點名提及對華捐贈的國家時,有些國家被提及的頻率高於其它國家,而且根據來源國的不同,捐贈的表述也不同。

為了研究這些差異,我們將之前的國家名稱搜索(例如“意大利”)擴大到包括形容詞(”意大利”)和首都(”羅馬”),並按意大利、日本、伊朗、俄羅斯、巴基斯坦、加拿大、肯尼亞和巴西的提法對數據進行分組,這些國家都是在各自區域內經常被提及的。表1提供了每個國家的推文數量。

表1.國家和提及每個國家的推文數量。

對於每個國家,我們對所有推文進行了人工編碼,以確定它們是否提到了從中共國運來的貨物、運往中國的貨物,或者兩者都沒有。我們將醫療設備的捐贈和出口都算作“運輸”,並將來源地和接收方匯總到國家層面。這意味著我們的統計除了國家政府外,還包括個人、城市、省、州、企業和非政府組織的捐贈。

在討論中共國收到的貨物時,在分析的國家中,日本是最常被提及的國家(30條推文),其次是巴基斯坦(8條),加拿大和俄羅斯(各3條)(見圖2)。雖然中共國確實感謝歐盟捐贈了56噸的設備,但它的整體報導很少,意大利本身作為捐贈國祇被提及一次,即在一條推特中駁斥了關於中共國先接受意大利設備捐贈,隨後強迫意大利回購設備的指控。同樣也提到加拿大政府捐贈的16噸的防護設備;三條提及加拿大向中共國運輸的推文,都集中在加拿大華人的捐贈上,而且數量明顯較少。相比之下,日本的捐贈被提到“慷慨“和“無私”,中共國國家媒體也反復強調中共國對日本的“感謝”。圍繞日本的正面描述可以歸結為雙邊關係的改善,這一點我們在下文中再談。

圖2:上圖:提及中共國收到的貨物的推文數量。來自日本和巴基斯坦的貨物佔據了顯著位置。下圖:提到中共國發出的貨物的推文數量。意大利和日本是最常被提及的中共國貨物接收國。

另一方面,中共國的對外捐贈,在我們的數據集中佔有重要地位(見圖2)。對於每個國家來說,中共國發出的貨物被提及的頻率至少是其收到的貨物的兩倍。例如,與中共國向意大利運送“ 急需的醫療用品  “形成鮮明對比,對意大利的捐贈缺乏討論。提及中共國向意大利的捐贈有76次。雖然對日本的捐贈也經常被提及(72次),但對這些捐贈的描述與對其它國家的描述有所不同。國家媒體經常把對日本的捐助說成是對東京善意的回報,中共國的民族主義媒體《環球時報》吹噓COVID-19將日本和中共國聯繫在一起。

中共國的口罩外交反應其外交政策目標

此外,我們還觀察到一些案例,即針對具體國家的報導是根據北京的外交政策目標來製定的,這表明中共國在推特上的口罩外交是戰略性的。例如,四條關於加拿大的推文提到了有爭議的中共國電信公司華為,華為因與共產黨的關係而在西方受到批評。這些推文強調了華為如何“低調地“運送醫療設備幫助加拿大對抗冠狀病毒,這說明華為有意識地努力改善人們對它的看法。

其中一條推文直接提到(當時)正在進行的對華為高管孟晚舟的審判,孟晚舟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製裁,2018年在溫哥華被加拿大當局應美國的引渡要求所拘留。這次逮捕和審判使中加關係緊張,北京逮捕在華的加拿大公民作為報復。中共國駐加拿大大使稱孟晚舟案是“ 雙邊關係中最大的問題 “。

同樣,對日本溢於言表的感激之情,也反映了2020年初COVID-19爆發以來中日關係的改善。東京方面基本上沒有將病毒的責任歸咎於中共國,這反映了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外交政策中旨在改善對華關係的重要部分。對來自日本(也包括韓國)醫療捐贈無理由的表述,說明在中美關係惡化之際,北京試圖改善與鄰國的關係

從國家媒體在推特上推送的敘事中,也可以觀察到塞爾維亞(Serbia)對中共國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越來越重要。與冠狀病毒相關的捐贈中直接提到習主席的推文,4條中有3條提到塞爾維亞;另一條是對巴基斯坦(Pakistan)表示感謝。此外,關於提及塞爾維亞的推文,一個值得注意的不同點為,不少推文以合作的口吻來敘述中共國的捐贈。例如,高度強調中共國的投資、運輸或捐贈如何導致測試能力的提高,以及這些努力的合作性質。這反映了中共國近年來試圖將BRI描繪成有外國公司參與合作的,因為有人懷疑BRI項目會導致中共國對受援國實施重大控制。

結論

隨著COVID-19在全球範圍內的傳播,中共國的目標是擺脫其作為冠狀病毒源頭的形象,並將自己描繪成一個在危機時期負責任和仁慈的全球領導者。然而,中共國對其醫療捐贈的高調報導卻適得其反。此後,中國學者敦促中共國政府在推特上減少這類活動的報導。儘管有一些殘留的關於中共國捐贈的內容,比如6月11日提到的向黎巴嫩(Lebanon)的捐贈,但自3月的高峰期以來,北京的推特口罩外交已經明顯減弱。

口罩外交似乎在某些國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比如塞爾維亞和匈牙利(Hungary),然而在其他國家,口罩外交只是加強了人們對北京戰略意圖的懷疑。在某些情況下,據說北京要求大眾對其醫療用品運輸和捐贈給予讚揚,這破壞了自己努力的成果

北京的說法及其對全球強烈反對的反應各不相同,這表明中共國的公共外交還處於萌芽狀態,仍在不斷發展;北京也表現出對外國和國內對其努力的接受度高度敏感。中共國能否有效地“量體裁衣”,以贏得世界人民的心,還有待觀察。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