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市長被撤訴,繼續審查是忽悠?

作者:玉米地大姐

俗話說官場如戲,安徽巢湖官場上演了一出現代版的“捉放曹”荒誕戲,請看新京報6月5日報道:

安徽巢湖市原常務副市長夏群山因涉嫌犯受賄罪,2019年12月被批捕。今年5月29日,檢方撤訴,6月4日取保候審。今日(6月5日),合肥市蜀山區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一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檢察院還需繼續審查夏群山一案,將按照程序辦理此案。

夏群山的代理律師杜華程告訴新京報記者,檢方撤訴後,夏群山于6月4日取保候審,回到家中。據他介紹,此前合肥市監委認定夏群山收受十多人賄賂,合計400多萬元,被蜀山檢察院起訴到蜀山法院。之後,檢方于5月29日撤回起訴。

據杜華程律師提供的,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于5月27日作出的《刑事裁定書》內容顯示:夏群山因涉嫌違紀違法,于2019年6月18日被合肥市監委決定留置;因涉嫌犯受賄罪,于2019年12月13日經合肥市人民檢察院決定,被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刑事拘留,2019年12月19日經合肥市人民檢察院決定,被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執行逮捕。

《刑事裁定書》顯示,蜀山區法院受理後,公訴機關以證據發生變化,不符合起訴條件爲由撤回起訴。蜀山區法院認爲,公訴機關撤回起訴的決定符合法律規定,應予准許。裁定准許檢方撤回起訴。

今日(6月5日),合肥蜀山區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一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還需繼續審查夏群山一案。對于下一步是否會下發不起訴決定書,其表示,檢察院將會按照程序辦理,目前案件還在辦理中。

據公開簡曆,夏群山出生于1968年10月。1990年參加工作後,一直在巢湖工作,曾任巢湖市居巢區信訪局局長,巢湖市夏閣鎮黨委書記、鎮長等職。2012年,夏群山任巢湖市委辦公室主任、市委政研室主任,次年任巢湖市委常委,市委辦公室主任、市委政研室主任。2016年起任巢湖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2019年6月25日,合肥市紀委監委宣布夏群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19年7月23日,巢湖市第九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決定免去夏群山巢湖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職務。

按照中共處置違紀幹部程序流程,夏副市長一步沒少。第一步,紀委宣布違法進行調查。第二步,橡皮章人大撤銷副市長職務。第三步,移送公安機逮捕、關押。

既然三步都是按照規定的程序進行的,怎麽突然撤訴了?都撤訴了還要接著審查是幾個意思?公訴機關發現證據有了變化,是什麽變化?證據不足還是證據造假?

推測一下,這位副市長被撤訴,無外乎兩種原因:

一、有罪,找人花錢贖命,經過半年時間運作,撤訴,人放回家。對外放風證據有變化,繼續審查。

二、無罪,政治鬥爭被對手陷害,經過半年時間徹底服軟,撤訴,政敵還留一手,接著審查等于警告,你小子出來閉嘴,否則隨時整你。

兩種原因都說明夏副市長身後沒有過硬的靠山,否則不可能被對手搬到。如非典時期隱瞞疫情的北京市長孟學農,那麽大的罪過,不但沒倒下,反倒換個地方照樣做官,皆因有姚家背景和王岐山的關系。

起訴又撤訴視法律爲兒戲,讓該案陷入塔西佗陷阱,副市長若無罪,紀委、人大、公檢法涉嫌制造冤假錯案,副市長若有罪,公檢法涉嫌合夥包庇。

中共官場好比屠宰場,每天上演屠夫宰豬、豬宰屠夫的魔幻反轉戲。夏副市長案件就是中共盜國賊以黑治國的縮影,所謂“以事實爲根據、以法律爲准繩”不過是自家的橡皮筋而已。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16247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411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95203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4118/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