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如花的生命逝去,是整個社會犯了罪!

作者:黃三封

衆所周知的缪可馨事件在繼續加熱,點燃全網,非但沒有刪帖封號,還有許多人站出來指認袁姓教師的師德問題,一時間竟然會有中共媒體言論自由的錯覺。這是爲什麽?口口聲聲正能量的袁老師,至此已經成了徹徹底底的負能量,不知道她自己此刻作何感想!

中國人嘴裏的所謂的正能量,從語文老師的角度來說,就是以作文的名義,逼著孩子學習撒謊。這些所謂的正能量,是裹著死屍的金縷玉衣,看上去很美,裏面是徹底的腐爛。

關于孩子的作文教育,乃至語文教育,本來就不僅僅是教育中的問題,更是社會問題的濃縮,是成人世界問題的延伸。

一個10歲的孩子,平時就寫日記,日記裏的文字超級可愛,撒嬌賣萌,讓人唏噓,日記裏的那個她,才是一個十歲孩子應該有的樣子。同時,她又能寫出這樣的文字——[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僞善的一面所蒙騙,在如今的社會裏,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今的社會][陰謀詭計]以及[卑鄙手段]等文字,出自一個十歲孩子的文章裏,這本身就讓人不寒而栗。這樣的思維方式遠遠超過了她的年齡,孩子對[如今的社會]的認識,出自于哪裏?社會的樣子難道是孩子臆想出來的?

這種文字放到國外任何一個國家,孩子能有這樣的想法,恐怕都要咨詢心理醫生了。可是在中共治下,家長卻不得不教育孩子防範社會上的各種邪惡,以免孩子受到傷害。也不得不教育孩子提防各種陷阱。比如發生過孕婦利用孩子的善良,配合丈夫做出奸殺孩子的惡行;比如老師、教導主任甚至校長的鹹豬手一次次伸向未成年的女童,這樣的環境,讓家長怎麽教育孩子去信任別人?怎麽去給孩子傳遞所謂的正能量?

所以,當十歲孩子能寫下那樣的文字的時候,當她幼小的心靈對社會缺乏了安全感的時候,這個社會就已經犯罪了。本來,孩子的創造力是無限的,而作文剛好能滿足這種自由的創作模式。而這種[無限]的背後,無法回避的是生長環境的影子。我問了許多朋友,他們的孩子是在中國以外的國度長大的,幾乎無一例外地回答,十歲的孩子,絕寫不出這種與[陰謀詭計]有關的文字,在民主國家,對家長和老師而言,孩子們就是無憂無慮倍受呵護的熊孩子,調皮搗蛋都是天性使然,如果家長和老師發現孩子在哪方面呈現出天才的設置,一定會不遺余力地給孩子創造條件。比如半個月前被中國境內封殺的表演天才鍾美美,如果生在美國,多半會成爲好萊塢童星,而在中共國,卻遭到封殺,理由也是因爲不夠正能量,這種專門扼殺天才的環境怎麽能有創造力?

看一件事到底是一個特殊事件,還是已經成爲社會問題,就要透過現象看本質。這個貌似個案的背後,有沒有一個無法突破的普遍存在。那個袁姓老師,如果自己也是也恰好有一個女兒,她平時的家庭教育是什麽?是引導孩子提防這樣那樣的陷阱,還是讓自己的孩子傳遞正能量?對于她來說,學校要求的正能量和作爲母親要保護孩子的安全這兩個職責發生衝突,她又怎麽選擇?爲什麽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呈現出如此巨大的矛盾?

一個好的社會,對孩子的呵護應該是方方面面的,而不是家庭一套教育孩子安全第一的話語體系,社會一套教育孩子所謂正能量的謊言話語體系,這會讓孩子無所適從,進而人格分裂。

看看現在中國社會上比比皆是的人格分裂的成年人,就知道這種從小的謊言教育有多麽混蛋了!

我曾親見中國親友面對自己兒子被同學抓破臉的時候,教育自己的兒子:你去把他的臉抓破,把他打挂彩,我甯願給他們家道歉,我甯願給他們賠償醫藥費,也不願意看到你讓人家欺負。

還有一個我的女同學,總覺得自己兒子太文氣,希望他能打一架訓練一點野性,以免受人欺侮。

一個人,當他知道一個社會所謂的制度都是黑箱,無法保護自己的時候,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強壯,去保護自己,這就是那些家長的心情吧。

我的親身經曆則是女兒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班主任把我和另外兩個家長叫到學校,說孩子已經半只腳邁進青春期,精力旺盛,應該參加課外班把精力填滿,要是不參加補習班,恐怕會有早戀風險。我當時的回答是:老師您說的是真的?孩子有早戀傾向?太好了,至少我知道了她性取向正常。其他兩個家長立刻表示支持我的觀點。後來,我們三個家長不約而同用腳投票,三個孩子一個去了英國、一個去了澳洲、一個來了加拿大。

缪可馨的事件中,最讓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些給老師點贊的家長。他們用行動呼應了魯迅先生所說的國民性。盡管我曾經對這個問題很不感冒。當下卻有這些血淋淋的案例,正好反證了邪惡的制度是國民性形成的誘因,也是人性中的惡充分釋放的土壤,就是這種體制把人類變成畜類。這些吃人血饅頭的人,對手握權力者的絕對順從,對同類苦難的冷漠麻木,甚至不惜踏上一只腳作幫凶。這些人,自己在一次災難中幸存了下來,就以爲會永遠幸運下去。跳樓的不是他們的孩子,他們都懶得回頭看一眼受害者,懶得爲受害者說一句公道話。他們忙著去討好施害者,想盡辦法成爲[自己人],以共同行惡換取短暫的苟安。那些送紅包、送禮物,極盡各種巴結討好,無非就是這個念頭。一個活生生的孩子已經不在了,居然還有家長毫無人性地提議給老師點贊,還能馬上得到呼應,之後,就是爭先恐後表達立場的忠誠表演,可悲也可恨,這些連基本的推己及人的一點同情心都喪失了的人,又是什麽造成的?這件事情仍在繼續發酵,沒有刪帖封號,甚至有若幹年前受過袁姓老師體罰的人站出來舉報,這是吊詭之處,使人誤以爲言論環境寬松了。而實際上,這件事的[霸屏],無非就是引導輿情忽略最近紛至沓來的各種災難,比如北京疫情爆發、比如新中國聯邦建立、比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與中國外長楊潔篪的會晤、比如中印衝突,等等。我們甚至不難想象,接下來,如果袁姓老師被處理了,這幫人會立刻變成聲討者,一個個口誅筆伐比誰都起勁!不信走著瞧。

寫到此處,心痛不已,我們這個民族,七十年來被糟蹋成了這個樣子,接下來,如何面度這樣千瘡百孔的教育,如何在文化和精神的廢墟上重建家園,依然任重而道遠!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