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為何突然發難!

作者:Salvatore Babones

消息來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國家利益》

翻譯+短評:萬人往

PR:海闊天空

短評:

每當中共面臨危機的時候,朝鮮就會突然跳出來“搞事情”,製造危機,甚至是核戰爭。今年1月15日中美貿易協議簽訂之前,朝鮮威脅要給美國發射“聖誕禮物”。4、5月份,各國對中共索賠的呼聲越來越高時,突然出現金正恩死亡的消息。在6月17日美國國務卿彭佩奧與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在夏威夷會面前夕,朝鮮炸毀開城的朝韓聯絡大樓。中共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明著給美國下跪,暗中威脅美國。中共想讓美國認為,朝鮮是火藥桶,可以不惜一切代價進攻鄰國,只有中共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今天,中共病毒和中共文革式的暴亂肆虐全世界。以美滅共、全球自動滅共、全球聯合滅共的大勢已然形成,誰也無法阻擋。中共就像《權力的遊戲》裡面的夜王一樣,看似很強大,但只要各國聯合起來,一擊致命,讓中共政權脆斷,全世界才會有一個安全的環境。

朝鮮為何現在突然開始發難?

朝鮮正在發生一些外界觀察人士還不得而知的事情。請記住,金正恩在4月至5月間消失了三個星期,此後很少露面。他的妹妹金與正在國家治理中突然扮演了一個更重要、更激進的角色,甚至公開以自己的名義向軍隊發號施令。哥哥金正恩病了嗎?妹妹金與正要接管家族事務了嗎?

2018年8月13日投入使用的位於開城工業綜合體的朝韓聯絡處。該建築有四層以及地下一層。南朝鮮工作人員將佔據二樓,北朝鮮工作人員將佔據四樓。三樓將用於聯席會議。(由統一部提供)

當朝鮮想掛斷電話時,它不會只是把聽筒放回支架。切斷電話線甚至都不夠。不,當今天早上他們炸毀了邊境城市開城的整個朝韓聯絡處時,最高領袖金正恩和他最重要的妹妹金與正將“不要打給我電話,只能我給你打電話”帶入一個全新的水平。他們確實不想對話——他們想讓每個人都知道。

這是否意味著坦克將很快穿越非軍事區?

曾幾何時,切斷通訊可能意味著兩國之間即將開始敵對狀態,但那些時代早已過去,朝鮮不是一個普通的國家。在荒誕派的戲劇裡,朝鮮開城聯絡處的爆炸可能是激烈的內部權力鬥爭的一種表現, 或者也可能僅僅意味著該裝脩大樓了,金氏兄妹的一個成員認為,用更傳統的方式把它炸掉會更有趣。如果他們的父親,兼職電影導演、全職永恆領袖金正日還活著,這次爆炸可能是電影拍攝的一部分。

2020年6月16日被炸的朝韓聯絡處

美國印太司令部要做到萬無一失。美國目前活躍的三個航空母艦打擊群現在都在太平洋巡邏,兩個在西部,一個在東部,顯然正朝著那個方向前進。中共國官方媒體對這種感知到的威脅竭斯底里,強調解放軍的反艦導彈能力,但現實是,這些武裝力量更可能是作為防範朝鮮不穩定的一種保險政策,而不是霸凌或對抗中國。航空母艦在香港危機中沒有多大用處。他們可能對朝鮮非常有用。

事實上,在狂熱的朝鮮,幾乎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從導彈飛過日本上空到金家王朝的徹底垮台。朝鮮名義上切斷電話線和炸毀聯絡處的原因是韓國允許脫北者用簡易氣球空運反政府傳單(連同瓶裝水和袋裝大米)越過邊境,但韓國實際上已經逮捕了許多肇事者。無論如何,這些傳單不能傳播太遠,也不能告訴邊境居民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所有這些威脅的真正原因(以及由此產生的潛在後果)肯定比傳單問題引發的爭論更為深刻。

一個更有可能的解釋是朝鮮正在發生一些外界觀察人士還看不見的事情。請記住,金正恩在4月至5月間消失了三個星期,此後很少露面。他的妹妹金與正在國家治理中突然扮演了一個更重要、更激進的角色,甚至公開以自己的名義向軍隊發號施令。哥哥金正恩病了嗎?妹妹金與正要接管家族事務了嗎? 冠狀病毒是否導致經濟崩潰,以及該國維持其龐大軍隊的能力崩潰?沒有人真正知道,也沒有人知道在任何可能發生的權力交替期間會發生什麼,權力交替可能正在進行,也可能沒有。

有三艘航空母艦,美國顯然不會攻擊朝鮮。這樣的行動只有在朝鮮軍事策劃者的夢(或者噩夢)中才能想像得到。但神經過敏的朝鮮越過日本海發射巡航導彈,測試一個可能到達(或越過)夏威夷的洲際彈道導彈,或採取一些挑釁行動。一個強大的海軍力量將實質改善美國跟踪、識別的能力,如果必要的話擊落任何危險的目標。這只是在最有可能發揮作用的地方部署海軍力量​​的問題,而現在,世界上很難想像有哪個地方比西太平洋更有可能發揮海軍力量的作用。

部署三艘航空母艦是一項昂貴的保險政策,但也是必要的。朝鮮是世界上最不穩定的國家之一,它的不透明使其更加危險。無論朝鮮核項目的狀況如何,該國內部的不穩定可能是更大的威脅,因為在整個可能結果完全未知的情況下,很難為突發事件做好計劃。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朝鮮的任何危機都不需要三個航空母艦打擊群的火力(和監視能力)。但是,如果沒有一份可供解決的可能危機清單,這個世界就會在黑暗中行走。我們只能希望朝鮮也不要在黑暗中行走。

Salvatore Babones 是獨立研究中心的兼職學者和悉尼大學的副教授。

圖片:路透社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