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各國緊急設置法律屏障阻止:中共投資者利用疫情砍價收購 打擊吞併困境中的歐洲公司

  • 上個月一個受中國政府控制的公司買下出於困境之中的挪威航空的股權,這正是歐洲政治領導人擔心的那種機會主義收購;
  • 中共歐洲投資者,常常受到政府支持,仍然覬覦歐洲公司的所能帶來的專業技術,國際市場以及政治槓桿;
  • 2000年以來投資了超過160億歐元,或者說180億美元,中國公司在歐洲已經佔據了主要地位。去年投資實際上急速下滑,去年僅2016年的三分之一。
圖片來源:www.lowyinstitute.org

據紐約時報報導,歐盟和歐洲各議員,各國官員和企業者們,意識到受中共支持的歐洲中國公司利用疫情要求資產降價砍價的要挾,於是各階層政策制定者正在設置法律屏障以阻止損失進一步惡化。同時這些官員們也熱情中國在歐投資者經常受到中國政府直接或間接的經濟支持,使得他們事實上淪為外國政策的傀儡。

曾受歡迎的中國投資者被歐洲設置法律屏障提防

中國投資者在歐洲曾經很受歡迎。沃爾沃汽車在被浙江吉利控股集團收購之後變成了豪車市場的有力競爭者。但是風向轉變了。

上個月一個受中國政府控制的公司買下出於困境之中的挪威航空的股權,這正是歐洲政治領導人擔心的那種機會主義收購。

布魯塞爾官方以及很多歐洲資本正在快速設置針對這種交易的法律障礙。他們擔心:有北京站台的投資者會利用大流行來砍價,打擊出於財務困境中的歐洲公司。

週三,歐盟的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披露了旨在阻止外國投資者使用政府補貼競價歐洲資產的議案。這份議案明顯是針對北京的,因為他們經常為關鍵產業提供經濟支持。

與美國國家安全可阻止外資不同,歐洲只有少數手段審查交易

負責歐洲競爭力歐盟議員Margrethe Vestager在布魯塞爾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這份議案“像是門口的門衛”“這是為了在問題發生之前先做檢查。”

這項政治舉措當值奧地利,捷克,德國和波蘭提升自己審核收購以及阻止被視作國家安全威脅投資權力的過程之中。除了類似收購挪威航空股權這樣的單獨的例子(挪威航空因為旅行禁令瀕臨破產艱難度日),還沒有出現中國公司正在歐洲大買特買的證據。 (挪威航空所在的挪威並不是歐盟的成員但是與整個區域都有自由貿易協定並且實行總體相同的規則。)

中國在歐洲的投資實際上急速下滑

根據德國Rhodium Group and the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調查,在去年,中國投資者在歐洲投資了一百二十億歐元,或者說一百三十億美元,這個數目僅僅是他們在2016年投資的三分之一。

但是中國投資者,常常受到政府支持,仍然覬覦歐洲公司的所能帶來的專業技術,國際市場以及政治槓桿。中國投資者變得更加具有選擇性,一部分是因為中國經濟的下行意味著他們錢變少了,另一部分是因為政府箝制著中國公司有時候魯莽的海外收購。

“擔心並不是出於投資的數目”,來自歐洲的研究組織Rohdium Group的歐中關係專家Agatha Kratz說,“這種擔心是在於一個兩個或者三個收購就能影響到歐洲的競爭力。”

曾經發生的案例說明:中共窺視歐洲技術核心不像是會造成反彈的大手筆交易,像是在2016年拿下德國機器人製造商Kuka,中國公司專注於能夠得到關鍵技術的小交易。另一個例子是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去年收購了專門處理大量數據的德國公司Data Artisans。

歐洲領導人還擔心有類似德國反其道進一步放開對外資

星期一,德國政府說它會拿走研究新冠肺炎疫苗卓有成效的CureVac 公司23%的股權。柏林的舉動被視作一種拒絕據報導同樣對該公司技術感興趣的特朗普政府的一種方式。

德國首相默克爾領導下的政府也在提議改變現存的要求外國投資者獲得批准才能夠購買在重要產業如製藥,造車,人工智能領域活躍的公司百分之十及以上股權的法律。試圖規避這些規定將會面對刑事處罰。

中國電器製造商美的,在2016年購買了生產用於製造業機器人的德國公司Kuka。
“我們並不想把關鍵的基礎設施產業,例如電力,水和街道交由我們不能百分之百了解其目的的公司接手。”德國經濟部部長Peter Altmaier在議會的一次辯論中這樣子說道。

歐洲各國與中共投資的案例和關係

歐洲對中共投資者可能越來越警惕,但同時又需要他們。中共趁虛而入。

歐洲國家仍然想要中國的投資。即使有了新的限制,在歐洲收購資產仍然比在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外國投資的美國容易。但是歐洲國家的政府對於要求中國給予歐洲的公司在中國享有與中國的公司在歐洲同樣的投資自由方面變得更加警惕。中國經常要求外國公司交出敏感技術並且通過與中國的公司合作建立合資企業來運行。

歐盟委員會周三宣布的這些提議是迫使外國投資者交代是否收到政府支持方面立法的第一步。委員會也可以調查有政府補貼嫌疑的公司。

歐盟的官方在爭取對政府補貼的公司施加特殊限制的權力,比如強迫他們和競爭者分享技術。有的情況下,歐盟和各個歐盟國家可以一起阻止交易。

這些舉措會給歐洲的官方“非常寬的管轄權力”,法律公司Covington在法蘭克福辦公地的律師Horst Henschen說。

官方可以乾預交易的進行“僅僅是基於外國公司事實上有政府的補貼或者能得到優惠的貸款從而享受著商業優勢。”在郵件裡他這樣說。

Ms.Vestager 說委員會並不只是把中國挑出來或者是試圖阻止外國投資者進入。 “我們沒有針對一個具體的國家,我們想要互惠和平等的國際貿易”

根據德國的Rhodium and the 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的研究,從2000年以來投資了超過160億歐元,或者說180億美元,中國公司在歐洲已經佔據了主要地位。

受到中國控制的歐洲公司包括沃爾沃汽車,做輪胎的Pirelli,希臘Piraeus港口,
還有瑞士的農藥製造商Syngenta。中國公司安踏去年買下了Amer Sports,這家芬蘭公司擁有的品牌包括標誌性的棒球棍生產商Louisville Slugger。

往常中國投資者因為願意對別人認為已經失敗的公司下賭注而受到歡迎。沃爾沃汽車在被浙江吉利控股公司收購後重新在豪車市場佔據一席之地,2010年浙江吉利的母公司吉利汽車從福特汽車手中買下了沃爾沃,並且為新的車型和生產能力注入10億美元。

最近,風向開始轉變。合併沃爾沃和吉利汽車的行動激起了瑞典關於中國影響力越來越大的辯論。

德國長久以來都是最歡迎中國投資者的國家之一。中國市場一直是德國汽車生產商的幸運之地,這些生產商在中國產的汽車比國內更多。

但是當2016年中國電器製造商美的買下了生產製造業用機器人的公司Kuka的時候,政治風向發生了轉折。德國官方有少數可以用於維持先進技術控制權的法律工具。吉利汽車總裁李書福在2018年買下代表德國工業實力汽車和卡車製造商戴姆勒快百分之十股份的時候,警鐘又被敲響了。

挪威航空的那筆交易就是個例子。中國政府控制飛機租賃公司BOC Aviation 上個月同意把挪威航空負債的13%轉化成挪威的債券。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瑞安平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