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産主義體制陰影下,00後的沈淪與自我反省!

作者:SKY妮妮

新中國聯邦以後是什麽樣子,取決于我們現在怎麽做。當前的00後,是即將步入社會的最年輕力量。他們是共産主義體制的受害者,卻也常常被人冠以“小粉紅”、“傲慢無知”、“頹廢的一代”這些標簽。于清醒的旁觀者來說,我們看到的也許僅僅是體制的邪惡;于意圖影響這一代的教育者而言,只有盡力去感同身受,才可直達他們的內心。

00後也許比我們想象的要聰明,與90後、80後相比,他們過早地預見了生活的可能性是多麽渺茫。2001年中國加入WTO,中共得以續命的同時,社會輿論與經濟政策的一點點放松讓勤勞的老百姓有了改善物質生活的機會,對80後一代,讀書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選擇。對90後而言,“努力學習,上一個好大學”成爲了從小被灌輸的信條,背後的邏輯是社會資源和財富分配在逐漸固化,因此對于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來說,一個好的文憑就是找到好工作、實現階級跨越的敲門磚。這兩代人所處時代的特點是:社會輿論、意識形態上的管控沒有實質變化,但是人們在物質生活方面尚可看到希望,中共的維穩相當成功。

而對于00後而言,“絕望”可能是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感受。一方面,社會資源與財富分配的問題不斷加劇。另一方面,網絡的發達與信息爆炸式增長又使00後具備了一些國際視野。這兩種矛盾的處境對00後的衝擊很大,一些00後的心聲:“我感到自己的生活徹底失控了,我感覺做什麽也沒有動力,階級跨越在我看來沒有可能,我無法改變自己的生活。”00後小K告訴我:他曾經不想上學,在自己的媽媽面前連續12個小時打網遊,沈迷于當主播。“我感到這麽做又讓我找到了對自己生命的控制感”,小K如此說道。控制感、歸屬感、優越感—— 心理學角度解釋人幸福感的來源。小K告訴我:“我來到國外逐漸接觸到更多的信息,也開始反思,也開始認爲根本原因在于體制,隨著中共對財富分配、社會資源的控制,對自由表達欲望的剝奪,我的歸屬感與控制感都沒了。我感覺很麻木,只能打網遊、做直播,那是我感到自己唯一有用的地方。”

筆者作爲“清醒者”,聽到小K的話也極爲震撼,就像用冰錐不經意間刺到我的頸後。每一個意識到中共邪惡本質的人,都有一條屬于自己的心靈曆程。大家殊途同歸,然而似乎每個個體卻很難感同身受別人的苦難。仇恨洗腦、激化矛盾、放大不信任,你和我都明白,這是從理性層面分析中共的策略。但同樣的策略,00後的經曆和我們相差甚遠。曾經遇到過一位和小K類似的學生,她的父母爲她請了心理醫生,被定義成“trouble girl”. 我作爲她的家教老師觀察到她的防禦行爲,後來逐漸放下心牆才告訴我,她因爲在班級裏和其他學生不一樣被老師當衆批評成“壞學生”、“女流氓”,也被同學孤立。如同小K一樣,他們都無法在家長請來的心理醫生面前表達真實的想法。孩子與父母沒有真正的信任。安全感的缺失同樣讓不少00後感到對生活的控制力,例如筆者聽到過一些讓孩子們難以啓齒的消息:媽媽爲了讓孩子上重點小學,必須要和校長睡覺。孩子知道媽媽在爲自己“犧牲”,他們很痛苦,不能責備自己的媽媽,也無法改變事實 —— 倒不如完全沈浸在“B站”、漫畫、直播、網遊裏面吧,我們厭倦這個社會了。筆者有過當教師的經曆,內心五味雜陳,慶幸積極地影響過一些“頹廢”的孩子,又很慚愧其實並沒有真正了解他們的內心。

共産主義體制對人性的戕害從未停止,但方式也是“與時俱進”的。不同時代的人之間都有一條鴻溝,阻斷了對話,也掩蓋了體制的罪行。應該慶幸的是,其實孩子們都有自己的智慧和反思能力,我們要做的也許不僅僅是“擦掉墨寫的謊言”、“擺出血寫的事實”,更應該搭一架直通他們內心的梯子。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