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岌岌可危 中共打通輸血“最後一百米”

By 文和

2020-06-10

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在代表作《一九八四》中描寫了永遠都處於極權“老大哥”無處不在的監視下的社會,那句傳遍世界的“老大哥在看著你”猶言在耳。果不其然,2020霹靂年,現實版的《一九八四》在中共國如期而至。

近日,人民網轉發“南方日報”說,為改善佛山物業住宅社區黨建力量相對薄弱的現狀,佛山將成立300個社區黨支部”,並美其名曰打通城市治理“最後一百米”,實現“城市精細化治理“。

成熟民主國家公寓或聯排別墅社區都有類似性質組織,也有成熟的法律,來管理物業公共區域的修繕衛生美化及秩序。如果中共此舉目的是依法反映業主聲音,加強監督物業服務企業,並協助維護業主利益,也無可厚非。但細細一想,事情遠沒有那麼簡單。如果偽政權真心為業主,其實不難:制定法律法規,明確責任義務,堵住漏洞,約束各方,然後依法辦事即可。簡單明瞭,不必象佛山多此一舉,光成立300社區支部,就得花三年。如果要是推廣全國呢?

再多瞟一眼中共的通知,就明白“老大哥”的心思了。

根據通知,成立後的社區黨支部必須嚴格執行“三會一課”的制度,即“老大哥”提倡的支部黨員大會,支部委員會,黨小組會,和上好黨課。沒有被中共忽悠成只有金魚7秒記憶的,對這“支部建在社區”是不是有些似曾相識呢?不就是竊國大盜毛臘肉當初在做土匪時玩過的“支部建在連隊”的翻版嘛。這充分顯明,和毛幫主一樣,當今中共對人民不信任了,已經坐不住了:要是出現監控死角,民眾槍口對準自己,那該怎麼辦?所以要多佈置些眼線,把觸角伸到家裡,讓你睡覺也要“講政治”啊。

試想想,你剛在單位開完黨會上完黨課,又回到黨支部社區繼續接受教育,是不是可以達到疲民的效果?你在單位學習黨課,看在工資的份上權且忍辱負重,現在回到“物權法”保護的私有領地,還得滿臉賠笑,言不由衷,是不是有點辱民呢?你想發點牢騷,一看到網格化到門棟的黑社會組織,是不是感到自己太弱小?這就是盜國者們酒足飯飽之後成就之一。

如果你說成立社區黨支部和物業管理沒有分錢的關係,那你就太冤枉別人了。《通知》確定,佛山將強化黨組織對社區各類組織和各項工作的領導。具體而言,在業主委員會籌備(換屆)工作,業主大會會議程式,議題,要提出“意見”把握“方向”,並必須保證50%以上為中共黨員為“兩委”成員、居民小組長、黨員業主、黨員樓長等,並通過”法定程式”。通過後,要得到中共的批准確認。熟悉中共話語的人,一看就知道中共又在“好話說盡,壞事幹絕”。明明是用遍佈社區的人臉識別監視器的監控行為還嫌不夠,還要監控民眾的思想,卻說什麼“精細管理”?明明是破壞法治,破壞程式,監守自盜的不法之徒,卻打著民主法治的幌子?明明是強姦民意,外行指導內行,卻裝作偽善無所不能的社區救主?

還有人可能為之辯護,社區黨支部是中共黨員犧牲個人時間,純粹是為人民服務的個人奉獻。如果您真這麼想,那太不瞭解“唯物主義”中共邪黨了。看一看《通知》最後一行不起眼的小字:“社區黨支部評價意見是商議,調整物業服務費,和續聘物業服務企業的重要依據”。業主聽不聽話,刀子插業主多深,物業企業哈腰角度多大,物業費存在哪家銀行,維修基金怎麼用誰來做?全憑社區支部嘴皮子怎麼碰。還有啊,300多個社區支部書記,又可以籠絡一些拾人牙碎的爪牙,還是業主掏腰包,這等美事哪裡去找。

舉國上下,無論是醫療、物業,還是足球、教育,早已被中共寄生附體。經濟向好時,渾然不知,經濟停滯之時,才會越發感到中共的無孔不入和嗜血本性。佛山“支部進社區”僅僅是中共無視人權,摧毀人性,控制人民,踐踏民主,違背法治的一個小小縮影。然而中共滲透的越是深入和徹底,越表明他的恐懼和生命的奄奄一息。抓住機遇,喚醒百姓,是我們的責任與使命!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