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佩奧抨擊博爾頓的書

消息來源: Fox News

作者:Michael Ruiz

翻譯/簡評:Hemingway

PR:Julia Win

PAGE:玄天生

簡評:

博爾頓是否是白宮的真“叛徒”,僅憑政治人物在社交媒體上的口水仗,實難得知。但從披露出的簡短摘錄裡,我們可以尋得另外一些奧妙。

博爾頓批評川普總統的角度,還是過去四年裡各大西方媒體老生常談的內容:不審慎的語言風格和行為風格,“不專業”的國際政治知識。就算加上一些難驗真偽的“軼事”細節,來迎合民眾窺探屏障之後私隱的慾望,也只是賣給光看熱鬧不看門道的觀眾,增加一些本書商業上的成功。川普總統並非職業政治家出身,七十多歲入主白宮。比起那些在政治世家中耳濡目染、或者在準政治家的律師行業中摸爬滾打,練就了一身可以在任何一個用詞上都格外小心,生怕讓政治對手抓住把柄本領的職業政治家相比,顯然個人風格截然不同。其次,在其入主白宮前的競選階段,作為一個既不太了解政治機制的有機運作、也鮮有接觸國家機密的美國人,川普就算有競選團隊的助攻,更多也只能根據普通美國人對國際政治和國家事務的直覺,表達其對政治和外交事務的看法。因此,在言語上的吹毛求疵,也只可以迎合白左媒體敘事的偏好。對川普團隊來說,是根治不了,卻也傷不了筋骨的小麻煩。

但是,博爾頓對眾議院民主黨的批評中,則能看出民主黨這幾年結構性的積弊。“他們似乎更多地受到自己的當務之急的政治指令的支配,而不是在完成一項全面調查。他們只是迅速採取行動對彈核條款進行投票,以避免民主黨總統提名時間表被打亂。”近些年來,民主黨內部分歧太多,無法擰成一股繩子,在行動上顯得章法不足,已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可以遇見的近期內似乎只能以反對黨的形式存在,無法形成系統性的執政理念。

這一點,並不僅僅是民主黨自身的問題,我們需要說到美國兩黨政治的鐘擺效應。在美國社會中,共和黨代表的是以“社區性”為基礎的美國價值觀的基本面;而民主黨,則是以美國吸收的新移民為代表的,具有“種族性”的擴大部分。當核心價值觀受到衝擊和稀釋,社會就會轉右,以重新鞏固其“美國性”;反之,當核心價值觀得到鞏固,就也可以接納更多新移民帶來的新元素。

“美國性”約等於“社區性”。社區性帶來了不慕權威的自由和創新。而CCP是一個完全“反社區性”的解構性政黨,代表著對自由的剝奪和對創新的扼殺。這一點還體現在其盜取政權的大半個世紀以來,在其控制的十三億中國人的土地上實行的,對“家庭觀念”、“民間團體”、“宗教團體”,等一系列“社區性”在實質上的組成部分的血腥摧殘和破壞。在過去幾十年,尤其是在其加入WTO之後,CCP便以大規模系統性的超限戰,入侵美國和西方社會,是對美利堅共和國的“美國性”的一種空前破壞。這也是美國社會急劇轉右的根本原因。也因此,民主黨在幾年內,以空前的速度,急轉直下成為絕對弱勢的一方。只能發起一些類似“通俄門”、“川普稅單”“彈劾案恰”這些有頭無尾的調查,佔據白左媒體的頭條吸引眼球,卻無法拿出美國選民買賬的任何政策包。

CCP這種悄無聲息地超限戰對美國是致命危險的,單靠美國社會自身的鐘擺效應,很有可能來不及在自身遭到摧毀之前即時作出反應。在川普總統剛剛上台時,CCP曾經十分希望利用川普重商主義的傾向,和其為美國企業尋找機會的願望,來扭轉其在大選中的對CCP的態度,以贏得繼續悄無聲息地掠奪西方,繼續深入BGY腐蝕西方社會的根基的時間。比如,2017年1月,他們曾經派出馬雲,荒謬地對川普總統許下為美國創造一百萬就業崗位的“承諾”,就是想保持川普總統在這一方面的念想。因此,郭文貴先生髮起和領導的爆料革命,其中的“以美滅共”,便是在推動美國社會提前啟動並加速這種鐘擺效應。爆料革命,不僅在喚醒十三億沉睡的中國人民,也在喚醒麻痺的美國社會,來共同對抗消滅CCP——人類文明社會共同的敵人。

彭佩奧抨擊博爾頓的書為“撒謊”,稱其為“叛徒”:“當時我也在房間裡”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捲入了圍繞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的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並在周四表態:“當時我也在房間裡。”

彭佩奧在一份聲明中說:“約翰·博爾頓最終​​的公眾角色是一個叛徒,他辜負了人民對他神聖的信任,從而損害了美國,這既是令人傷心的,又是危險的。”

國家最高外交官表示,他還沒有讀過這本預定於6月23日發行的書。

彭佩奧說:“但是從已經發布的摘錄裡,我知道約翰·博爾頓散佈了許多謊言,包括半真半假和徹頭徹尾的謊言。”

川普總統本週三在福克斯新聞的“漢尼蒂”(Hannity)專訪中嚴厲批評了博爾頓。第二天,蓬佩奧則發表了這一聲明。

本週,許多媒體轉載在對本書摘錄的回應裡,挑選了一些細節。包括指責川普總統“對他中意的獨裁者給予個人青睞”。

據博爾頓稱,特朗普曾經甚至不清楚英國是核大國,還詢問過芬蘭是否是俄羅斯的一部分。博爾頓還說,在特朗普2018年與朝鮮領導人會晤期間,蓬佩奧給他一張有關總統的便條,寫著:他簡直是一坨**。”

一位蓬佩奧身邊的消息人士周三晚對福克斯新聞說:“博爾頓是在賣書,而不是講真話。”消息人士補充說,蓬佩奧並不傳遞便簽,並建議博爾頓出示其聲稱的便籤來佐證他的說法。

本週早些時間,美國司法部試圖通過訴訟阻止該書的出版,理由是情報官員擔心該書包含了機密信息。博爾頓的律師回擊說,政府阻止該書發行的嘗試“不會成功”。

博爾頓週四在推特上轉推了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信息,信息提及理查德德·尼克松總統幾十年前嘗試阻止《五角大樓文件》一書發表的企圖。

高法院隨後裁決確立了“沒有事先約束”的概念——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的推文認為“任何川普政府制止約翰·博爾頓著作出版的努力,都注定會失敗。”

據報導,這本書還瞄準了川普時代民主黨人的作為。

摘錄中的另一段猛批眾議院民主黨人“彈劾舞弊”。博爾頓形容他們自始至終都在貿然,且最終無果地行動,百般試圖罷免總統的職務。

他寫道:“他們似乎更多地受到自己的當務之急的政治指令的支配,而不是在完成一項全面調查。他們只是迅速採取行動對彈劾條款進行投票,以避免民主黨總統提名時間表被打亂。”

博爾頓在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期間擔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並曾經擔任喬治·布什政府的聯合國大使。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