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軟肋和中共的致命傷——從Twitter刪除17萬中共水軍帳戶說起

By文荷

2020-06-15

2020年,在見識了中共放任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並甩鍋全世界,又被棄國際承諾,強推香港國安法之後,許多人已經開始接受了這樣一個現實:在中共眼裡沒有什麼底線是不可以突破的,連川普總統接受媒體採訪時都說:“再有任何與中共有關的壞消息我都不會驚訝了。”但近日Twitter公司承認刪除17萬中國水軍帳戶的消息還是讓人虎軀一震。這個水軍規模是曾被指干預美國大選的俄羅斯水軍數量的150倍,後者耗費了美國政府三年多的巨大人力物力財力幾乎把川普送上彈劾席。人們不禁要問,規模、影響上都遠超過俄羅斯的中共水軍為何現在才被爆出,又是如何隱身在各股美國製造威脅和混亂的邪惡勢力中坐收漁翁之利的。

是誰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自川普上臺以來,這位敢怒懟政治正確,敢向中共說不的政治新人,一方面贏得了全世界正義力量的尊重,一方面也成為了一股強大勢力的攻擊對象。通俄門,彈劾案, 反政府暴亂,假新聞抹黑,自媒體嘲諷,如洪水一般湧向川普和他所領導的白宮政府。隨著通俄門,彈劾案被一個個化解,左翼媒體被一次次打臉,在川普政府要求“排幹沼澤”的雷霆行動下,俄羅斯,烏克蘭這些曾經被拿來轉移視線的假想敵一個個被排除。當從中共實驗室流出的新冠病毒奪走美國幾十萬條人命卻被主流媒體轉移焦點時,當美國BLM騷亂中出現Antifa的挺共標語和中國大使館人員的身影時,當Google,Facebook,Twitter紛紛承認有大量中國駭客和水軍操縱輿論干擾美國大選時,一個越來越清晰的黑影出現在世人面前。正如一年前中國外交部談到伊朗局勢時那句“千萬不要打開潘朵拉盒子”的警告所暗示的那樣,此刻的美國正承受著潘朵拉盒子裡放出的一支支暗箭,中共不僅是這股反川勢力和反正義力量的最大受益者,也是打開潘朵拉盒子的幕後黑手。

藍金黃的吹哨被再次驗證

無論生物戰還是資訊戰,都是中共“超限戰”的一部分,即突破傳統戰爭的形式,以一切手段達到甚至超越傳統戰爭能達到的效果。而這個佈局在中國把眼光投向世界時就已經定下了。早在三年前,“爆料革命”的發起者郭文貴就明確指出中共控制世界的“藍金黃”計畫真實存在,並提醒世界做好“黑暗即將到來”的準備。他提到“藍金黃”計畫中的“藍”,就是中共的網路資訊和輿論情報力量的總稱,也就是“資訊戰”的代號。可惜,彼時的美國還不完全明白這個吹哨的意義,還有很多人對中共抱有天真的幻想,更主要的是有美國左翼勢力對川普攻擊分散了人們對中共威脅的注意力,使美國錯過了防範中共的最佳時機。也正因為暴露了中共最有殺傷力的一張王牌,郭文貴成為了中共追逃黑名單上的頭號人物,被其不惜動用在海外經營佈局幾十年的沉默力量進行抹黑圍剿。儘管如此,真相永遠只有一個,爆料革命用“唯真不破”的利劍,將中共在牆外用大外宣極力掩蓋真相的黑幕,撕開了一個口子,讓世界從這絲光亮開始逐漸看清了中共邪靈的本質。

中共水軍是怎樣一種存在

中共水軍到底有多少,幾乎是一個無法查證的數字,但我們能從一些碎片化的新聞事件中管窺出這個數字絕對相當驚人。2019年Facebook公司和旗下社群平臺Instagram起訴中國四家水軍公司,在起訴書中提到,該公司平均每天平均刪除770萬個虛假帳號,而這些虛假水軍帳號的最大源頭在中國。有如此大的水軍生產基地,也難怪央視海外版CGTN和人民日報People’s Daily等中共喉舌在Facebook上的海外粉絲數量在4年內就從0分別達到7500萬和6000多萬,而在西方媒體中排名第一的BBC也僅有不到5000萬。《經濟學人》週報談到這些不可思議的數字時用了“fishy”這個詞。儘管這麼龐大的粉絲數有不少只是裝點門面的“僵屍粉”,但哪怕就是1/10的活躍數量也可以在海外輿論裡攪弄一番風雲了。在近日發佈的一份斯坦福大學的研究報告中顯示,以Twitter的水軍帳戶為例,這些水軍攻擊的目標非常集中,排在第一位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話題占到1/3,第二位有關郭文貴的話題占到26.9%, 加上二者重疊的話題,竟然達到78%之多。再其次是新冠疫情和與香港新冠疫情重疊的話題,也達到近15%。顯然這些水軍只會在對中共有致命威脅的敏感話題中出擊,對那些小罵大幫忙的海外民運話題,幾乎上不了中共水軍的黑名單。

中共水軍的潛在破壞力有多大

有一種觀點認為,水軍的作用不過就是給民主自由的製造一些雜音,不是什麼人命關天的大事。但筆者認為和讓美國經濟停擺,幾十萬生命消失的新冠病毒疫情相比,中共水軍的破壞力更加難防難控,其一旦得逞,將葬送世界民主“燈塔”的未來,將人類拖入共產集權統治的深淵。以Twitter為例。全世界人氣最旺的Twitter帳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共有8000多萬關注用戶。但即便是其最熱門的推文,活躍參與表態的用戶數量也不超過20萬,如果17萬水軍在中共的指揮棒下統一行動,統一口徑,朝同一個目標發起攻勢,就會讓網上的輿論風向呈現一邊倒的態勢,完全掩蓋住了真實的民意。而此時正值美國經濟被新冠疫情拖入低谷,美國無政府主義勢力肆意作亂,美國兩黨的大選之戰進入白熱化之際,如果不明真相的中間選民被中共水軍製造的輿論假像迷惑,把這些亂象的產生歸咎于川普總統,讓與中共暗通款曲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上臺,中共就會從全世界的問責聲中解套,獲得續命的良機,而美國也將在極左翼民主黨的帶領下大踏步邁向共產主義。而在近期席捲歐美多個國家的BLM示威被極左翼勢力Antifa煽動升級成為暴亂的事件中,也有中共控制水軍引導輿論的身影。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一句帶風向的“I can’t breathe”之後,這些水軍開始將美國個別員警的不當執法問題和香港員警集體性濫用暴力而不被追責畫上等號,並將香港針對中共破壞一國兩制和集權打壓人權的示威者與Antifa等借種族主義趁機打砸搶的暴徒混為一談,從而把新冠疫情問責的新聞焦點轉移到美國騷亂上,並趁機為中共在香港製造的人道危機洗地。但從美國這次暴露出為數不少的與中共的思維方式同源在的Antifa組織來看,相信美國的民主制度還不如中國共產專制的反社會型人格在美國還是有土壤的,這些人也極易受到左翼媒體和中共水軍的煽動,成為美國打砸搶的主力。

中共水軍只是其資訊戰佈局中的冰山一角

中共鞏固政權不相信法律,不相信民主,只相信“筆桿子”和“槍桿子”。“筆桿子”在牆內叫洗腦教育,到了牆外叫大外宣。水軍只是中共海外資訊系統佈局的一小部分。為了控制主流的聲音,中共將自己的眼線安排到西方主流媒體中,被稱為“沉默的力量”。“美國之音”就曾因採訪郭文貴被斷播後引發了人們對中共控制美國官方媒體力量的反思。更有意思的是,被川普成為假消息的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日報,CNN等對郭文貴的報導也更接近中共水軍的口吻,以至於有人說分辨是否是中共大外宣的標誌,就看他們提到川普總統和郭文貴的態度。近年來,隨著Zoom,Tiktok(抖音海外版)這些具有中資背景的軟體平臺在海外市場的迅速走紅,中共對於西方的資訊控制又上了一個臺階,從過去尋找規則漏洞到現在直接制定規則。比如近期,zoom 承認在紀念六四31周年紀念日時,遮罩和封鎖了在美國和香港的民主活動人數的帳號。更讓人擔心的是Titok在美國年輕人中的影響。據瞭解到今年第一季度,抖音和Tiktok在Apple store和Google play平臺的下載量已達到20億,雖然2018年才進入美國,目前美國用戶下載量突破8000萬。儘管Tiktok高層矢口否認,但很顯然Tiktok上看不到與“六四事件”,香港運動,爆料革命有關的與中共價值觀不一致的內容,而嘲諷川普政府,誣陷美軍製造投放生化病毒,支援Antifa的內容卻大行其道。這裡60%的用戶是16~24歲的年輕人,如果這個決定美國未來方向的群體浸潤在中共的價值主流下,會將美國引向何處令人憂心。還有一個並不太受人矚目,卻也在悄悄被染紅的資訊平臺是維琪百科中文版。在這裡,雖然可以看到一些不符合中共主流價值觀的條目,但在具體內容上卻與英文版本有很大出入,大部分不是缺少具體內容,就是呈現出只有比較負面的資訊。以“爆料革命”詞條為例,寫到郭文貴時,只有國內媒體對郭文貴的抹黑報導,而當筆者試圖引用一些西方媒體中立的報導,被wiki管理員無理由全部刪除。

隨著中美衝突的加劇,雙方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衝突也會加劇,在無所不用其極的超限戰狀態下,美國民主制度有時候也會暴露出一些軟肋,被中共鑽了空子,比如這次中共隱瞞疫情並將美國的醫療物資掃蕩一空,而美國一開始因為輕信中共和中共沉默的力量所說的“只是大號流感”的謊話,使美國在防控疫情上失去了先機,付出了慘痛代價。但中共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就是謊話說多了,就沒有人再相信,這也是中共註定再狡猾也會被歷史淘汰的原因。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