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巨頭為何對中共俯首帖耳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iStock

來自悉尼先驅晨報的報導-2018年11月,曾密切參與特朗普總統與北京貿易戰的白宮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對他所稱的華爾街“全球主義億萬富翁”發起了猛烈抨擊。他說,華爾街那些銀行界和基金經理人自作主張和中共合作,給白宮施壓,破壞美國的貿易策略,屈服於北京方面的壓力。隨後,納瓦羅繼續指控那些北京控制的代理人們在華盛頓開展了一系列影響美國政治的活動。

這是很強力的控訴,那麼依據呢?

中共和華爾街的利益勾兌

北京和華爾街勾兌是有歷史的。當中共還是朱鎔基當總理的時候,1999年他訪問了美國,住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與當時的商界領袖開展了數日的秘密對話。朱鎔基對於美國的企業巨頭有著強烈的興趣。

美國的這些巨頭多年來影響了美國的對華政策。不管是克林頓(Clinton)時期布什(Bush)還是奧巴馬(Obama)時期,只要白宮要在貿易上對中共的保護主義採取強硬的策略,對貨幣操縱反擊或者懲罰知識產權盜竊相關事宜,這些華爾街巨頭就跳出來唱反調。中共能加入世貿組織和這些巨頭的影響有很大的關係。紐約時報曾報導,華爾街的巨頭們已經徹底淪為了北京的代理人,繼續在美國幫中共效力。

金融領域包括大銀行,對沖基金和投資公司在美國都有巨大的社會影響。這些組織是中共滲透美國精英的通道。對於中共來說,這些巨頭目標巨大,容易用利益收買。北京表示可以將巨大的金融市場開放,隨後,中共給他們控制的企業提供資金和策略支持,讓他們定向收購美國企業。用白宮官員的話來說,中共很會談生意。北京打開了大門,但是華爾街和北京的利益並不會長期保持一致。北京的長久打算是將上海打造成世界金融中心,取代紐約和倫敦。正如CCP蘇維埃先祖列寧(Lenin)所說:“資本家會賣給我們繩子,讓我們絞死他們。”

到2003年的時候,高盛已經成為了協助中共國企在國際擴展的主要負責機構。2006年,高盛的享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去了布什政府當財政部長。他任職期間去過中共國17次,而且人脈廣泛。保爾森要求總統讓他全權負責對華貿易關係處理,總統答應了。但是保爾森搞砸了。如果他在任時期做的很好,那麼今天的貿易戰就不會出現。保爾森不去正面迎擊中共的侵略,而是開展了一個中美經濟對話論壇,這當然讓北京方面處於優勢。同時,保爾森還是王岐山的好友,這使得他可以更加接近中共統治的核心圈層,但是,中共一直在利用他,需要他在美國的影響力給中共鋪路。2009年保爾森離職以後還給王岐山打電話,讓他出手救投行貝爾斯登公司。這家公司就是保爾森基金會建立的,目標是讓美國和中共合作維持世界秩序。

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是另一位出自高盛的大佬,他帶領高盛進入中共國。當2003年他退休之後,隨即成為了清華大學全球領袖計劃的負責人。桑頓非常支持清華的獎學金計劃,該計劃也是川普總統的朋友、著名投資人史蒂芬·舒爾茨(Stephen Schwarzman)資助的項目。2006年,桑頓又投資了布魯金斯機構,成為了董事。該機構也是非常的親共。2008年,中共授予桑頓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稱號。

當然,說到華爾街親共,就不得不提黑石公司。世界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管理超過6.5萬億美元的資產。2019年的時候,該機構的首席執行官,拉里·芬克(Larry Fink)告訴投資人,他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中共打開金融市場,他就會立即衝進去搶占市場份額,力求迅速成為首批在中共國籌資的外資管理公司之一。

當華爾街繼續與中共勾兌的時候,美國的製造業企業則表現相反,他們受夠了中共無節制的知識產權盜竊行為。2017年開始,很多製造業企業逐漸退出中共國,表示不再相信北京能兌現其承諾,中共假裝許諾自由化中共國經濟,並為美國公司提供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美國的商會發布了一份報告指出美國的金融界和製造業界對中共國截然不同的態度。川普政府對北京當局的強硬態度很大程度上來自於製造業界的支持。

華爾街及其他西方金融中心與中共太子黨們

中共不僅僅滿足於依賴華爾街巨頭來滲透美國。另外一條渠道就是通過中共的太子黨——一幫由中共現任或退休官員子女構成的群體。中信集團就是太子黨控制的一個機構,另外還有武器製造商保利集團等。中共國的太子黨們控制了絕大多數的國有企業。

對於想要進入中共國的西方對沖基金、保險公司、養老基金和銀行而言,在新興的、利潤豐厚的中共國資本市場開展業務的先決條件是與控制的著最大公司並主導CCP領導層的家族建立關係網,一條常見的、搞好關係的渠道就是安排中共太子黨進入歐美的常春藤名校,這些掌握國家公權力的中共後代不一定是合格的或聰明的,重要的是他們的社會關係。之後,送去華爾街實習,最後進入一些大的金融機構熟悉下金融工作。

當然,有些在華爾街工作的中國人是憑藉真才實學進入的。但是在他們隨後的工作中,卻經常扮演著金融掮客的角色。主要就是把太子黨成員弄進華爾街金融機構,從而建立深厚的人際網絡關係。這是一種收集情報和施加影響的手段,將情報人員和代理人置於美國權力的中心。對於中共而言,第一時間就可知曉美國的金融動作,也可以通過這些安插的人員對美國施加影響。大量的美國金融領域關鍵的信息比如個人數據都是這樣洩露到中共手裡,中共掌握了美國金融企業運行的所有關鍵要素。

  • 2016年,摩根大通就因為僱傭太子黨被美國證券交易監管機構罰款了2.64億美元。該行為違反了美國的《反海外腐敗》法案。
  • 中共的商務部長高虎成的兒子高爵就是走後門進入華爾街機構做分析師的。雖然他能力不足,但依舊依靠父親的關係疏導,在裁員時期保住了工作,並且,還在多家華爾街機構任職。
  • 歐洲的金融機構也是積極地僱傭太子黨們。2000年的時候,德意志銀行就採用這種策略進入中共國。當然又是王岐山做了很多這方面的安排。具體可以見郭文貴先生的爆料。
  • 蘇黎世的瑞士信貸僱傭了溫家寶的女兒。在機構內部,他們統計過每一個太子黨能帶來多少資金。當然,這些太子黨們並沒有優秀的工作能力,但是作為彌補,他們的家族背景可以給金融機構帶來足夠多的利潤。
  • 2019年5月,倫敦金融城市長阻止了台灣機構參與市長游行。金融城的大企業負責人在兩個月以前就到訪中共國,參與一帶一路研討會。隨後,負責人又說他們也會慶祝中共的70年建政。總而言之,他們非常的親共。2019年的稍晚些時候,中共的媒體又進駐了金融城。

倫敦的情況有一些不一樣。倫敦的也是歐洲的金融中心,長期對英國政治具有深刻的影響力。英國脫歐以後,該中心是否能保持絕對的優勢是一個問題。當然,對於中共而言,這就是滲透的好機會。

如果說中共想完全控制倫敦金融界是誇張的,那麼究竟多少機構已經被中共把持了呢?

評論:中共自加入WTO以後,便加速了滲透歐美的節奏。金融機構首當其衝。文章梳理了中共的具體做法,中共用流珉手段侵蝕西方資本、敗壞文明軼序,業已引起白宮的高度警覺。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匿名
校對整理:意翎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4330/ […]

0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4330/ […]

0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