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害怕的是人民不再恐懼

圖片來源:asia.nikkei.com

近期台灣《關鍵評論網》發表文章《中共最怕什麼》,一針見血揭露出中共偽政權的虛弱本質。以下是文章的主要摘選:

互聯網審查背後的真正原因

中共對互聯網審查控制並不僅僅是他們擔心真相被暴露,應該更恰當地理解為:通過控制,給人民製造出他們有權力決定生死的印象。他們最害怕的是人們不再相信這種統治力量的存在。

在中共政府廢除主席任期的前後,中共國對網絡話語的控制達到了荒唐的程度。除了“皇帝”和“終身”之類的詞被審查以外,甚至連習的名字本身也從中共國搜索引擎百度中抹掉了。

中國共產黨(CCP)批評者的共同觀點是:信息的自由流通本身就是對政權的威脅。但是人們不太承認一個難以接受的真相:中共害怕人民不再恐懼他們。

許多中國人知道,取消主席任期限制的憲法改革已經通過。至少是在政治事務上中共並不完全害怕人民群眾知道真相。在消費者安全方面的真相另當別論。如果讓群眾反抗所需要的僅僅是揭露真相,那麼他們對在互聯網上言論的控制就不足以製止這種情況。對互聯網審查的關注沒有抓住重點。大多數中國人,從出國留學的大學生,到從未離開過自己出生的村莊的農民,他們其實對真假都有一個大致的了解,卻沒有任何動力推翻政府。中共的互聯網控制重點並不是擔心暴露真相,而是通過控制恰當地給人民展現他們的權力。他們最害怕的是人們不相信這種力量的存在。

將權力神秘化

許多中上階層中國人喜歡說,中國民眾不適合民主,群眾必須遠離政治決策,因為他們容易被誤導,如果讓他們參與政治,就會給民族、國家造成災難。在民主國家存在這樣的情況嗎?在大多數民主國家,儘管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但至少對他們來說參與政治是一件普遍的事情,沒有什麼特殊感覺,普通民眾可以隨便批評政客。政客與政客可以辯論,公民與公民也可以爭論,公民有時甚至與政治家爭論。即使政治家擁有很大的權力,生活在民主社會中的公民通常也允許在公共場合與政客打交道,或試圖與政客打交道。強者的神秘感蕩然無存。

相比之下,在蘇聯統治下,該黨及其有權勢的成員不受公眾監督。蘇聯試圖根據馬基雅維利(Machiavelli,《君主論》的作者)的智慧為依據建立其權威,即一個領導人被懼怕比被愛效果更佳。而背後的一個關鍵思想,正如它作為中共審查制度的基礎一樣,與其說是消除異己壓制異見,倒不如給人的印像是:沒有人敢持有不同意見。

通過這種恐嚇策略,那些在政府掌控之下的人將什麼可以說和什麼不能說的東西自動內在化,以至於他們失去了進行公民話語的能力。如果存在公民話語,布爾什維克就喜歡將其稱為革命先鋒隊的一個很小的精英階層。當時與現在之間的主要區別在於勞動力是由農民和知識分子組成的。現在則是,知識分子在法庭裡,而工人們卻在生產智能手機的工廠裡被奴役。

他們擔心人民不再恐懼

如果我們仔細考慮一下為什麼中共政府必須禁止法輪功,這是一個佔據公共空間的民眾運動,這是自天安門廣場64事件以來未曾見過的。那僅僅是法輪功在政府面前沒有恐懼、拒絕退縮。這足以被視為對中共的生存造成威脅。

中共的統治使我們的講話方式上,權力的投射也是顯而易見的。為什麼中國人忌諱台灣人稱自己為“台灣人”,而不忌諱上海人、湖南人、廣東人將自己稱為上海人、湖南人、廣東人呢?每次台灣人稱自己為台灣人時,都在否認中國試圖投射權力的現實。

如果說政治理論中學到一個教訓的話,那就是權威最終取決於被統治者的同意。作為被壓迫的中共國人,我們必須記住:中共偽政府最懼怕的是我們不再恐懼。

評:郝海東葉釗穎夫婦2020年6月4日直播成立儀式上宣讀新中國聯邦宣言,一時震驚中內外。第二天郝海東、葉釗穎更是從中共國的互聯網世界消失。赫海東擲地有聲地表態:“消滅中共,是正義的需要!”中國人只有消除恐懼,共產黨才能真正地被消滅。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吳一秒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