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的全方位挑戰’” — 威廉·巴爾:美國正在嚴厲打擊來自中共國的間諜活動

圖片來源:福克斯新聞

司法部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週日表示,司法部正在打擊中共針對美國的情報蒐集行動。

巴爾先生在福克斯新聞上闡述道:“我的看法是:這是對美國的根本性挑戰。”

自19世紀末以來,為了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大國,中共國通過偷竊等其它手段來獲取美國的技術。這使得美國在科技上的國際領導地位受到了嚴重威脅。

巴爾表示:“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裡,中共國一直在不遺餘力地試圖取代美國。

美國司法部發起了一項中共國議案,其中涉及對中國國籍的人及其美國代理人(包括許多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任職的人)的逮捕、起訴和其他法律行動。該部門幾乎每週都會宣布一項針對中共國間諜活動的法案。

巴爾先生指出,中共國的情報蒐集行動“攻擊性十足”,這些行動通常與盜竊和欺詐有關,其目的是為了超越美國。

他說:“他們希望在未來能控制人類經濟的一切科技領域中成為領導者。” “他們竊取了我們的知識產權。 在他們竊取我們的未來技術機密的同時,他們也在竊取美國人民的未來。”

針對中共國對美國研究人員的藍金黃,巴爾先生表示美國司法部門和執法機構應把工作重點放在禁止他們之間的非法合作上。

他說:“顯然,我們正在嚴厲打擊由中共國派遣到美國境內並參與我們涉及關鍵技術項目的研究人員和其他人員。”

“中共國對美國研究人員的藍金黃不僅涉及軍事武器領域,還涉及到我們的農業領域、 醫藥行業、機器人技術以及人工智能領域等等。 他們是對未來至關重要的整個技術系統的全方位滲透。”

一個特別令人擔憂的問題是中國占領第五代電信技術(5G)全球市場的動機。

巴爾先生表示,一旦中共國占有了5G的全球市場,美國將處於絕對劣勢。

他補充道:“如果我們所有的工業和製造業都搭建在中共國控制的電信技術基礎之上,那麼整個西方世界將失去全部的話語權。”

巴爾先生還表示,中共國在國際市場競爭中長期佔便宜,但美國近年來的歷任總統中只有特朗普總統選擇站出來與北京對峙。

美國商界是“中共國問題中的主要問題,因為在面臨長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選擇時,他們當中的許多人往往選擇犧牲公司的長期利益以獲取短期利潤,這樣他們個人就能在股票期權中獲得私利並且可經常去海灣度假勝地度假。”他說。

美國商界領袖與中共國打交道時缺乏長遠打算,他們需要建立維護美國實力的意識。

當談到如何看待那些拒絕將與中國交易視為美國國家安全問題的企業時,巴爾先生說:“美國今天不說德語是因為過去的美國商界領袖不希望對德國磕頭彎腰,他們選擇了維護美國利益。”

巴爾先生指出,從傳統的間諜活動(例如招募代理人)到“培養他們隨後可以利用的關係”,中國的技術情報收集形式廣泛。

巴爾先生表示:“美國人民通常很難完全意識到他們實際上是被中共國當作傻瓜。”他進一步補充說,美國企業需要意識到這個問題。

當被問及參議院正考慮讓美國政府購買愛立信和諾基亞兩家電信公司的股份,以期在參與5G競爭中與中共國更有效地競爭時,巴爾說,愛立信和諾基亞是已經具備最強實力挑戰華為5G技術的兩家企業。

中共國的情報部門可以通過遠程後門植入技術來讀取遍布世界各地的華為設備。

巴爾回答:“我想說的是,他們確實有能力這麼做,不過這樣做的風險很高。”

表面上看是私人企業的華為卻有中共政府背景,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華為成立了一個1000億美元的基金,用於其全球5G市場的擴張。

“所以,他們可以去一些國家,說:’嘿,我們將以無現金,非常低的成本投入。”成本正是我們與華為要競爭的地方……愛立信和諾基亞等公司在該領域的成本方面是最具競爭性的西方公司,”巴爾先生說道。

諾基亞是一家芬蘭跨國公司,諾基亞是瑞典語。

巴爾先生說,他擔心中共國可能會乘機美國集中註意力對付源自中共國的新冠疫情而搶占先機。

他談到:“我想他們可能會認為我們對新冠疫情的分心使我們無法做出回應。” “我想他們可能認為當前的環境是他們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推動並利用現有形勢。 ”

中共國在有爭議的地區加強了侵略性的安全和軍事活動,這些地區包括中印邊界,南中國海,香港以及台灣海峽。

巴爾先生說,對於美國而言,重要的是通過挫敗中國的間諜活動並干擾其行動來保護其國際技術領先地位。

他繼續說倒,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是“巨大的悲劇之一”。

巴爾說:“中國人民是偉大的,中華民族有著悠久的歷史,中國人民非常勤奮且有能力。” “我們曾經希望,通過將中國帶入世界體系和經濟體係來實現中國的自由民主變革。 但是今天來看,共產黨仍然牢牢地控制著中國人民,這是非常不幸的。”

在其他問題上,司法部部長表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引發的美國社會動盪已演變為暴民暴力。

“我們不能被暴徒統治。 我們必須通過法律程序的維護社會秩序。”他說。

關於對聯邦調查局在俄羅斯勾結案中的不當行為的調查,巴爾說,由約翰·達勒姆(John Durham)領導的聯邦調查很可能會在今年夏天完結。

“我同意你的看法,在面對所謂的俄羅斯門醜聞的全面闢謠,我們從主流媒體那裡得到的只是愚笨的沉默,這真的令人震驚,這可是他們曾經竭盡所能在社交媒體上引起轟動的事件。” 巴爾先生告訴主持人瑪麗亞·巴蒂羅莫。

“這就好像,甚至都連一聲尖叫都沒有。 他們只是開始編造下一個虛假的醜聞。 所以這令我感到驚訝,人們似乎並不關心公民自由和政府程序的完整性。”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胡天歸雁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