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特別節目:中共資訊戰之郭文貴專訪

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小綿羊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主持人班農介紹,這期是戰斗室特別節目——中共對美國的資訊戰爭。節目中會邀請郭文貴先生連線接受採訪。拉希姆從2012年前後就開始關注歐洲與俄羅斯資訊戰的情況,後來關注中共。嘉賓Jack懂中文,而且在海軍當過情報軍官,也非常瞭解資訊戰。班農請兩位元介紹一下資訊戰爭的背景。拉希姆說,超限戰的特點就是不講規則,比如通過經濟戰,資訊戰。我們現在面對的中共的超限戰是非常複雜和交錯的。它可以通過中共自己的媒體,或者外部的媒體中心,可以通過網上的五毛大軍,來專門針對一個問題集中發佈資訊。我們看到斯坦福近期發佈的一個互聯網調查報告……班農補充:當時2012-13年烏克蘭、俄羅斯等在東歐的資訊戰,後來蔓延到美國,2016年的川普總統競選。拉希姆繼續:當時的東歐的資訊戰和現在中共和中共解放軍的資訊戰相比,拉希姆認為,相比當時東歐俄羅斯和歐盟之間的鬥爭,烏克蘭夾在中間,當時看起來可以承受,但是和今天中共發起的資訊戰相比,中共的要複雜1000倍。班農很驚訝:“根據你的觀察,有這麼大差距。”拉希姆說,這麼講,把今天在媒體上發生的事,一件件拿去做聽證,要花好多好多年。

嘉賓Jack同意拉希姆的看法,認為中共現在正在針對西方的資訊戰已超過10年,他從2010就在情報部門關注這些事。最開始資訊戰顯露出來的是當時的南海問題。中共把邊界線和主權問題通過媒體“常態化”。在越南、菲律賓、老撾等國你聽到這些,覺得那些自然是中國的領土,但事實確不是。在西方,他們用經濟戰的方式,在學術上和商業上竊取資訊。還有軍事上,偷取我們所有的項目情報,軍隊中最大的間諜活動就來自中國。

班農說,你們在安提法和關於Black Lives Matter的馬克思文化方面都是專家,中共是否也在推動這兩項運動在歐洲等其他地區的活動?拉希姆說是的,中共通過公開和隱秘的途徑都在這樣做。像斯坦福報告裡說的,中共用西方的平臺像youtube,還有抖音這種服務做大量資訊的隱秘傳播。而且公開地,他們用發言人和大使通過Twitter(推特)這種中國被禁的平臺,推送很多比較香港運動和Black Lives Matter(BLM)的信息。他們通過這種方式讓安提法和BLM看起來合法,讓香港抗爭運動看起來非法。

班農問傑克·麥克西,剛剛發生的美國全球媒體代理的CEO邁克爾·派克(Michael Pack)清理了包括VOA在內的幾個機構(包括自由亞洲,自由歐洲)的頭目,你怎麼看。主持人傑克說,非常驚訝,你很少看到有人上任以後開始大量清理門戶,這正是我們需要的領袖。(班農笑)傑克還提到原來的情報主管Richard Grenell(離職前放出了國會民主黨的很多關於“通俄們”的資訊),像這種人就是硬漢。

班農問嘉賓Jack,對於美國之音VOA這些年的變化怎麼看。Jack說他很驚訝,VOA的主旨是向全世界策略性地宣傳美國價值,儘管不會有什麼黨派的傾向,但是應該是把美國價值放在首位。但是現在感覺到它已經被滲透。比如你聽不到它對奧巴馬的批評,但是對川普總統就不一樣了,這方面就有偏見。而且這些背後的影響很明顯已經延伸到了VOA的內部。班農問拉希姆,當時推倒蘇聯的時候自由歐洲電臺和美國之音站在最前沿,現在自由亞洲和美國之音對中共在全球的威脅卻非常“軟”,你驚訝嗎?他們應該宣導自由民主的。拉希姆說,BBC的建立就是要在國內和國際宣揚英國政府的立場,但是後來所謂的很多“獨立”立場加入,他們幹的就是大量宣揚倫敦那些自由派和所謂精英們的觀點,現在我們看到了美國之音在發生同樣的事。各種獨立和自由派混入並佔領了輿論。我們要警醒,現在世界再次與共產主義為敵了,我們卻失去了之前屬於我們的宣傳陣地。

班農問,你說的“文化馬克思主義”(Cultural Marxism)是什麼意思,給我們解釋一下。拉希姆說,我們認為冷戰結束我們贏了,但我讀了歷史後不這麼認為。這是一場延遲的戰爭。我們贏得了“戰事”(battle),但還未贏得“戰爭”(war)。“文化馬克思主義”就是通過實行共產主義的思想和價值觀,從內部來摧毀市場驅動的資本主義,簡單概括這就是“文化馬克思主義”。

嘉賓Jack用中文和郭文貴先生打招呼,郭先生開玩笑,說Jack的中文比自己英文講得好。班農問,剛才拉希姆說中共的資訊戰要比俄羅斯的在複雜程度、強度和成熟度上超出1000倍。你在這方面是專家,瞭解包括Gnews和GTV這些平臺的運作。你同意這種看法嗎?

郭文貴說,你們好。在談和中共的(超限)戰時,拿俄羅斯和中共比較,差1000倍,我不同意。相比之下俄羅斯的太小了,中共是魔鬼(沒法比較)。而且,美國對付中共的方式太“高”了,老想著要按法律辦,遵守民主。你們想的水準太“高”了,中共是100%的惡魔,是個流氓集團。這是美國的大問題。俄羅斯儘管不完美,但是個民主國家,還有法治,有原則。中共完全是流氓集團,超級大騙子,完全不講原則。另外,寫超限戰的這些人我都認識,我和他們面對面談過好多次。他們的原則很簡單——怎麼用最小的成本,搞弱美國,搞亂美國,搞死美國。這是為什麼美國人失去工作,技術被偷,現在被中共病毒威脅,每分鐘都在死人的原因。如果美國之前認識到中共要搞弱搞亂搞死美國,美國現在會安全很多。所以現在美國人要儘快醒來,戰斗室,史蒂夫·班農,傑克,拉希姆你們幹得太棒了,要喚醒美國人。剛才說的超限戰,就是在資訊上,經濟上,技術上發起戰爭,美國已經在戰爭中了。謝謝!

班農請郭先生詳細解釋“美國人太高了”,是不是說美國希望按法律的規則來處理問題,但是中共不是這樣,他們沒有法治,不守規則。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摧毀美國,是不是這樣?

郭文貴說,100%正確。中共是集權統治,他們擁有中國的一切,土地,錢,資產,軍隊,情報。中國有14億人,卻只有一個聲音,CCTV,只有一個領導,習近平、王岐山和中央常委組成的中共。他們可以制定任何政策,所有人都要執行。中國沒有宗教(自由),沒有政府,只有中共的集權控制。他們只有一個目的,領導世界,控制世界。誰能阻止他們?只有美國。這就是我30年前從監獄出來以後,開始瞭解到的中共的一切,接觸內部的人,瞭解內部情報,想要有一天推翻共產黨。我瞭解過去30年的所有中共主席和中央常委,胡錦濤,江澤民,李克強,習近平,王岐山。他們要控制世界,領導世界,只有一個力量可以組織他們——美國。怎麼打倒美國,他們要用“聰明”的辦法,用黑手段。超限戰就是低成本,搞死你、推翻你、搞亂你,這就是安提法(Antifa),和這些網站(資訊戰)的目的。看看臉書和youtube以及CNN和所有的美國媒體西方媒體,沒有人說香港運動,沒有人說誰偷了我們的工作,誰偷了錢,病毒怎麼來的等一系列問題。班農先生,我和你在2019年12月31日就說到了冠狀病毒,2020年1月20日又和你在法制基金談,冠狀病毒一定會來美國。當時WHO和CCTV還在說“沒有人傳人,可以控制,是自然界的”。我們直播說“不是,這是人造的,會人傳人,會很快到美國。這是來自武漢實驗室的生化武器”。美國還是想得太“高”了,講法律,這是犯罪,中共不會這樣做的。但中共完全不這樣想——你們認為不能做的,中共覺得必須做。你要守承諾,他們就撒謊、騙你,只有一個目的——搞弱、搞亂、搞死美國。中共沒有能力直接打敗你,但他們把“毒蚊子”放到美國房子裡來。一個蚊子你可能只是很煩,但放100萬個帶毒的蚊子,就是要害死你。這就是中共超限戰,低成本,你還抓不到(難防禦)。這就是中共想幹的,偷你的技術,中共最終想幹的,還有擊垮美元。三年前他們就這麼想,所以一直說中美新型大國夥伴關係,中美共同領導世界。這就是中共一直想的——他們可以買通華爾街,買通媒體,然後偷走你的工作,擊垮你的美元,這是超限戰。這也是為什麼中共要控制Youtube,Google,Facebook,Twitter。這太荒謬了,你看我2017年的Twitter帳號,每天30000人關注我……(班農打斷)

班農:文貴我們非常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參議員,因為我們希望看到有人站出來,就像湯姆-柯頓喬希-霍利和馬可-盧比奧參議員們一樣。為了揭露中共要摧毀美國的目標,我有兩個問題給你:第一個是關於美國之音2017年對你的“斷播門”,這是美國之音歷史上第一次中斷直播訪問,當時你正在揭露海南航空的真相,這一切在過去三年來都得到了證實,包括海航從一家航空公司迅速成長為估值萬億美元的集團,我們關注到最近海航已經破產重組,並且債務實際轉嫁給了中國的老百姓。我知道你無意參與美國政治,鑒於你和美國之音的特殊關係,對於美國之音新的主管機構負責人邁克爾-派克最近開除了美國之音6到8名高管,你有什麼看法嗎?

郭文貴:班農先生你還記得我們2017年第一次在華盛頓特區見面的時候,你就問過我美國之音“419斷播門”的問題,這也是我對你非常尊重的原因。我認為美國這次對美國之音採取的行動非常棒,但是行動太晚了。中共解放軍是有戰略的對美國開展攻擊——就是要利用美國的技術,美國的人才和美國的貪婪,擊垮美國。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之前每年拿著上億美金的來自美國納稅人的錢,但是你看他們每個月採訪的中國民運人士,都是中共的支持者 ,之前的美國之音雇員龔小夏是美國公民,卻也是為中共辦事。這是中共對美國的“藍金黃”計畫和超限戰的一部分,這一切都是非常有代表性的。美國的互聯網巨頭Youtube,Google,Facebook,Twitter們,市值破億,但是美國民眾無法從這些媒體上獲得真相,美國在失去工作機會,人民在死去。這也是我三年前說的,美國必須儘快醒來並作出選擇:死去或者對抗中共。

拉希姆分析斯坦福大學對推特上虛假資訊的研究報告,中共對四個方面的話題進行了攻擊,其中包括香港抗議遊行,臺灣問題,中共肺炎和郭文貴。斯坦福大學本身是推特的官方合作夥伴,所以這些資料是非常可信的。這次資訊戰的量級比2016年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要嚴重很多,這次中共一共動用了接近25萬個推特假帳號對美國進行資訊戰攻擊。而這所有的一切,在主流媒體上再次集體消失,包括CNN,CNBC和紐約時報上都看不到相關消息。感興趣的聽眾可以看看這一份報告,只需要看前7頁就夠了,剩下的都是證據 。另外傳播途徑主要是Youtube,Facebook和中共控制的TikTok。

班農:文貴請你談談為什麼中共會這麼針對你?

郭文貴:我之前對中共內部瞭解的非常清楚,所以中共不希望這些消息外泄。2017年在美國之音我談到王岐山和海南航空,以及中共對美國企業和個人的賄賂,包括吳征,馬雲在內的中共在美間諜系統,想系統的摧毀美國。

班農:文貴請你談談爆料革命吧,我們知道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加入了這場運動,另外新中國聯邦的意義,有傳言顯示楊潔篪和國務卿蓬佩奧在珍珠港見面就是為了討論新中國聯邦的事情?

郭文貴:楊潔篪來談判的最主要目的就是關於新中國聯邦。班農先生您和我一起創造的這個新中國聯邦,中共希望謀殺我,並且籍此搞壞你的名聲,這樣中共就可以繼續欺騙美國人民和川普政府。我想特別提到爆料革命唯一的目標就是幹掉共產黨。但是如果美國衰敗了,即使我們幹掉了共產黨,世界也會陷入災難。偉大的美國人民在過去300年中,創立了美國的民主和自由,所以我要告訴美國人民,不要讓中共利用美國的資金幹掉美國。在我們的努力下,世界也逐步把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分開,他們知道了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也不代表中國人。郝海東和葉釗穎伉儷做出了巨大貢獻,他們告訴我,感謝你和班農先生,讓我們知道了反對中共不是反對中國人民。中國人民需要正義,美國人民需要真相;新中國聯邦將為中國帶來民主,我們也希望美國可以繼續強大。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0775/ […]

0

熱門文章

GM67

6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