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購買影響力

新聞來源: AMERICAN GREATNESS《美國的偉大》;

作者:Curtis Ellis / 柯蒂斯埃利斯;

發表日期:June 17, 2020 2020年6月17日

翻譯/簡評:風起雲湧; PR:Julia Win;

Page:拱卒

簡評:

中共在過去幾十年,使用藍金黃手段對世界各國進行滲透。為了維護他們邪惡政權的穩固,和夢想統治全世界的野心,任意揮霍從十四億中國人身上榨取來的血汗錢,在大外宣上的巨大投資已見成效。西方民主國家民眾的思維正在被共匪一點點改變。比如在英國就有一大批人,特別是年輕人開始不喜歡美國人,不喜歡川普總統。這都是中共潛移默化,長期宣傳的結果。

中共對他們取得的成就沾沾自喜,更於2019年末開始利用新冠病毒向全世界發起了生化武器戰。世界各國在遭受了國民死亡人數超過一戰、二戰,以及經濟受到巨大損失後,越來越多的人慢慢甦醒,開始認清中共的醜惡嘴臉。一場鋪天蓋地的全球滅共行動正在進行中。一切已經開始!

原文:

北京如何購買影響力

中共善於挑撥西方盟友之間的關係。它利用目標的弱點,使他們與之為伍。

中共正在發動信息戰,已影響美國的公眾輿論,影響我們的經濟和政府政策,使之對他們更有利。

中共並不是通過購買廣告牌和電視廣告來左右公眾輿論,對他們來說,那種說服方式太美國化了。

相反,他們會拉攏我們的領導者,買下整個公司。

中共的方式,比起簡單的給有影響力的美國代理人一個個塞滿現金的信封來的更加狡猾和陰險。通常,這些代理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中共招募了。

中共巧妙的利用目標人自身利益的需要,讓他們不知不覺中就已經在為中共工作了。

你很少會聽到這些影響力的人說,“中共確實很了不起——我們應該以他們為主導!每個人都參與進來!”。

相反,他們會說些類似於“跟中共做生意是很好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 或者“ 我們需要和平與和諧的世界,”又或者說“ 這是任何明智的人都會倡導的”

但是所有他們所說所做的——或者不說不做的——都有利於中共的目標。

其中一些有影響力的人會被賦予一定狀況下的既得利益。

上海迪士尼樂園周四(2016年6月16日)正式開幕,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韓正、上海市市長楊雄與一眾迪士尼高層出席開幕典禮。

迪斯尼(Disney) 作為ABC新聞的母公司,需要向中共國分銷電影,並在那裡有一個主題公園。環球主題公園/製片廠(Universal theme park/studio),CBS(派拉蒙電影公司-Paramount Studios)以及CNN(沃納兄弟主題公園和製片廠-Warner Brothers theme parks and studio))。好萊塢要得到中共政府的許可才能向那里分銷電影,所以北京的共產黨人手握著最終裁定權。

幾十年來,在中共國的美國商人變得越來越不敢說話,即使中共黑客他們的電腦,偷走他們的計劃藍圖,並生產出他們自己產品的仿製品。美國商人不但不投訴他們違反貿易法,反而更進一步擁護同一個由北京掌權的有傾向性的、失衡的合作關係。他們生怕冒犯了這個在中共國絕對控制他們生意的政權。他們知道中共國可以拒絕發放或廢除許可,強制給予限制,甚至沒收他們的工廠。

華爾街金融家與中共政府做交易,收意高達數十億美元。中共給予橋水基金(Bridgewater Capital),一家由瑞達利奧(Ray Dalio)經營的私人對沖基金幾十億美元。你自然會經常看到達利奧(Dalio)在電視上告訴我們中共系統是如何比我們優越。

漢克·保爾森(Hank Paulson)在成為財政大臣前曾是高盛集團的首腦。他和他在華爾街銀行的同僚們,曾經是有利於中共發揚全球主義的忠實合作夥伴,華爾街為了金錢而參與其中,他們要么是沒意識到,要么就是不在乎他們是在出賣美國。商業貿易削弱了他們的愛國主義精神。

華爾街有力的推動了將美國退休基金和指數型基金投資到中共政府控制的公司裡。這不僅把錢扔給了獨裁者,更有可能把上百萬普通美國人轉變為替中共影響大眾的媒介人,因為他們會擔心退休金和股票投資受到威脅而不願意跟中共對著幹。

北京直接付錢給麥肯錫公司(McKinsey & Company)的管理顧問,麥肯錫作為回報告訴它的客戶——包括頂級公司和政界人士——中共是一個偉大、值得信賴的商業夥伴。

然後是進口遊說,沃爾瑪及鞋業和服飾聯合會的每個人(實際是鞋業和服飾進口聯合會)對美國商會和商務圓桌委員會表示他們依賴於中共國的廉價進口商品。他們遊說反對對中共國加關稅,巧合地是,這正是中共想要他們做的。值得注意的是,很多報刊都依賴於這些進口商和把貨物運走的零售商的廣告費來支撐。

當這些獲得了利益的人說這是為了“ 國家的利益,” 讓我們繼續和中共沿著現有的道路走下去時,他們的意思是為了他們自己生意上的利益。

中共明白由外國商業捲入的腐敗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力。金融記者兼作家伊莫恩·芬格爾頓(Eamonn Fingleton)解釋了19世紀中共帝國如何向外資開放。

“國外投資者和當地精英組成聯盟,他們實際上是成為了國外資本的說客。國外資金很快遍布政府,並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獨立的政策制定。很快,當地的精英開始認同外國人。” 他寫到。

中共學習了這段歷史並使用同樣技倆,只是反著來的。他們收買美國精英,利用他們在華盛頓做說客。精英們已經開始將自己的利益等同於中共的利益。美國商人變成了北京的辯護者和說客。

中共在世界各地都使用同樣的策略。

徳國,法國,英國的跨國公司也如飢似渴的想吸走中共國的錢。北京對香港的衝擊,歐盟和徳國在很大程度上已經閉嘴。布魯塞爾和柏林在外交上已經從他們的跨國公司那裡得到了啟示,不想中斷與北京的商業來往。

當你再次聽到“我們不能孤軍奮戰,我們必須與盟友合作“來對付中共國時,請記住這句話。

中共善於挑撥西方盟友之間的關係。它利用目標的弱點,使他們與之為伍。

生意人喜歡錢,於是北京便提供賺大錢的商業機會。政治家需要錢,於是中共便發起贊助,通過我們的政治領袖來實現他們的願望。政策制定者需要相信他們是大思想家和戰略策略大師,於是中共便用“全球化,” “全球主義,” 和“後國家主義未來” 這樣的語言為外衣來掩飾其民族主義議程。記者容易受群體思維和傳統智慧的影響。他們在缺乏安全感的情況下自我審查,並吸取華爾街以及華盛頓強力信息資源,於是中共便利用他們這一弱點。

中共腐蝕它所觸及到的每件事情和每一個人——我們的文化領域,我們的經濟,和我們的政府。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4820/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