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立堅!開啓大潰敗的倒計時?

作者:Thomas

6月2日,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趙立堅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中英聯合聲明是中國單方面的政策宣示,不是條約,更不是國際義務。

它說明,中共外交部已經扯掉了最後一塊遮羞布,在世界舞台上裸奔,它展現給世界的,不是良善和平與誠信守法,而是言而無信與公然叫囂。生怕中國不夠孤立,四處挑釁,引火燒身,盡逞口舌之能,外交部已經墮落成了“口交部”。

趙立堅的話是這樣說的 :“《中英聯合聲明》關于對港的基本方針政策是中方單方面政策宣示,不是中方對英方的承諾,更不是所謂國際義務。”

又,“《中英聯合聲明》中所規定的與英方有關的權利和義務都已全部履行完畢。。。英國對回歸後的香港無主權、無治權、無監督權。因此,英方無權假借《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幹涉中國內政。”

兩段話歸爲兩點

一是不承認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條約,中國不承擔義務;

二是香港已經到中共手裏,英國對香港事務已無任何權利。

果真如此嗎 ?

國際社會不是沒有公理,國際法也不是無法。

有一個國際公約叫作《維也納條約法公約》,是有關簽訂國際協議或條約的公約,相當于《合同法》,用來約束國際條約的簽訂。

《維也納國際條約法公約》于1969年5月簽訂,1980年1月生效;中國1997年9月交存加入書,10月對中國生效。

這部“國際合同法”說:

國際條約和慣例是國際法的淵源,是參加國在簽訂國際協議時參照的法律。
維也納公約的參加國在簽訂國際條約時(協議、協定)應當遵守本公約的各項規定。
規定了國際條約之效力産生的方式有,文字規定,國家元首或其他領導人親自簽署,聲明或交換協議文件等等。
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的規定,比照《中英聯合聲明》,可以做出某些法律判斷:

首先,《聲明》是國際條約的一種,無論單方雙方多方,只要宣示承擔某種義務,即對對方或多方産生國際義務。如有核國家聲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對無核國家使用核武器,自告承擔國際義務,即可視爲國際條約。雙方發布的聯合聲明,除非不涉及權利義務,只要其一方做出承諾,即可視爲國際條約。

中美雙方的三個聯合公報即是國際條約。雖然一個叫《公報》,一個叫《聲明》,但都爲雙方簽署,具有義務承諾,因而都是國際條約。《中英關于香港的聯合聲明》,事涉雙方,中國和英國都做出了承諾且履行了條約生效應有的程序,沒有懸念,《中英聯合聲明》是國際條約。除非是白癡和故意,國際社會對此沒有異議。如果否認《聲明》是條約,中共如何能要求美國信守三個聯合公報承諾的一個中國的原則?如果美國以趙立堅的方式宣稱是“單方面的政策宣示”,這個外交部又該怎麽說 ?

其次,在香港“回歸”之前,中共領導人就四處講“馬照跑,舞照跳”,中國對香港的政策五十年不變, 然後成立中英聯絡小組,起草《聲明》和附件,談判磋商,協議簽訂,起草香港的憲制文件《基本法》,人大批准,等等,等等,程序完備得跟真的似的。現在說香港事務是主權,中英聯合聲明 “是單方面政策宣示”, ”更不是所謂的國際義務”,自抽嘴巴沒商量,打得啪啪作響,好像是別人的臉。

中英聯合聲明履行了條約成立的各程序,由當時的國家領導人趙紫陽簽署,相互交換文件。聲明不但有附件,附件裏還有備忘錄;全部外交行爲完全符合條約法公約所明示的條約生效的各要件,作爲聲明的當事國,作爲外交部的發言人,作爲條約法公約的締約國,無視國際交往的基本規則,信口雌黃,作潑婦之語,無賴得難以致信 !

再次, “承諾即義務,合同即法律”這一世界公認的民法原則,已經成爲國際法的“天條”,不可違背,不可動搖。

從八十年代開始,中共領導人就宣稱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並以香港憲制性文件的形式將這一國策固定下來,這就是《基本法》。“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原則不但見諸法律文件,也散見于前前後後的各種政策說明,這些政策說明也均表示承擔“國際義務”。如今變成了“不是國際義務”,言行不一,是不懂國際法嗎 ?

180年前大清的總理衙門無知于世界,懵懂于國際規則尚“情有可原”,將大敗局歸罪于愚昧亦無不可。180年後的今天,還是對國際法無知就匪夷所思了。

中國自1977年-2003年加入了270多個國際公約, 簽訂的雙邊條約更是無計其數。從趙立堅宣稱的“單方面政策宣示”到耿爽的“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件過時的曆史文件”,以及駐外使節的種種怪異舉動和胡言亂語,可以看出, 外交部無視國際法,極左思潮已經占據主流,來自高層的政治壓力已經使外交部不堪沈重,精神恍惚。。。于是,言語的正確打開方式就是胡說八道。

再次,在政治謊言的工具箱裏有件東西,叫作“偷換概念”。趙立堅聲稱:“中英談判及簽署《聯合聲明》的核心是中方對香港恢複行使主權,在港進行國家安全立法是中方行使主權的應有之義”。從法律角度看,行使主權和國安立法是兩件不同的事,前者是統治方式,後者是法律制度;對香港來說,前者是憲政事務,後者是立法規程。

一國兩制的政治原則本無異議,在《聲明》和《基本法》裏也規定得很清楚,作爲香港的“憲法”, 《基本法》就是行使主權的表現,是爲“一國”; 基本法第八條規定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不變,是爲“兩制”。“一國兩制”在法律的表述上很清楚,架構非常完整,何來“強調了兩制而忽略了一國”?

該不該施行國安法的問題,也無須爭論,《基本法》有規定:

第十八條 第二款:

  全國性法律除列于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于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

  附件三: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
  下列全國性法律,自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
  一、《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
  二、《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
  三、《中央人民政府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附:國徽圖案、説明、使用辦法
  四、《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
  五、《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
  六、《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六項中,國都、紀年、國歌、國旗、國徽、國籍占了四項,領海和外交特權與豁免各占一項,就是沒有國家安全法;

第十八條第三款和第四款將可以列入附件三的全國性的單行立法做了兩項排除:一是附件三可以增減,但“限于國防外交和按本法規定不屬于香港自治範圍的”。 國安法不屬于國防和外交,顯然不適用。 本法也未規定國安事務不屬于香港自治,顯然也不適用;二是當全國人大宣布香港進入戰爭狀態或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既然全國人大未做這樣的決定, 那麽此項也可排除。

但第十八條第二款是排它性規定,除了附件三列舉的,其它的都不能在香港實施。該排除的也都排除了,那麽所謂“ 繞過香港,納入附件三”,就是違法。作爲“最高權力機構”的全國人大貫徹某個人的意志本就違法,授權常委會立法是違法,交付香港執行還是違法,違法即惡,惡法非法 !

《基本法》第23條對防止外國政治勢力的滲透做了規定,但既沒有國家安全的字樣,也沒有國安法的影子。

有關國家安全的立法,本該遵守基本法第23條的規定由香港立法並實施;但中共種種倒行逆施,遭到香港民衆的反對,始終沒有結果。于是中共將《基本法》抛在一邊,“繞過”法定程序,采取由全國人大立法交由香港執行的方式,強制香港接受《國家安全法》,還口口聲聲說是“主權”。

“繞過”一國兩制賴以存在的《基本法》,也就摧毀了香港高度自治的法律基礎。誰都知道,一部法律可以繞過香港憲制,還有什麽法律不能繞過 ? 憲制既已不存, 自治焉能安在 ? 所以美國總統 對“香港已失去自治地位” 的判斷是絕對准確的。一個聰明的“繞過”,將香港的繁華砸得粉碎,往後的香港恐怕只能拾得雞毛 。當繁華落盡,無恥的嘴臉也昭然于世。

“繞過”法定程序的做法是一種政治狡猾,是以政治手段處置國際法事務,就像以政治手段處置防疫事務一樣,迷信政治的萬能,定將釀成災禍。

政治的狡猾自以爲得意,將法律玩弄于股掌。殊不知,慘痛的教訓古已有之。崇祯翻雲覆雨,今天說了明天改,台上一套搞“打”,背後一套講“和”,事情敗露就殺大臣掩蓋,鬧得滿朝人心惶惶,統治難以爲繼,最後以一根繩子結束了大明王朝。他不知道,政治狡猾也有代價;袁世凱以恪守臨時約法的承諾從孫中山手中接下總統寶座,後又廢棄承諾,撕毀約法去做皇帝,鬧得全國反對,人人喊打,龍袍穿了才六十天,便一命嗚呼。他不知道,玩弄法律決沒有好下場,尤其是憲法。

最後,談到下場,也得說說違約的國際後果。既是國際條約,至少就是雙方的,雙方簽署的法律文件總是以對方的存在爲存在。既然承諾的義務五十年不變,對方就擁有對此項義務的監督權,五十年不變,就監督到五十年。

在法律上,《條約法公約》規定,一方違約,條約無效。也就是說,聯合聲明中,中方和英方各自的承諾可以看作是“對價”,中方現在宣布不承認《聲明》承諾的義務,那麽對價便不存在。因此,若英方宣布《中英聯合聲明》無效也將不是什麽新鮮事。如果英國要求收回香港也有合法依據, 因爲香港是割讓,新界才是租借,所謂回歸的標的物只有新界。當然,翻出爛賬決不是什麽好事;在政治上,美國已經表明了立場,英國即使不翻爛賬,美英聯盟的政治趨勢已經顯現;經濟上,香港的特殊地位岌岌可危,關稅特殊地位既不存,金融中心的地位也將不保,而更大的災難正在醞釀中。

危機全面又深刻,集中起來看,是信用危機。一個個事件,一個個結果都顯得很偶然,但一切又都很必然, 因爲一貫的謊言,一貫的無恥,一貫的不受追責,專橫慣了,肆無忌憚,總有撞車的一天,車毀人亡在所預期,古人雲 : 禍莫大于無信 。

還得贊美一下香港人,勇敢、執著,31年不間斷地紀念六四,追求民主, 反抗暴政,即便在2020年的六四依然堅持。反抗國安法有據, 反對23條有理,雨傘行動合法,反送中行動合法,因爲“反對違法即爲合法”,這是一條自然法的絕對法則,一切反抗都因這條法則被賦予了權利, 這個權利就是反抗暴政!這是一項自由權,這項權利的表述就是 , 每個人都有:免于恐懼的自由 !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