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纣爲虐!大陸媒體整體沈淪

作者:Ellis Nathaniel

日前,大陸南方多省份發生洪澇災害,蝗災也開始出現在個別省份,還有CCP病毒無症狀感染者也呈現隨時爆發的趨勢,大陸媒體對這些關系到老百姓生命安全的事件報道輕描淡寫,幾乎集體噤聲,而對全球疫情及暴亂遊行報道,尤其是對美國的騷亂有傾向性的報道不亦樂乎,官媒如此,自媒體亦是如此。

今年是CCP的小康年,其目標是全體國民實現小康,所以不利小康的報道一律禁止,老百姓實現不了小康,也要看到媒體上宣傳的小康社會的實現,大陸媒體報道基調是在CCP的英明領導下,不僅戰勝了疫情,而且還實現了小康,而國外則是到處騷亂,病毒已經無法控制,還是CCP統治下有制度優勢。不管是外宣還是內宣,很多人看了CCP的媒體報道感覺很多都是違背常識,違背人性的虛假宣傳記者是怎麽寫出來的?難道偌大一個國家媒體記者整體沈淪?

CCP是靠宣傳起家的,所以非常重視宣傳,宣傳就是沒有的宣傳成有的,虛假的宣傳成真實的,爲了培養新聞記者的宣傳技能。在大學新聞專業中就灌輸新聞的黨性、政治性和傾向性,新聞的真實性退居二線,不僅如此,新聞的寫作和拍攝手法都要求講故事,當然故事是可以虛構的,編出來的無中生有的故事讓讀者相信這是新聞教育培養傳媒人才的最基本的技能。新聞無學,但你要學會謊話連篇,而且要用真實性去點綴。當然這些思想的灌輸靠的是新聞的黨性和政治性。曾經有北京傳媒高校的大咖在學生畢業時敞開心扉給學生說,“希望你們從業後,再過幾年,在你們的筆下看到那麽一點點人性的東西”。

二十來歲的大學生或研究生從高校畢業後,滿懷著以筆報國的志向走向了新聞記者崗位,在新聞的黨性政治性的要求下,對美國等這些所謂的資本主義勢力國家進行了口誅筆伐,對國內的負面現實充耳不聞,因爲要宣傳CCP的正能量。有些記者良心未泯或者是別的專業進來從事記者的,如果其報道涉及到社會現實或陰暗面的東西,肯定過不了編輯這一關,即使編輯這一關過了,也過不了主編、編委等的審核,即使單位這一關過了宣傳部這一關也過不了。這種層層把關機制扼殺了新聞的真實性,偌大媒體界沒有一家是從事新聞報道的,都是從事宣傳的,記者就是CCP機制的抹布,CCP幹了壞事讓記者去粉飾,鏡頭版面從來不是爲老百姓發聲的。

媒體記者也不乏有良知者,CCP媒體體制會不定時把這些不聽話的清除去媒體行業。CCP重視對媒體的管控,但給記者發的工資極低,這個已是行業共識,爲了求生存,一是和體制沆瀣一氣,昧著良心發虛假宣傳,混得好的在體制內晉升加薪,一是到處以無冕之王自居去企業敲詐勒索。當然不排除部分官員的子女進入這個體制是因爲看到了無冕之王的光環,他們更是如魚得水。結果是媒體從業人員走了一波又一波,爲了生計爲了良心而走,留下的大部分是血氣方剛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他們好引導好騙,一說愛國很多失去理性,還有部分宣傳體制的維護者也留下來了,這些人深谙CCP的宣傳策略,成爲媒體的把關人。當然不排除還有一些良心未泯,委曲求全者。

前十年,CCP進行了好幾波拉網行動,把從事調查的有良心的記者清除去記者隊伍,有傳統媒體記者因爲寫作了疫苗事件,質問地方政府不作爲,被所在單位清退。別的市場媒體想招募來壯大門面,結果也接到CCP宣傳口的通知,不准招收此人。結果是偌大國度沒有一家媒體敢招他任職,據悉這樣失職的記者前10年有好幾個,通過這樣的殺雞儆猴效應,媒體良知群體墮落。最近幾年異軍突出的自媒體,也被CCP從技術上閹割了,動辄以言論反動來定論,能夠發展起來的自媒體幾乎千篇一律的是體制的維護者,真實的聲音沈寂。

目前來看,不光是大陸媒體,西方很多媒體也被CCP的暗黑勢力所控制,通過藍金黃或廣告的形式收編了西方很多傳統大媒體,這些媒體成爲CCP在西方推行其共産國際價值觀的代言人,不僅是代言人而且也爲CCP共産國際的暴動搖旗呐喊,西方新聞的真實性和不帶傾向性其實部分幫了CCP的忙,因爲新聞的真實是有度的,部分的真實不代表整個事件的真實,CCP新聞用部分真實取代整體真實,從而形成輿論引導,鋪天蓋地的宣傳讓人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CCP泯滅人性荼毒生命,人神共憤,新中國聯邦的誕生猶如晴天霹雳,正是霹雳閃電劃過自由女神像那一刹那,無數愛好自由的人們將在華夏大地蘇醒,聽從上天的召喚,爲鏟除人類曆史上的CCP毒瘤前仆後繼。由于CCP長年累月的洗腦宣傳,去除老百姓的心霾還有待時日,我們堅信爆料革命和Gnews的出現必將把CCP送入墳墓,埋葬CCP的葬鍾已經敲響!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