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在台灣周圍不斷增加的軍事活動背後意味著什麼?(二)

作者:J. Michael Cole/ J.邁克爾·科爾

消息來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國家利益》

翻譯:雅典娜

簡評/PR:海闊天空

簡評:

中共色厲內荏,氣勢洶洶老喊武統台灣,其實自己幾斤幾兩,非常清楚。中共的軍事實力與美國相比,天壤之別!隨著蔡英文總統的當選,韓國瑜的下台,中共的兩岸政策徹底失敗,台灣人民已經看清了中共的醜陋嘴臉,台灣與中共漸行漸遠。但中共現在處於騎牆之勢,長期用民族主義對國內民眾進行洗腦,現在逼迫自己必須對台灣有所行動。但又懼怕美國的報復,只能虛張聲勢進行軍事演習、挑釁、騷擾或者去攻占僅有像徵意義的台灣管轄下的遙遠小島。中共這種無賴和流氓行徑只能增加台灣人民對中共的厭惡,獲得國際社會對台灣越來越強有力的支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用在中共身上,最準確不過。

中共國在台灣周圍不斷增加的軍事活動背後意味著什麼?(二)

自2020年初以來,中共國在台灣附近的軍事活動急劇增加,令人擔憂,這導致一些分析人士得出結論說,北京正在利用國際系統中專注於疫情防控的時刻,恐嚇台灣,在台灣海峽造成既成事實。然而,對疫情爆發前的趨勢進行更深入的分析表明,無論國際局勢如何,北京都會選擇同樣的升級戰略。

中國在台灣周邊日益增長的軍事活動引發警惕

在這一點上,北京得出的結論是,“善意”和“懲罰”的雙重政策已經失敗。台灣社會正在漸行漸遠。在2020年5月全國人大召開期間,當“和平”一詞首次從中共政權關於統一的話題中被刪除時,其挫敗感就很明顯了。從那時起,就有很多分析這種修辭上的輕率的含義和後果。只需說,不提及“和平”的決定,更多地與國內消費有關,而不是跟台灣人有關,他們一直都知道“和平統一“只不過是敵意侵占的一種掩人耳目的委婉說法罷了。

在中國人之間培養了多年的極端民族主義之後,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陷入了自己的困境,除了證明自己正在做一些關於台灣的事情之外,別無選擇。它不可能承認,過去十年,北京的兩岸政策歸於徹底的失敗。台灣公眾正在漸行漸遠(儘管中共的官方媒體仍然拒絕承認這一點,相反,還歸咎於“分裂分子”集團及其“外國盟友”),但有一件事不是:台灣的房地產。因此,所有這些失敗,使得台灣將不得不受到更大的軍事脅迫–事實上,從2019年開始,解放軍中的一些鷹派軍事戰略家,如王洪光,已經承認“和平統一”不再是一種選擇,必須武力“奪回”台灣。因此,在習近平領導下,這是七年失敗的兩岸政策,不像是對冠狀病毒的掩蓋,對台灣的武力脅迫大張旗鼓的進行,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近幾個月來,解放軍在台灣周圍的活動變得更加猖狂和頻繁。蔡英文的連任是最關鍵的因素。

另一個因素可能有助於解釋中共在台灣周邊和該地區內日益加劇的軍事活動——包括最近在印度邊境沿線發生的衝突–是中共國內部的情況。有鑑於中共國政權的性質以及對言論自由的不斷打壓,很難確定冠狀病毒爆發是如何影響中共國的經濟及其社會的,疫情據信起源於武漢。幾十年來,中共國政府首次決定不公佈今年GDP增​​長的預測,有跡象表明,已經脆弱的經濟復甦正在遭遇新的逆風。儘管北京信誓旦旦,開足其全球的宣傳機器,大言不慚地宣傳其抗疫得力,但習近平的形像以及中共的形像很有可能由於其早期對疫情的隱瞞而受到損害。但其損害程度究竟有多大,很難量化。與美國不斷加深的貿易戰也日益變成了一場意識形態戰爭,這也引發了對其疫情處理不當的指控。據報導,反對的聲音中有中共國政治協商會議(政協)主席汪陽,他反對習近平在危機頻發的香港實施新國家安全法。習近平將國家主席變成終身製,其不安全感可能會浮出水面:在中共內部的一些敵人可能試圖在2022年驅逐他,而理論上,他的第二次任期將在2022年結束。這位中共領導人一直忙於消除黨內更多的潛在對手,同時任命他的親密盟友擔任關鍵職位。

因此,雖然不可能弄清楚習近平在多大程度上感到四面楚歌,但可以在合理的猜測範圍內假定,國內脆弱的位置可能誘使中共領導人通過挖掘民族主義情緒來鞏固他的地位。最重要的是,這會引起外部化——國外的衝突,以及培養仇外的受傷害的情緒。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提供了一種強烈的情感轉移,特別是因為它的2380萬人,在中共國看來,他們拒絕接受中共國的統一夢想是不可接受的粗暴。

美國將把航母打擊群移至更靠近朝鮮半島的地方

儘管存在著內部的緊張局勢和高度緊張的意識形態環境,但幾乎沒有理由認為,中共領導層的行為不是經過精心算計的。到目前為止,除非國內情況威脅到中共的生存,中共政權已經按照理性的路線進行了算計,避免採取可能引起美國和其他大國重大報復的行動。它似乎仍然在其勢力範圍內,致力於漸進主義的政策,或者是““切香腸”,因此不太可能以高度挑釁的方式行事。中共國人民解放軍(PLA)和中共(CCP)內部仍然存在著冷靜的頭腦,他們普遍認為,中共國仍然沒有足夠的軍事能力來取而代之成為世界第一超級大國。有一個關於這一問題的持續辯論,雙方的爭論已經出現在國家控制的媒體頁面上,但考慮到對抗的極端風險,中國共產黨有望在未來幾年繼續保持謹慎。因此,對台灣的行為,只是言語上的威脅,以及軍事演習,主要是針對其人民及其領導層的心理戰。據許多專家說,北京可能會呼籲解放軍發動一次重大的兩棲攻擊,以奪取和安定晉綏台灣–據許多專家的看法,這種條件會是軍事史上最艱難繁重的任務–因此可能性仍然相對較低,只要(A)台灣表現出可信的威懾力量;(B)美國繼續對台灣提供安全保障;(C)解放軍領導人仍然不相信其有能力和經驗開始這樣的冒險。考慮到升級的可能性,中共國試圖入侵台灣主要的金門島和馬祖島的可能性很低。更有可能的情況是,解放軍入侵並控制台灣控制的南海小島。國家媒體已經宣布,解放軍將在八月進行演習,在該地區模擬侵略性攻擊的特徵,一些報導聲稱,模擬將變成真正的攻擊(其他分析師認為,中共國在該地區建造了八個人工島嶼之後,小島已經失去了其地緣戰略的重要性)。從軍事上講,在普拉塔斯或斯普拉特利群島奪取台灣的小島不會太困難或太昂貴,雖然破壞穩定,但台灣、美國或其他地區的索賠者同樣不太可能為保護他們(之間的溝通渠道–台灣最南端及其在南中國海的資產)而與中共國發生重大的武裝衝突,這足以使這些小島幾乎無法抵禦持續性的攻擊)。

儘管如此,佔領台灣管轄的島嶼將為中共領導人提供急需的利益,同時賦予解放軍進一步的戰略深度。這也會有一種政治傾向,將會鼓勵蔡政權的反對者,得以指責她的政策正在導致中華民國的領土被侵蝕。然而,這方面的影響相當有限,因為絕大多數台灣人對南海的小島幾乎沒有任何依戀感,當然也不會贊成讓他們的年輕人冒著生命危險去保衛這些小島。

雖然台灣必須繼續發展自己的威懾能力,並與該地區內的盟友合作,以排除北京打的如意算盤,以為能實現其快速入侵的目的,在可預見的未來–軍事入侵、挑釁、騷擾並奪取台灣管轄下的遙遠小島–仍然是最有可能的。儘管如此,由於台灣海峽和島嶼周邊的多國軍事交通密度較高,發生事故和意外衝突的可能性將增加。因此,快速升級的危險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目前在中共國處於沸點的極端民族主義,這將使中共的降級更為困難。

J.Michael Cole是總部設在台北的高級研究員,他在華盛頓特區的全球檯灣研究所、渥太華的麥克唐納-勞里爾研究所和英國的諾丁漢大學的台灣研究方案工作,他的最新著作《 2016年以來的兩岸關係:幻想的終結》由Routledge於3月出版。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