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人思維 vs 民主思維

作者:小韭菜a

跟隨爆料革命許久,我深刻地認識到由於國人被幾千年的封建思想影響和最近七十年的共產黨毒害,思維方式和理念跟民主國家的人民有很大區別。即使是已經在海外定居多年的朋友也往往會不由自主地有老的思維方式。我想這主要是因為我們被洗腦的太深,而且來到美國等自由國家後又一門心思工作賺錢養家,沒有太多地參與他們的民主法制而導致的。 這個思維上的區別絕不是靠一年兩年或文貴先生宣佈新中國聯邦建立就會馬上消失的,這將花費一代人兩代人的時間去慢慢轉化,就像摩西帶領猶太人在40天就能走到迦南的西奈曠野走了40年,直到老一代人幾乎全部去世。 不過,如果我們清晰認識到自己身上哪幾個問題需要特別注意,那麼我們或許可以通過自省來加速這個過程,儘快地讓自己的思想從封建共產轉變為真正的民主自由法制。

下面我從幾個不同的方面總結了幾個點國人的思維方式或行為vs民主國家的思維方式或行為。很多思維在我們自己看來沒有什麼問題或沒有什麼值得警惕的,但是這恰恰就是問題本身。

 中國式思維民主國家思維
領導人/總統只要領導人一句話,指哪打哪,所謂的集中力量辦大事。完全可以不顧人民的利益,任意妄為,不受約束。表面上看好像效率比較高,但其實很脆弱。一旦領導判斷失誤則將置整個國家甚至世界於巨大風險之中。而墨菲法則告訴我們一定會出現判斷失誤。比如,這次上面腦袋一拍決定對香港和世界放毒。總統權力有限,受制於國會。要打哪先要製造輿論,獲得民眾認同,然後議員提議,國會辯論,兩黨撕逼,投票表決,最後總統簽字才能執行。否則,很容易被起訴。比如,要美國企業把製造業搬回來需要民意起來然後使用國防生產法案;打擊中共水軍需要先定性網路恐怖組織然後用Rico法案。
人民眼中的官員市長省長牛x的很,老百姓對他們非常崇拜,要是能跟他們合張影那絕對是了不地的事情,足夠吹噓很久。當然老百姓一般也接觸不到,因為那些官員們也沒有必要去接觸老百姓。比如,一些偽類拿著跟某個美國議員州長的合影在國內招搖撞騙。美國的市長議員很容易接觸到,民眾見怪不怪了。畢竟他們只有多接觸民眾才能從競選中脫穎而出。通常一個幾百人的協會或論壇就能邀請到他們出席,甚至可以參加他們的籌款會,跟他們合影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行政/公務員團隊沒有良性的向上晉升的通道。晉升與否唯一的標準就是是否把上級的馬屁拍好。只需對上面負責,不需要顧及下面老百姓死活。人民才是公務員們的僕人。有一個良性的向上晉升的通道。各縣各州的議員們必須要傾聽民意,提出順應民意的議案。這樣才能獲得人民的支持和資源並提高關注度,往上晉升成為眾議員參議員明星參議員,競選總統。讓公務員真正成為人民的公僕。比如,這次病毒爆發後,議員們感受到民眾的憤怒都自發地爭先恐後地推出各種追責中共的議案,就像幾百匹狼一道沖上去撕咬中共。
言論自由只要你在微信上稍微講點批評共產黨的話,親戚朋友會非常害怕,立馬制止你,而且擔心你被請去喝茶。尤其年齡大一點的人有一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恐懼。他們自己是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體系裡的受害者,反而還自動維護這個體系。言論自由,大膽發聲,甚至上街遊行抗議。批評總統政府或議員都不會有恐懼感。
司法可以明目張膽地抓人,誣陷,非法扣押,強姦殺人,如香港的黑警。 老百姓對這種事情早見怪不怪了。只要不落在自己頭上,就無動於衷,甚至幸災樂禍,巴不得看到別人遭殃。講法律,講流程,講證據。即使滅共也是要講法律流程的。 除非證券領域和涉及國家安全,否則都是無罪推論。現在美國正在法律層面掃清滅共的障礙,比如外國主權豁免法。 對於違法的執法,人民有勇氣也習慣於站出來說不,比如這次BLM。
人民的生活要麼跪,要麼死。在共產黨的“馭民五術”的統治下,底層老百姓每天起早貪黑只為活下去,中產的眼中只有金錢女人,沒有信仰也不關心信仰,上層的富豪高官像王建孫立軍就如絞肉機裡的肉,指不定就絞到自己。讓跪的人堂堂正正站起來,讓要想死的人活下去。只有在民主社會(美國,新中國聯邦等),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才能得到法律保證,人民才能有尊嚴地活著。
爆料革命成功後文貴先生肯定自己當大總統,然後大封諸侯,路德,Sara,老江等開國元老們一個個回國當部長省長,再不濟的戰友混一個市長廳長當當,於是開始新一輪的統治。中國人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而且人人都幻想當毛澤東當劉邦。文貴先生不會當總統,也不會分封諸侯。股票就是文貴先生回饋戰友們三年來跟隨的最好禮物。戰友們通過股票成為一股超越政黨的定海神針,但自己不會直接參與政務。畢竟政務需要聘請專業化職業化國際化的隊伍來做。

爆料革命正在做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偉大事業,而我們普通人也一定不要落後,要有意識地轉變共產黨給我們深深植入的思維方式。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