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茨:美國國務院報告稱,中國正在進行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據國務院周二發布的壹份報告稱,中國正在進行秘密生物武器相關實驗,而且壹直未能披露其過去進行的進攻性細菌武器研究的情況。

而且,該年度軍備控制合規報告堅稱,北京屏蔽了用於探測地下核爆的國際監測系統探測器,來隱藏核相關實驗數據。

就美國“多年來”對北京違反183國(包括中、美在內)簽署的1972年《生物武器公約》進行生物武器研究的擔憂,該公開報告提供了新的細節。

《生物武器公約》禁止研發、測試和使用生物武器,並要求拆除所有過去建造的細菌武器。

報告說:“由於具有潛在的軍民兩用和制造生物武器的威脅,美國對中國軍事醫學機構的毒素研究及開發的合規性表示擔憂。”

報告說,美國政府已將其擔憂知會中國,並將繼續監測中國的生物研究活動。“此外,美國尚未有足夠信息確認中國是否已根據《公約》第二條,將評估過的生物戰計劃廢除。”

《公約》第壹條禁止所有生物武器研發工作,第二條要求廢除所有細菌武器計劃。

報告稱,根據協議,中國向公約組織提交的文件中,“既沒有該進攻性武器計劃的相關內容,也沒有廢除該計劃或其他現有生物武器的相關內容”。

該公開報告沒有透露有關中國在生物武器方面的軍事研究和發展的細節,但表示,中國壹直在建造生物技術基礎設施,並與不具名的“相關國家”合作。

壹位美國高級官員說,該報告用詞謹慎,但指向秘密生物武器研究。

生物武器包括可以在戰時用於致命或致殘的病毒和毒素。已知的生物武器有炭疽,肉毒中毒,兔熱病,埃博拉病毒,鼠疫和天花。

《華盛頓時報》5月援引川普政府壹位高級官員的話說,中國正在參與壹項秘密的生物武器計劃,其中包括建造能夠利用病原體攻擊特定族裔的武器。

這位沒有透露姓名的官員說:“我們正在關註潛在的針對少數族裔的生物實驗。”

壹位退休的中國將軍,張仕波,在其2017年所著《戰爭新高地》以書中說,生物技術的發展增加了進攻性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包括針對“特定族裔基因的進攻”的危險性。中國國防大學2017年的壹份報告中,有壹段內容警告生物學是戰爭的新領域,未來的細菌戰可能包括針對“特定族裔基因的進攻”。

中國在病毒方面的廣泛研究,包括實驗室中對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引起了人們對造成新冠疫情的病毒可能是從武漢實驗室逃脫的關註。

解放軍高級軍官陳薇少將被認為是中國生物防禦計劃的專家,她於1月底被派往武漢,加劇了人們對該病毒起源的懷疑。

中國政府否認了該冠狀病毒從實驗室逃脫的說法。

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陸軍上將馬克·米利今年曾說,美國情報機構正在調查這種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逃脫的還是來自自然。美國官員尚未將冠狀病毒的爆發與中國可疑的生物武器計劃聯系起來。

但是,國務院在3月份指出,在生物武器條約成立45周年之際發生新冠疫情恰恰“凸顯了《生物武器公約》簽署國對削減所有生物武器風險承諾的重要性。”

美國官員說,中國對冠狀病毒來源的掩蓋行為反映了其之前生物武器研究的隱秘性。中國在1984年簽署《公約》時已經擁有壹項進攻性生物武器計劃,但尚未提供證據證明該計劃和武器已被拆除。

關於中國的核試驗,報告說,中國似乎並未遵守1996年各國簽署的《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中“零當量”標準暫停核試驗。去年,中國在其羅布泊核試驗場進行了大量活動,專家說,這似乎是在為全年運行該設施作準備。這些活動包括使用封閉式爆炸室,與核試驗相關的大規模挖掘工程和保密工作。

北京經常阻斷在中國境內的國際監測站的數據流。這些監測站負責將數據傳輸給監控條約履行情況的國際中心。

該數據被中斷了壹年多,八月份得到恢復。

報告說:“盡管關於中國扣留國際監測站信息有壹些其他的看上去更合理的解釋,但根據“零當量”標準,美國不能排除中國進行了與其暫停核試驗承諾不壹致的活動。”

中國正在進行大規模核武器擴建,包括增加多彈頭導彈,很可能需要新的核彈頭。

該報告還譴責北京未能遵守《35國導彈及其技術控制制度》(MTCR)中有關導彈銷售的規定。

報告說,中國“壹直向有爭議的導彈項目提供《控制制度》管控的武器品種。”

文章來源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5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3643/ […]

0

熱門文章

GM65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