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宣傳上的高就業率怎麽來的

作者:Angelo Henry

據CCP教育部數據顯示,2020屆高校畢業生達到874萬人,比去年增加40萬,人數再創新高。在CCP病毒肆虐下,國內經濟陷入低迷,失業潮正在席卷全國,農民工外出務工難、大學生畢業即失業也成爲了當下熱點,但是CCP媒體宣傳上必須實現高就業率,而且是高質量的就業,就業機會鋪天蓋地,大學生就業甚至要好于往年同期,而且要宣傳成是CCP的英明決策的結果。

CCP官方媒體宣傳,截至5月底,已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2750.7萬人,相當于去年外出務工總數的100.79%,其中,17個省份已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人數超過去年;52個挂牌督戰縣已外出務工273.42萬人,相當于去年外出務工人數的107.45%。此數據據悉來自國務院扶貧辦,今年是扶貧決勝年,小康實現年,自然外出務工貧困勞動力人數在宣傳上不能少于去年同期,所以出現了高于去年的數據,數據統計政治化在CCP統治下已是常態,而且此宣傳出現在人民日報海外版,是對海外大外宣的一部分,讓海外看看,在CCP病毒蔓延下,各國失業率高企的同時,中國居然會出現勞動力急缺現象,引導國外不明就裏的人們認爲CCP的存在制度優勢。

同時,又有許多專家學者爲了撈取政治資本開始粉飾CCP的假大空的就業政策宣傳,“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前提下推動企業複工複産,推出8個方面90項政策措施實施援企穩崗,最大限度穩定企業用工。從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到實施就業優先政策,提法的變化標志著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業規律認識的深化和就業理念的升華。”沒有CCP就沒有就業成爲了宣傳主旋律,提法的變化也能帶來千萬就業機會,CCP厲害了,沒見這麽恬不知恥的。

CCP宣傳的就業數據是否真實?就拿大學應屆畢業生來說,麥可思報告顯示,2018 屆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爲 91.5%,2019年就業報告還沒出版,估計肯定也將高達90%以上,估計明年出版的《2020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中就業率也會高達90%,甚至更高。麥可思是一個非官方第三方機構,名字聽起來像是國外機構,讓老百姓誤認爲是比較權威公證的海外機構,很難說不是CCP控制的爲宣傳提供虛假數據的機構,而且在CCP體制中數據是爲政治服務的,是可以根據政治需求隨意修改的。宣傳麥可思就業數據,讓人誤認爲是國外權威機構的調查統計,是真實可靠的。CCP以虛假宣傳起家,其臭名昭著的宣傳計倆之一就是用虛假的數據,而且這些虛假的數據要來自海外權威的機構,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構那就自己造出幾個這樣的機構,至少讓國內老百姓誤認爲是海外權威機構。

假設所謂的權威機構沒有造假,那大學畢業生就業率造假出現在哪一個環節?各大高校每年都要爭先恐後發布各自學校的《畢業生就業質量報告》,這是高校提升高校名氣和影響力的一個重要手段,其中畢業生就業率的高低關系到高校招生質量,更關系到學校領導的政治仕途,因此各大高校把畢業生就業當成政治任務來抓,如果畢業生實在找不到工作,但可以在三方協議上造假。大部分學校通過三方協議的簽訂來統計大學生就業數量,一般是大學畢業生交了三方協議才能領到畢業證和學位證,這種流氓違法行徑使得大學畢業生爲了拿到畢業證書和學位證書不得不想盡辦法簽訂三方協議,當然部分同學是通過真正的就業來簽訂了三方協議,但也有部分同學是通過造假簽訂三方協議,隨便找個公司蓋章甚至蓋個假章向學校交差。高校領導爲了高就業率,教會了正在步入社會的大學生怎麽作假,而且教學生作假有時還不明著來,讓輔導員或班主任通過各種方式途徑暗示哪些找不到工作的學生在簽訂三方協議上作假。大學應屆畢業生90%以上的就業率也就成爲了一種常態,這種假,假在骨髓裏,是CCP體制的精髓。

現在又到了大學生畢業季,雖然因爲疫情原因,很多學校推遲了,教育部好像對就業率的要求降低了一些,據說畢業生和公司有簽約的意向書也算作是已經就業,但就業率政治化的慣性還會延續。截至目前,有些東部沿海就業情況比較好的地區的高校畢業生簽約率20%左右,估計七八月份簽約率可能會飙升到80—90%以上,因爲各大高校統計數據是在8月份,雖然學生畢業了但不發給沒有簽約同學畢業證和學位證,只有拿來簽約的三方協議才能領到畢業證和學位證,這兩個月很多單純的大學生被迫去做假。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