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永州市寧遠縣出現大量蝗蟲,糧食危機還遠嗎

繼吉林省近期多個縣市出現蝗蟲後,中國湖南永州市寧遠縣個別村落,近日亦出現大量蝗蟲。

據澎湃新聞報導:6月18日從寧遠縣委宣傳部獲悉,大約在6月9日,柏家坪鎮禮仕灣社區茄子園村和棉花坪瑤族鄉關塘村出現大量蝗蟲。 10日,當地農業部門利用植保無人機等對村莊周邊的樹木及農作物進行噴藥除蟲,農技人員對河灘邊的草叢進行噴藥。

寧遠縣委宣傳部一位周姓工作人員發來的一段蝗蟲視頻顯示,在村民住宅的牆面、石柱、地面上,有眾多蝗蟲。視頻中有村民說道,“有好多,都爬到屋裡去了。”
該周姓工作人員介紹,這幾年都沒有聽說寧遠縣出現過蝗災。至於該蝗蟲是否為境外物種,前述周姓工作人員認為,“應該不是(境外的)”,但他不清楚該蝗蟲的具體品種。

據寧遠縣委宣傳部官方微信公眾號“寧遠發布”6月15日消息,該縣委副書記、縣長唐何13日在前述兩個鄉鎮督導蝗災防控工作時指出,“相關部門要繼續加強對蝗蟲的監測預警,確保控制蝗蟲不羽化、不擴散、不成災,災情不反彈,保障農業生產安全。同時,也要準備好充足的防控機械和藥品。”

短短一個月時間,中共國南北兩地爆發蝗災,不由得讓人有些恐慌。那麼蝗蟲在全球範圍爆發主要原因是什麼呢?

首先是自然因素。由於全球氣候變暖,春季氣溫回溫早,夏季炎熱,冬季溫暖,致使蝗蟲越冬死亡率低,蝗蝻發生期普遍提早,東亞飛蝗發生世代有北移趨勢。另外,世界性和區域性氣候也出現異常,旱澇頻繁,使得蝗蟲適生條件生成。

其次是人為因素。水利工程興修不當,草場管理不善、過度放牧等不適宜利用自然資源的活動導致環境受到嚴重破壞,大面積土地裸露,為蝗蟲產卵提供了良好的溫床。

第三是形成蝗災的主要蝗種具有繁殖速度快、生殖後代多、食性廣、食量大、擴散遷飛能力強等生態學特徵。如東亞飛蝗一年可發生2至4代,雌雄飛蝗交配後的雌性成蟲每代可產卵多次,一般一生可產卵4至5塊,最多可產12塊,每塊一般含50至80粒卵,一生平均產卵總數在300至400粒,個別夏蝗與秋蝗最多可產卵總數達1000多粒。沙漠蝗的卵塊含卵20至100粒,散居型雌蟲最多可產120粒。群居型成群產卵可達1000塊每平方米。還應指出的是,東亞飛蝗和沙漠均能進行孤雌生殖,即使雌蝗不經交配也可產卵。基於蝗蟲主要危害種所具有的這些生態學特徵,使得蝗災難以有效持續控制。

再有就是我們對水情、旱情和氣候變化動態發展的偵察監測有所忽視,對相關情報掌握不足,不及時,甚至失誤,因而有治蝗的重要戰役中貽誤戰機,使得蝗災得以大規模氾濫。

整個世界原本就已經被CCP病毒殘害的滿目瘡痍,接踵而至的蝗災更是推波助瀾,兩者結合的結果便是糧食危機。前幾日,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發布了《2020年全球糧食危機報告》:2020年,將是60多年來糧食供應最嚴峻的一年,一場“空前的大饑荒”,或將席捲全球。

報告裡,有幾個非常令人不安的數字:受新冠疫情影響,全球飢餓人口已翻了一倍;在今天夜裡,至少有8.2億人在餓著肚子睡覺;有2.65億人,將在糧食危機中瀕死掙扎,比去年多了整整1億3000萬人。造成糧食危機的主要原因:

1、CCP病毒的爆發,會對一些國家的農業生產、銷售和貿易產生了巨大影響。在生產方面,由於道路阻塞,農民獲得種子,肥料和殺蟲劑等投入品的機會有限。許多地區都面臨嚴重的勞動力短缺。疫情爆發後,由於禁止外出,農民就無法將新鮮農產品運輸到當地和城市市場。同時,由於航運、空運受到影響,就會影響物流,直接導致貿易中斷,讓糧食供應鏈受到威脅,糧食出口國出口受限。

2、 蝗災、旱災、大火等天災的疊加,也讓很多糧食主產國出現拋錨情況,全球糧食產量下降。首當其衝的,是蝗災,2月CCP病毒開始全球蔓延之時,非洲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索馬里三國的蝗蟲,數量在一年半內增加了6400萬倍。 3600億隻蝗蟲從非洲出發,飛過紅海進入歐洲和亞洲,到達了巴基斯坦和印度,所到之處,片草不留。

毫不客氣的講全球糧食安全正面臨一場大考!一場65億人的抗爭,已全球拉響。

面對世界範圍的糧食危機,中共國將難以獨善其身:1、中共自稱穀物自給率到達95%,但實際總體糧食自給率可能只有60%甚至更低。 2、18億畝耕地紅線早已不復存在,現在已經跌至15億畝甚至更低,耕地早已無法養活14億人口。 3、中共號稱有標準糧食倉房倉容6.7億噸,簡易倉容2.4億噸,一共可以儲存糧食9.1億噸。但連年糧庫的大火卻將這個謊言無情的拆穿。

但願國內的這兩次蝗災只是虛驚一場,蝗災如果全國范圍爆發那將是一場災難,會有數以億計的中國人死於飢餓,這是我最不願意也最不想看到的。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8

6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