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歡的地攤經濟

作者:Angelo Burgess

在CCP病毒的衝擊下,外貿出口的窗口越來越小,靠出口拉動經濟增長已經窮途末路,失業問題已成爲了最大的民生問題,爲解決失業問題同時活躍經濟,CCP抛出了殺手锏——地攤經濟,官媒及CCP控制的自媒體鋪天蓋地的爲地攤經濟搖旗呐喊,地攤收入放衛星頻頻見諸報端,“每天收入3萬元、收錢收到手軟”,全民小康指日可待,宣傳口徑的小康社會已經實現。但配合不默契的李克強總理說,“有6億人每月的收入也就是1000元”,難道這6億人口有錢去地攤消費,有能力拉動中國經濟增長?

地攤經濟自古有之,尤其適合小農經濟,主要滿足小農簡單的生活日用品,同時增加了部分沒有一技之長的老百姓的就業機會,近年來尤其是城鄉結合部,地攤經濟滿足了部分失地又沒有特長的農民的就業需求,但是城管的打砸搶使許多小商小販的地攤難以生存,人類曆史自古就有的地攤經濟在CCP的流氓統治下幾乎絕迹,如今爲了活躍經濟,CCP又祭出地攤經濟的大旗,還被宣傳成發展地攤經濟是CCP的英明決策,其流氓宣傳行徑令人發指。

地攤經濟果真能解決就業問題?企業倒閉、外貿萎縮,兩三億(如果月收入1000元算失業的話這個數字是6億)的已經失業和隱性失業大軍遍布在城市的各個角落,他們僅有的一點積蓄僅能維持不餓肚子五六個月,如今忽悠他們拿出手裏僅有的積蓄來搞地攤經濟,很多地攤一天沒賺一分錢,擺地攤一折騰,很多人血本無歸,這些人連吃飯的錢都沒了。地攤經濟不僅不能解決失業問題而且還將使窮人越來越窮。

而且,這次擺地攤的很多是年輕人,有正規工作的人,下了班也加入了擺地攤行列。原因在于,各地降薪潮已經到來,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各家企業單位普遍開始降薪,8000元降到5000元,5000元降到3000元等不一而足。有工作的人開始降薪,而這些人以往的收入還上房貸、房租後所剩無幾,如今薪水的下降必然使他們房貸、房租吃力,爲了生存,迫不得已下班後擺地攤,希望賺點錢補貼房租、房貸。在正常社會中,有正規工作的人是地攤經濟的主要消費者,目前這群往昔的所謂的有産階層也加入了擺地攤行列,有誰去消費地攤商品呢?CCP大肆宣傳地攤經濟只能加劇經濟危機。

地攤消費能解決企業過剩産能?在地攤上買小吃、買便宜的衣物、買小商品等,不會有人在地攤上買個華偉手機或者是其他貴重商品,地攤消費的群體主要來自社區居民,方便他們的小商品需求。而如今,中國經濟面臨著最大的問題是,外貿萎縮,消費乏力,這裏的消費還和小商品消費不一樣。中國經濟的發展緣于融入全球化市場,成爲全球市場的生産環節,很多企業成爲商品價值鏈中的一個環節,這些企業生産的商品不是最終消費品,現在CCP病毒及體制病毒擴散導致了全球市場訂單減少,而且加上外資撤出,中國經濟逐漸和全球市場脫鈎,在此背景下,外向型企業的過剩産能沒法轉內銷,這不是地攤經濟能夠解決的。融入全球市場是中國經濟得以生存的大動脈,地攤經濟只是部分解決了社區毛細血管問題,對整個國家層面的經濟增長來說根本無濟于事。

談到地攤經濟不能不說說城管,CCP治理城市臭名昭著的發明是以城管治理城市街道市容,最近幾年在城管的打擊下地攤經濟已經絕迹了,如今CCP鼓勵地攤經濟,難道各地城管會網開一面?估計各地城管會采取“放水養魚”的策略,靠山吃山靠水吃水,CCP治下各部門工資很低,爲了激勵各級官員維持統治,不同程度的允許各種部門搞經營創收,解決部門人員的生存問題,這一方面爲貪汙腐敗打開了通道,一方面爲打砸搶打開了通道。像城管這類職業是靠打砸搶來創收,城管中的中高層靠收取保護費,平常的城管創收的手段就更野蠻了,如地攤的西瓜先打砸,然後搶來分贓,在此種體制下大部分的城管日常生活物資部分是搶來的。可以預料,未來一段時間內地攤經濟中打砸搶現象會層出不窮。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