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克.羅森:英國終於開始對那些殘酷對待香港人的北京暴徒展示脊梁和榮譽感

翻譯:Chloe(文秀)

在英國政府終於表態將用實際行動支持香港人追求自治和人權時,英國記者多米尼克.羅森感到欣慰。 他認為在應對北京共產極權主義政權時,英國政府終於開始表現出脊梁,和一絲絲的榮譽感。

5月30日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安德魯.馬爾采訪時宣布,香港有35萬持有英國海外護照(BNO)的公民,97年以前受英國保護。除非中共取消他們上周的決定,否則英國將把持BNO公民的英國簽證權從6個月延長到1年。

拉布不排除將範圍擴大到另外300萬在英國統治時期出生但其BNO護照已經失效的香港公民。

外交大臣告訴馬爾,這個措施將為這些世界上受過最高等教育和勤奮工作的人開創一條“通往未來英國公民身份的途徑”。

這是對北京野蠻撕毀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中所作承諾的正確回應。 該聲明承諾(在‘一國兩制’的口號下)即使在1997年香港移交中國後,香港居民的言論和集會權力會繼續受到前殖民地的獨立司法系統的保護。

羅森認為,當中共終身制主席習近平的這項決定(上周由中共人大蓋上了橡皮圖章)被強加於香港時,意味著任何居住在香港但被北京認定為“顛覆國家政權”的人–或給北京帶來不便的人—可以在街頭隨意被拘捕,然後被送到大陸去體驗中共政權無比恐怖的手段。 這個政權讓其治下驚人勇敢的批評人士飽受折磨和消失。

因散播新冠是由‘美國軍方’帶到武漢言論而走紅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回應拉布的決定,稱北京‘保留對英國采取相應反制措施’的權利。

趙立堅還宣布,為持有BNO的香港人延長簽證期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規定的英國的責任。

羅森反駁說趙的這種說法真是下流:中共自己早已宣布《中英聯合聲明》是‘歷史文件’,‘不具現實意義’,趙所在的外交部也說該聲明‘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不具備任何約束力’。

羅森還回憶起1989年6月的那場大屠殺。那次屠殺表明了將斯大林視為道德榜樣的中共政權什麽都幹得出來。因此羅森和他的朋友們已能預見到會發生中共如此對待香港的情形。

早在1989年6月,當數以千計手無寸鐵的人(大多數是年輕人)被‘人民解放軍’屠戮時,這場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大屠殺激起了他們對香港前途的擔憂。

羅森還提到兩年前香港記者在英國國家檔案館所發現的,當年英國駐華大使艾倫.唐納德爵士的一封秘密電報。

艾倫爵士向倫敦報告說:‘陸軍裝甲車在沖向人群前向他們開火,然後以每小時65公裏的速度沖向人群’。

學生們臂挽著臂但成排倒下。 陸軍裝甲車一次次沖向人體造成屍體堆疊。屍體被推土機收集,接著被焚化,然後沖入下水道。

艾倫的電報繼續:‘受傷的女學生哀求放過但被刺死…1000名幸存者被告知他們可以逃走但被定點布置的機槍手成批射殺’。

電報的最後一句話是:‘平民死亡人數至少10,000。’

天安門慘劇發生時,羅森是《觀眾》雜誌副編輯。 他和同事們組織了一場活動,想說服總理瑪格麗特.撒切爾立即給予300多萬持BNO護照的香港人英國國籍的權利。

但他們的活動沒有達到目的,雖然撒切爾夫人最初對移民大約25萬BNO護照香港公民的想法表示認同,不僅因為她對天安門事件感到恐懼,而且因為她將誌向高遠勤奮工作的香港人視為榜樣。

但是,前保守黨主席諾曼.特比特領導後座議員(即那些未擔任內閣或影子內閣的議員們)舉行了一場激烈的反對活動,他們認為維持保守黨‘不再進一步大規模移民’的承諾比總理對持BNO護照的香港居民未來的擔憂更為重要。

特比特領導的反對活動大概得到100名保守黨議員的支持,再加上憤世嫉俗的工黨(理由是給與‘有錢的’香港居民以英國公民權是‘精英主義’),他們在議會中將超過大多數。 面臨失敗,撒切爾向特比特妥協了。

《觀眾》雜誌為此還發表了一篇重要文章提醒總理,在1984年與中共談判香港歸屬問題前她曾宣布:‘我不僅代表英國,還代表英國對香港人民的道義和責任。’

羅森和朋友們認為:‘如果撒切爾夫人沒有盡到對香港人民的道義和責任,如果350萬香港人被拋棄,她的所作所為將比張伯倫在1938年背叛捷克斯洛伐克更糟糕…更糟糕,因為我們對香港的責任更加絕對。’

特比特的後座議員起義成功了,撒切爾夫人對香港殖民地的公民關閉了逃生門(香港殖民地不同於英國的其他殖民地,並且出於明顯的原因,從未有選擇獨立的權利)。

但是現在特比特勛爵(如今他已是勛爵)的看法如何? 去年11月,在中共鎮壓香港反送中後,他是給總理鮑裏斯.約翰遜一封信的179名簽名議員之一,信中呼籲總理更改持有BNO護照的香港人的身份,‘以便於他們移居到英國’。

這封信認為沒有盡早給BNO護照的香港公民便於移居到英國的權利是‘歷史性錯誤’。 信中還說‘一國兩制將結束。

通過增加BNO護照持有人的權利,我們不僅可以糾正這一歷史性錯誤,還可以為在香港的這些英國國民提供急需的幫助。’

盡管特比特勛爵是英國脫歐的長期支持者,堅信歐盟區內的自由流動導致了湧向英國的不可控且不可持續的移民潮,但他贊同英國現在對香港人富有特別的道德義務的思潮。而且,如同他前任上司撒切爾夫人一樣,他清楚地認識到富有企業家精神的香港人能給英國帶來繁榮(香港人均收入讓前東歐的望塵莫及)。

羅森還提到現任內閣成員普裏蒂.帕特爾,其政治立場與特比特勛爵相近,也充滿熱情地支持延長持BNO護照香港人的簽證期。

幾個月來她一直在內閣辯論這個政策。帕特爾的父母是烏幹達亞裔。 他們受到可憎的烏幹達總統伊迪.阿明的威脅後,英國給了他們一個家;拉布的父親是一個車臣猶太人,在納粹德國占領了他的祖國後,英國把他領了進來。

回到BBC主持人馬爾一個順理成章的問題:英國真的能為多達300萬的持BNO護照的香港人提供政治避難嗎?拉布說其中只有一小部分願意移居到英國,大多數願意移民到英國是不可思議的,而且在現階段簽證只延期到一年,並不是無限延期。

但拉布說,最重要的是‘這是原則性問題。如果中共撤銷了中英共同簽署的條約中所承諾的香港能享有的自由,英國將不會逃避其責任。’

這是羅森和他朋友們三十多年前就希望聽到的話。

原文鏈接:https://www.dailymail.co.uk/debate/article-8375045/DOMINIC-LAWSON-showing-backbone-against-thugs-Beijing-people-Hong-Kong.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snow

6月 1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