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共無碼老人挨打,今日無碼老人跨省徒步回家!

作者:滅共日記

6月17日,浙江台州,貨車司機劉師傅,拉完貨返程時,遇見一位大爺向他招手。經了解,大爺是安徽亳州人,無兒無女,打算去浙江黃岩投奔親戚打工。一路上因爲沒有手機,無法出示健康碼多次想要乘車被拒。無奈之下,大爺便從安徽亳州徒步走到浙江,已經走了半個多月。當大爺趕往親戚住處,發現大門緊閉。劉師傅想給大爺安排住處,卻被拒絕:“不想再添麻煩了。”隨後,大爺轉身去往了公園露宿。

爲什麽大爺要去那麽遠的地方打工?無兒無女,爲了生存下去去到很遠的地方投靠親戚只是爲了打上一份工活下去。這就是典型的中共國社會底層的現狀,一個孤家寡人,無依無靠的真實生活,這是一個社會性的問題,是中共國老年人老有所養的終極問題。其實中共國的社會上這樣的人還有很多,甚至更加艱難的生存著。從大爺來看,因爲沒手機沒有健康碼。或許你會問現在2020年了,怎麽會有人還沒有手機?而現實就是這樣的,想想這位大爺,爲了生存,爲了有口飯吃,要去千裏之外打工,這樣的人怎麽可能有錢去買手機呢?心疼這位大爺,無依無靠一大把年紀還要爲自己的生活奔波。這件事情同時也折射出中共國農村養老的痛。真的能做到像中共官方宣傳的那樣老人都能老有所養嗎?現在看來顯然不是。老人徒步的千裏背後,反映的就是共産黨對弱勢群體的忽視。

2020年5月28日李克強說過:我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萬元人民幣,但是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而新聞中的大爺可能就是這其中之一,在中共國社會之外的地方,就是生活著這麽一群人,他們大部分是農民,靠的是體力,想的是怎麽活下去,他們看似沒怎麽爲社會做貢獻,是因爲他們做了社會發展的墊腳石。他們文化程度不高,還有一部分人不識字,所以對智能産品不能物盡其用,或是根本買不起,但是這怪他們嗎?不會用網絡,不會用安卓手機,買不起電話,不是人家老人的錯吧,他們當中大多數都不是互聯網的主力軍,無法在互聯網上發聲。他們生活在農村,手機也許還沒有普及。他們很多都是老人,還有許多是文盲。他們早已變成了這個社會的“透明人”。在中共的戰略裏也早已放棄了這群低端人口,因爲這些人對他們來說是“不經濟”的。

中共國目前有多少買不起手機的老年人,有多少殘障人士,我們不去做統計。但是這個國家對特殊人群就是不友好的,老年人出行不方便,殘障人士出行不方便。科技日新月異更新發達的現在,年輕人可以自由享受科技帶來的便捷,靠一部手機就可以走遍全天下,坐地鐵可以手機掃碼;去醫院能夠網上預約;去餐館可以微信點單;戰新冠都能掃碼防疫;那些不會使用網絡沒有手機的老年人,卻連最基本的出行都做不了。而且請不要忘記,還有6億人,可能都買不起手機。

GNEWS之前文章:
中共故技重施 甩鍋海外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41175/
陽泉市副市長竟用黨性擔保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39948/
揭露中共國 冒名頂替 https://test.gnews.org/zh-hans/239118/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