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28這些暴徒是毛思想的追隨者!

總結:VOG翻譯組 starwar、椰子哦耶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這個週六的特輯是關於文化大革命,和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息息相關,也是關於言論審查和思想控制。班農強調,戰斗室是第一個把目前發生的騷亂和之前的歷史聯繫起來的節目。首先是法國大革命,更近的參照是中國1966-68年的文化大革命和紅衛兵。今天的現象就是“新毛澤東主義”(Neo-Maoism)。1966-68年中國在宣傳毛澤東思想,現在從倫敦到西雅圖,華盛頓DC都能看到這些所謂“自由主義的盡頭”,“安提法”和“Black Lives Matter”,以及他們無處不在的思想控制。今年11月份的大選會非常直接,如果你相信有系統性的對黑人的歧視,覺得每個人都要進再教育營,那就投民主黨;如果你覺得美國是最偉大的國家,我們解放了歷史上最多的人口,帶來了人類最大的繁榮,那就投川普總統和共和黨。西雅圖這些無政府主義者和安提法,他們佔領街區,CNN缺沒有報導。如果民眾打算通過不資助員警的提案,那麼就要準備好接受西雅圖這些人的種種行為在你所在的地區蔓延開來。

班農說,這兩天我一直和很多中國人準備文化大革命的專題,讓我非常驚訝的是1966-68年他們在幹同樣的事——損毀所有的標誌性建築和物品,家裡不能談論孔教,要被徹底革新。法國大革命就是這麼幹的,完全重新開始,之前所有的舊的都是不好的。過去幾天我們看到了很糟糕的事情——邱吉爾、甘地、林肯的雕像都被褻瀆,不只是損毀,是褻瀆!這三位領袖是反法西斯、反奴役和反暴力的先驅。

拉希姆說,是的。邱吉爾的雕像被塗蓋,畫了一個留言圖示,寫著“我無法呼吸”。這是壓制自由,掩蓋歷史,無視現實的行為。拉希姆播放了兩段視頻給觀眾做比較。第一段是上星期社會工人党在唐寧街外面抗議的時候,那些抗議者毆打員警,把員警的臉往水泥牆上撞。員警完全不知所措,穿著襯衣和普通警服。他們被打倒在地。再看這周的視頻——在白堂路(Whitehall,倫敦政府機構區域),成百上千的普通愛國者和老兵來保護紀念碑,保護邱吉爾雕像。你看到和上周不同的是有大批的防爆裝備的員警,準備好武器要戰鬥。班農強調,當那些無政府主義者來褻瀆紀念碑的時候,普通裝束的員警被打翻在地,卻看不到BBC對此報導。當這些愛國者來到紀念碑前,只是想保護紀念碑,保護文化和社會的時候,這些大量的防爆員警竟然出現來驅散他們。是這種情況嗎?拉希姆確定,說是的。

班農說,目前在美國和英國以及世界上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所發生的這些,和六十年代的中國完全一樣,這是文化大革命。但是我們不能完全怪罪Sadiq Khan(倫敦市長)。拉希姆,我知道你反對他很多年了。這一切已經擺在了伯里斯·詹森(英國首相)的面前。為什麼是那些退役的老兵站出來,而沒有現役的士兵來保護林肯、甘地、邱吉爾?首相詹森為什麼沒有行動?我要說的是,他在這件事上完全是個膽小鬼。

拉希姆說,最近幾周一直聽到的是詹森可能有些政治上的算計,這段時間保守黨的支持率有些回升,可能他要在等等民眾看清楚(這些抗議者的)嘴臉,然後再採取行動。班農說,現在就是用西方的倒退來展現給大家看文革是什麼樣的,這是最明確的資訊。拉希姆評論到,這是詹森的決策,卡明(Cumming)在疫情以來的建議已經失去了首相的信任。拉希姆還提到了對羅伯特·貝登·鮑威爾(Robert Baden-Powell)紀念碑的保護——曾經在西非代表英國,反抗主要的非洲從事奴隸貿易的部族,而且最後做到了。鮑威爾在他的書中特別提到,“停止人類的犧牲,停止人類的奴役”。現在這些騷亂者連他的紀念碑也要損毀。

班農問傑克·麥克西,我們今天重點關注的是文化大革命,還有和它密切相關的思想控制和審查。今天聽說北京的什麼海鮮市場關閉了,是這個疫情最終還是傳到北京了嗎?現在是什麼情況?

傑克說,是北京最大的蔬菜肉類市場,裡面有賣海鮮的,消息說三文魚不能賣了。這就奇怪了,北京現在應該不讓外國人進去了,但是北京卻說第二波疫情的唯一傳播途徑就是從美國回去的人。這是給每個人一個提醒,武漢華中科技大學的公共衛生專家Feng Shangshun(音譯)說,“北京需要馬上提高疫情警備級別,馬上採取行動”。疫情在武漢就是這麼開始的,北京人口密度高,會傳播很快。很明顯中共不是什麼事都控制得住。

Lin連線,班農問,關於中共在中國對文革進行徹底的網路審查的資訊,給我一些例子,中共在審查和思想控制上做得有多成功,他們是怎麼給民眾洗腦的?

Lin說,文革時有本毛澤東語錄(紅皮書),宣傳毛澤東思想是馬克思主義的一種。文革期間,宗教、信仰全被禁止,所有人被毛澤東思想洗腦。中共這樣幹了很多年,對中國人的洗腦非常成功,現在很多人自覺地相信中共告訴他們的話。班農複述,你是說他們禁止所有宗教,並用毛澤東思想給所有人洗腦,毛是一切的中心。中共消除一切精神(訴求),直接用毛澤東主義代表馬克思主義?Lin說,毛澤東主義不是馬克思主義,而是一個變種,做了很多修改。核心就是,這是毛澤東的(思想)。

班農問,他們怎麼控制中國人的,現在他們仿佛是通過給大家虛假資訊,因為有防火牆。Lin說,中共給人民洗腦了70年,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洗腦。我上學的時候,被教授到的第一個內容就是“毛澤東萬歲”,第二個就是“中國共產黨萬歲!我們要努力學習!中共光榮偉大!永遠正確!”。毛被認為是神、是上帝。這種謊言講了太久,就變成真的了。網路審查就是來洗腦的工具,所有人沒有辦法獲取真相,只能聽到一種聲音,那就是中共的政治宣傳。

班農問,這些洗腦給普通老百姓帶來了什麼傷害?Lin說,它讓人們相信中共的話,相信中共是代表老百姓利益的。一出現問題,他們就指責美國和西方的個人,中共就是在利用民族主義。我們老百姓失去了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傷害非常大,但對中共來說無所謂。班農又問,你看到現在香港和西方發生的這些事,你覺得這些網路審查和世界上發生的事有什麼關連?Lin說,因為沒有真實的資訊,很多人不知道香港的情況,也很難去支援香港。對於世界其他地區我不瞭解,但香港人懂得民主,懂得很多大陸人不明白的民主和言論自由,以及宗教自由。

班農說,現在疫情的情況,當中共對言論有絕對審查權的時候,真實的情況你永遠無法知道。這次北京第二波疫情爆發,因為剛好有媒體在那裡,所有他們隱藏不住了。

班農提到北京再次爆發疫情,這次中共鍋甩給三文魚。中共一開始污蔑武漢人吃蝙蝠導致病毒傳播,讓世界都誤以為中國人是蠻族;然後再對中國人宣傳美國人仇恨他們,製造種族仇恨;這是他們的一貫手法。

Jack Maxey表示,歷史一遍遍重演。在希特勒時期的德國,毛澤東時期的中國和史達林時代的蘇聯,在這些現代極權統治下人們都陷入權利鬥爭,喪失了自我思辨能力,認為所有問題都來自外部,而不知道其實問題源自納粹主義、蘇聯共產黨和流氓中國共產黨,為極權背鍋的永遠都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和外國人。

班農稱郭文貴曾告訴他,1989年學生們在天安門廣場立起自由女神像的那一刻,郭先生就知道共產黨會暴力鎮壓,因為六四自由女神像的原型就是美國象徵著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信仰自由的自由神像,獨裁中共絕不會容忍這一點,隨後便出動軍隊屠殺學生。由郭先生引導的爆料革命選在美國6月3日黃昏時,也正是北京6月4號晨曦的陽光出現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那一刻,在美國自由神像面前舉行建國儀式,為的就是紀念31年前為爭取中國民主法治獻身的英雄們。

班農連線Zhao戰友,問中國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影響?

Zhao戰友回答,文革就是毛澤東發起的一場政治運動。 它對社會各行各業都造成了災難性影響,包括人道危機、經濟倒退、傳統文化喪失、信仰背棄、教育被停止,道德喪失和外交失敗。整個中國都在上演大屠殺,包括有名的“廣西大屠殺”,“湖南大屠殺”和“廣東大屠殺”。毛澤東利用了混亂和鬥爭,牢牢抓穩權力。整個文革就是毛澤東和共產黨以犧牲老百姓為代價的權力的遊戲。包括Zhao的家人在內的數百萬人被迫害。學校當時被關閉,Zhao的父母,叔叔和阿姨失去受教育的機會,被迫下鄉。

班農問,共產黨到底用了什麼樣的洗腦手段讓中國人在迫害的同時還認為毛澤東就是救世主?

Zhao戰友稱,毛澤東和中共最擅長的就是宣傳洗腦。他們讓人們覺得共產黨在服務於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利益。從幼稚園就開始給孩子們灌輸共產黨的意識形態,一直到大學,整個教育系統都在給孩子們洗腦。 同時建立防火牆和審查機制,把人們圈在裡面,讓所有人別無選擇只能相信它的謊言。

班農提到,這些到前臺發聲的中國人,不僅冒著巨大的個人危險,他們的家人也承擔著同樣的風險。中共一直把家庭當作攻擊目標,和法國大革命一樣,文革破壞社會家庭結構,打破家庭紐帶,讓人們完全服務於中共,只信仰毛澤東。所以郭文貴先生說,新中國聯邦的國旗中最大的那顆星代表著神,希望中國人重拾信仰。

Jack表示,中共發動的文革與當下西方的暴亂,二者都在嚴重踐踏歷史 。在文革時期,保留古代中國的記憶是非法的。許多人家裡老祖宗傳下來的精美瓷器被暴民們摔毀。這一幕正在西方重演。他問zhao能否談一下文革在毛澤東眼裡,如何摧毀過去,重建歷史。

Zhao回答,文革摧毀了家庭和道德。孩子們被毛澤東煽動告發並折磨自己的父母,以表對毛主席的忠心。毛澤東挑撥家庭關係,讓家庭成員之間揭發對毛的異見者,文革荒誕又殘忍。Zhao提議未來一定要建造文革歷史紀念館,讓年輕的一代瞭解共產黨在它短暫的人類歷史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

班農非常贊成這個想法,稱這是節目開播以來最棒的點子。戰情室會最先捐1萬美元幫助中國人民建造文革歷史博物館。中共完全沒有對這段罪惡史有任何懺悔,就像他們從來沒有提過八九六四被解放軍殘忍殺害的幾十萬大學一樣。那些失去孩子的家庭沒有得到任何撫慰,連在天安門廣場上為被殘忍殺害的孩子放一束鮮花紀念都沒有。現在的ANTIFA反法西斯運動遊行者, 和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一樣,想摧毀所有人類過去的歷史——國會廣場上,邱吉爾的雕像被用金屬盒子保護起來,以防遭到這群流氓無產者的破壞。

Jack補充到,這些暴徒是毛思想的追隨者,他們想摧毀一切。暴徒們反對甘地就是在反對一切形式的非暴力。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