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民幣貶值之前,中國富人爭先恐後地將現金轉移到境外

作者: Tyler Durden 2020年6月15日

消息來源:Zerohedge 《零對沖》

翻譯/短評:萬人往

PR:海闊天空

簡評:

2019年8月2日,由於中共國對貿易協定出爾反爾,川普總統宣布對中共國加徵關稅,美元兌離岸人民幣匯率漲破7,這也是自2015年811匯改以來首次漲破7。 8月23日,川普總統宣布再次加徵關稅後,美元兌離岸人民幣一路走高,最高到7.195。雖然中共嘴上很硬,私底下跟美國服軟,把匯率拉到6.845,通過操縱匯率,摘掉了“匯率操縱國”的帽子。2020年1月疫情爆發以來,匯率開始緩慢貶值,美元兌離岸人民幣匯率最高到了7.196,隨後開始回落。可見中共想把匯率控制在7附近震盪,最高不超過7.2,給人造成一種匯率穩定的假象。

人民幣貶值的壓力不是中共一些媒體鼓吹的來自“境外勢力”惡意做空,而是中共政權岌岌可危,貨幣超發。而民眾私有財產得不到保護,所以有錢人才會把財富轉移到安全的西方文明世界。

記得郭先生直播說過,某公司想撤離中共國,由於中共政權耍無賴,不讓換匯,只能通過民間渠道大額換匯,匯率超過10,還不包括10%的介紹人佣金。單從貨幣發行量和GDP總量這個角度看,美元兌人民幣的匯率早就應該是兩位數。中共一方面發行天量貨幣,一方面限制人民換匯,老百姓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財富不斷兌水。

現在我們有爆料革命打造的諾亞方舟,GTV股權、G幣讓我們的財富有了安全、升值的保障。個人認為,這是牆內戰友財富出逃的最後機會,將手中人民幣美元化、證券化、資產化,一步到位。下半年,隨著全球滅共,美國終極制裁,萬箭齊發的到來,人民幣將出現自由落體式的暴貶。希望同胞們在這個歷史節點,保護好自己,保護好家人,減少受到的衝擊,新中國聯邦還等著我們去建設!

在人民幣貶值之前,中國富人爭先恐後地將現金轉移到境外

據《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報導,由於對人民幣貶值和中美日益緊張的貿易關係感到擔憂,富有的中國公民正竭盡所能將資金轉移到國外。

中共國將每人每年的外匯上限定為5萬美元。在海外投資方面,買主通常會使用多家庭成員來共同籌集資金並超出限額,或者在出國旅行時攜帶現金——這一策略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旅行禁令期間被擱置。

“今天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了”,一位黑市外匯交易員上週在上海繁華的南京西路被接洽時表示。“1美元兌換7.2元人民幣”。

那天的官方匯率是7.06,但這位剛剛過了盛年的人卻目中無人。上月末,人民幣匯率在海外交易中一度跌至7.19元。他對貨幣貶值的方向很有信心。

“哦,我也可以幫你把錢寄到海外。我有一個朋友可以做到這一點。”說完,他迅速離開了現場。據說該地區的警察最近變得更加嚴格了。——《日經亞洲評論》

不僅富裕的中國人在香港開設更多的美元賬戶以便將資金匯往海外,而且隨著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減弱(或暫停),投資者對海外房地產和保險產品的興趣也開始復蘇。

一家投資公司正在兜售愛爾蘭的房地產,聲稱愛爾蘭不會受到與西方關係惡化的影響。至於回報?報告稱,“最後,這位高管展示了一套132萬歐元(150萬美元)的住宅,預期回報率接近3%。”

這次演講是聚外(Juwai)自5月份以來舉辦的一系列網絡研討會中的最新一次。聚外是一家專注於移民、房地產和海外教育機會的中國經紀公司。馬來西亞和日本的房產也在其中。

另一家經紀公司表示,馬耳他和塞浦路斯等地越來越受歡迎。——《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

根據法國銀行(Natixis)的數據,由於旅行禁令限制了資金的境外流動,中共國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資本外流總額僅為10億美元。一旦邊境重新開放,這一數字可能會增加。

“人民幣在兩年內貶值超過10%,”香港一位產品以外幣計價的保險經紀人說。“你需要外彙來保護你的資產。”

與此同時,據彭博社(Bloomberg)報導,富有的香港居民也開始向海外轉移資金——開設離岸賬戶,申請新護照,以及減少對香港的敞口,以便能在接到通知後立即動用自己的資產。

私人銀行家表示,在中國上月宣布將對香港實施有爭議的國家安全法後,他們的客戶加快了應急規劃的步伐。這項法案可能會削弱香港的司法獨立,引髮美國的製裁,並重新引發街頭抗議活動。在中共病毒爆發令香港經濟陷入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之前,香港的旅遊業和零售業就受到了衝擊。——《彭博社》(Bloomberg)

總部位於香港的港區投資管理公司(Port Shelter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執行官理查德•哈里斯(Richard Harris)表示:“我們基本上看到的情況有點像一輛緩慢行駛的火車殘骸。”“那些還沒有把錢轉移出去的人可能會忍不住想:’好吧,也許我應該把錢轉移出去。’這個過程可能會繼續下去。”

儘管如此,彭博社(Bloomberg)和日經(Nikkei)都承認,我們還沒有看到“廣泛的資本外逃”,但基礎已經奠定,資金開始流動。彭博社(Bloomberg)指出,4月份香港銀行存款增至創紀錄水平,而港元兌美元仍保持強勁,這是資金持續流入的跡象。

彭博社還指出,“許多香港企業家和高收入專業人士的看法更為悲觀。”

香港資深投資銀行家山姆(Sam)已決定離開香港。43歲的他將與妻子和兩個兒子在大約三個月內移民澳大利亞,這是他第二次在香港政治動盪期間離開香港。山姆在布里斯班長大,12歲時,他的父母被中共國1989年鎮壓天安門廣場抗議者的行動嚇壞了,於是他搬到了布里斯班。20年前,他為了事業回到香港,但現在他認為留在這裡沒有什麼好處。

他說:“情況看起來很糟糕,而且還在惡化。”“我們還是收拾行李搬到澳大利亞去吧,這樣孩子們就能在更好的環境中成長。”

高德邁移民諮詢有限公司(Goldmax immigration Consulting Co.)駐香港移民項目主管Margaret Chau說,在國家安全法案公佈後,她所在公司的諮詢數量增加了大約五倍。就目前而言,她的大多數富有客戶更感興趣的是建立一條逃跑路線,而不是馬上離開。

“他們認為這是一個後備計劃,”Chau說。

新加坡聯合家族辦公室Kamet Capital的首席執行官Goh Kerry說,他的客戶已經從詢問有關搬離香港的一般性問題,轉變為對學校、簽證和銀行賬戶等方方面面的詳細詢問。

“香港發生的事情確實加快了2047年的到來,”吳先生說。他指的是中國承諾在香港從英國回歸後保持50年自治權的截止日期。“隨著香港問題的加劇,新加坡的好處變得更加不言自明。”——《彭博社》(Bloomberg)

“我可以在倫敦買一套大得多的公寓,為什麼不呢?”34歲的香港高管“丹尼斯”說,他的家人和很多朋友已經開始把現金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方。“我只是想保護我的錢不受任何不確定性的影響。”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