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新聞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記者會摘要(6.3)

McEnany:大家好!先講幾個公告。首先總統的健康檢查會很快公佈,總的來說,總統保持健康。同時我要恭喜昨晚預選的勝選人,總統已經為候選人背書, 64比0的勝率,這是國會特殊和主要選舉自中期選舉以來的勝選率,表現了對總統政策的在64個選區13個月中的全國范圍的支持。

接下來想說說全國范圍發生的事情。 《第一修正案》不是給任何人權力暴動、搶劫、縱火、損毀財物、騷擾私人和警察。然而此修正案賦予你和平集會的權利。最好的案例是1963年8月28日,由馬丁·路德·金領導的25萬人在林肯紀念堂參與的美國平權運動。著名的金博士的《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中說,我們不能讓我們的運動變成暴力行為,我們要一次又一次地讓精神從肉體中得到昇華。金博士說,我希望我的四個孩子生活在一個國家,不以膚色而是他們的品質來評判他們。我們繼承金博士的精神,紀念因為不公正待遇而去世George Floyd,那個視頻我們都看到了。還紀念被搶劫犯槍殺的聖路易斯警察長David Dorn,這是個悲劇,他是一位77歲的退休警察,並且他的太太也是一名警察。 Dorn是一個英雄,在這次騷亂中遇難,我們的心與他的家人同在。我們美國人必須團結在一起,我們必須要有法律和秩序。接下來,我開始接受提問。

記者:CBS新聞得知國防部長Esper的發言沒有在白宮得到積極反響,部長有沒有在今早之前私下向總統表達他對執勤人員的個人觀點,以及總統依然對他的工作有信心嗎?

McEnany: 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表示他的個人觀點,而且我也不會在白宮評論私下的對話。關於總統是否依然對他有信心,我會說,如果總統對國防部長Esper失去了信心,你們一定會第一時間知曉。

記者:國防部長Esper還是合適的人選嗎?

McEnany:目前他還是國防部長,如果總統對他沒信心了,我們會第一時間知曉。

記者:副總統拜登宣稱,如果他競選成功,他會成立警察監督委員會。川普總統有考慮類似舉措,或者俱體的相關政策的改革來應對執法中的種族歧視嗎?

McEnany:白宮討論了多項相關舉措。我不想在總統之前評論他最後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總統相信大多數警察是善良勤勞的人,但他也知道我們所看到的不公正的現象,以及我們需要保證警察們合理使用訓練時用到的手段,以保證公正執法。

記者:會考慮聯邦層面的監督嗎?

McEnany:討論了不同的方案,但還沒有做出最後的決定。

記者:你提到了金博士(Dr. King)。他也許不會認同周一晚間在白宮一帶發生的行為。如果有有機會重來,你們會使用催淚彈和重擊抗議示威人群以確保清空公園,讓總統可以有機會拍照嗎?

McEnany:我首先聲明,沒有人使用催淚彈和橡皮彈。

記者:有女士向我表示她被催淚彈驅趕,其他人也有在那片區域被同樣對待。

McEnany: 再次澄清,沒有使用催淚彈。這點國防部(DOD)和公園管理局可以保證。讓我退一步聲明所發生的事情,因為有很多的失實報導。首先這些早晨的抗議活動,總檢察官Barr在上午就認為需要在把禁入區兩邊都擴大一個街區。但當他下午到達現場發現路障位置沒變之後,就告知相關官員需要採取行動。抗議者被3次被大聲告知要轉移,然後變得越來越無理,開始向警察扔東西襲擊,包括用冰凍礦泉水瓶。警察別無選擇,採取措施以確保他們自身安全和後移路障。因為我們都知道哪個區域教堂前晚失火,這些是合理的行動。向外移動路障才能確保教堂安全。絕不能容忍向警察扔水平和磚頭的行為。

記者:很多人士在和平抗議。很多人沒有意識到這些躁動,只是被人群和警察強力推開,還有一些你們派來的軍隊成員。你怎麼對美國老百姓解釋這些?

McEnany:國民警衛隊已經在華盛頓執勤,而軍隊並沒有。這兩者是有差別的。我想說,扔磚頭、扔冰凍礦泉水瓶、襲警行動等,是不能被容忍的。當警察生命受到威脅時,他們有權利自衛,警察處理等很平和,沒有人死亡、沒人嚴重受傷。

記者:看到那些處理畫面的民眾很憤怒,你們這麼解釋這樣的行為呢?

McEnany:警察有權保護自己。讓我們說如果警察不去防衛保護自己會如何。在聖路易斯,四名警察被槍襲;拉斯維加斯,警察被爆頭現在生命危在旦夕;在紐約警察被打傷;在羅德島,4到5名警察和州巡警被打傷;在新澤西,一名警察受傷。警察在前線保護民眾,包括你Jim進出白宮的時候。我們欠他們榮譽和尊重,並且當他們收到威脅的時候,他們有權利保護自己。

記者:關於Esper部長的評論,總統正在考慮啟用《暴動法》(Insurrection Act) 或者根本不考慮?

McEnany: 總統在調用此項法案有絕對權威。此項法案在他權利範圍內,總統唯一的目標是保護全美國街道的安全。我們不容忍教堂被燒,警察被槍擊,商店被搶劫和損毀。如有需要總統會考慮啟用《暴動法》。但目前總統希望依靠國民警衛隊,並且在華盛頓和明尼蘇達都起到了強有力的效果。

記者: 你是說所有警察在和平示威都文明執法嗎?但有證據顯示,有警察摔澳大利亞記者的相機,這件事不僅是和記者相關而且和所有和平示威的群眾相關。白宮是否相信在白宮附近發生的執法行為都是得當的,而且可以作為全國范圍的典範?

McEnany:警察們用合理的手段和權力在暴徒向他們襲擊的時候保衛了自己,也保衛了所有其他和平示威者和普通民眾。

記者:你認為警察向示威者噴化學物品合理嗎?

McEnany:據我所知,沒有催淚彈。他們用了最小的武力來應對使用暴力手段的抗議者,以確保聖約翰教堂不會再次被縱火和保護他們自身的安全。

記者:總統在福克斯新聞裡說他沒對任何人說過應該驅趕示威者,國防部長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請問白宮裡面誰知道這個決定,或者這是總檢察長單方面的決定嗎?

McEnany:總檢察長一早就決定要擴大戒嚴範圍。這是在關於教堂的討論之前。總統下達命令之後,大家按此行動,但總體並未過問每個細節。所以,對這件事的知曉程度正如總統所說。

記者:如果抗議者還在那的話,會有總統出行去教堂的計劃嗎?

McEnany:我不知道安保人員是如何決定以確保總統步行過去的。我只想重申,擴大戒嚴範圍的決定是總檢查長Barr在一大早就決定的。

記者:疫情大流行的問題,Fauci醫生說他和疫情應對小組和總統會面的頻率顯著減少。這是準確的嗎?為什麼?

McEnany:昨天我們就舉行了疫情匯報會。我們一直在監控疫情狀況以確保美國人民安全。我們現在看到燒毀的教堂和街頭暴力,總統和總檢察長、國防部長Esper、Milley將軍進行了多次會議以確保街道安全的同時也在監控疫情。

記者: 如果週一的示威是和平的,為什麼要清場?是誰的決定?如果總檢察長Barr要清場,為什麼花了那麼久?

McEnany:總檢察長Barr命令周一早上要清場,但他到達時清場並沒有被執行。他立即他命令戒嚴區域向外擴大一個街區,我們看到週日晚不是和平示威,而是暴動。以確保聖約翰教堂得到合理保護。總統要保證週一晚上華盛頓是安全的。

記者:從早上下達命令到晚上你們步行過去有這麼長時間間隔。為什麼要有這麼大的間隔?

McEnany:(重申這是Barr的決定)他下達的清場的決定沒有被執行,下午早些時候他到的時候發現了,然後讓工作人員立刻進行清場。

記者:為什麼總統認為經過公園步行過去教堂這麼重要?

McEnany:總統要向世人表示我們不會被搶劫、暴動和縱火打倒,美國不是這樣的。步行去聖約翰教堂是一個重要的標誌,它向世人展示了重要信息。歷史上我們看到世界的總統和領袖在特殊時刻做出的舉動向國人宣告領導的堅韌意志。丘吉爾訪問被轟炸的廢墟,小布什總統在911廢墟舉行儀式,卡特總統穿上包衣鼓勵節約能源,老布什總統在殘疾人的陪同下簽署美國殘疾人法案。對於這一屆總統向民眾傳遞一個重要信息,即所有叛亂分子、搶劫犯、無政府主義者不會繼續猖狂於世,縱火教堂不是美國精神的代表。手握聖經向美國人宣告我們會通過團結和信仰度過難關。

記者:總統一部分體檢是去年年底進行的,剩下的部分是什麼時候進行的呢?

McEnany:我不知道具體日期。我可以問Conley 醫生。我知道日期快到了。

記者 :白宮花了很多時間討論抗議是怎麼發生的,人民應該抗議什麼或者不應該抗議什麼,白宮那有做什麼來調查這次遊行的根本原因嗎?

McEnany:總統做了很多事。加速了FBI對George Floyd案件的調查,確保有關於人權的調查,和他死因的調查,還有聯邦檢察院的調查。他幾次都為受害者的不公正待遇冥不平,包括週六的全國講話。總統在權力範圍內已經傳達的對這種不公零容忍的強烈信號。

記者:總統有直接和示威者對話以了解他們的訴求嗎?或者總統有無此打算?

McEnany:總統已經調研了他可以使用的已確保執法公正的途徑,但還沒有相關宣告。但我們在努力。總統認為警察們是勇敢的英雄,大多數都是善良勤勞的愛國愛民的人士。

記者:前任的代理總檢查長Rosenstein今天在國會山聽證。他沒有閱讀五角大樓的申請,考慮到Rosen Stein的深度參與,他甚至沒有開始準備通俄門調查的總覽備忘錄(scope memo)。實際上是他挑選了FBI總監Christopher Ray。是不是到了川普總統當局重新任命除Ray之外的FBI新主管的時候了?

McEnany:暫時無評論。關於Rosenstein的聽證,除了一些,是、否之外,然後他還承認Peter Strzok的文字沒有通俄的信息,但綁架了整個調查。 Rosenstein說他不會簽署有他名字的Carter Page FISA搜查令。但他的名字明明就在上面。不僅如此,他還不確定他完整閱讀了文件。竊聽美國公民是嚴重違反《第四修正案》的事,而且還沒有根據,而且還是根據滿是謊言的俄羅斯情報。所以,這真的非常令人乍舌聽到他,沒有完整讀過那個搜捕令,我相信說不定能聽到他根據2020的後見之明說他不該簽署,即使我確定這令Carter Page感到不滿。

記者:總統是否對舊事重提感到失望,他現在的立場是什麼?他對今天FBI總監Christopher Ray的聽證有信心嗎?

McEnany:此刻總統和FBI局長和國防部長一樣,如果他對誰沒有信心,你們會第一個知道。

記者:昨天紐約州長Cuomo 發表重要聲明說他可能會解僱Blasio市長,總統是否有跟Cuomo州長談到向紐約派國民警衛隊的事?現在有任何計劃嗎?

McEnany:總統會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來保護國民。派國民警衛隊只是其中一種方式。既然你提到紐約,提到華盛頓和紐約的如今的現狀。華盛頓因為川普總統立即採取了行動,派了國民警衛隊,所以現在暴亂制止住了,而紐約因為Cuomo州長不採取任何行動,到週一晚上暴力更加倉狂,梅西百貨大樓被搶劫等。川普總統已經認定Antifa 為國內恐怖組織,但是紐約抓了一部分被指控為入室搶劫的嫌疑人,卻放了500個已經逮捕的人,所以紐約對違法法律的人的的應對方式是軟弱無力的。

記者:除個別警察的行為以外,總統相信現在有系統性真的非裔美國人的執法偏見嗎?

McEnany:總統相信正義,當他看到這個件事的時候立刻毫不猶豫的就提出來這是不公正的。他給Sandra Bland打電話時,針對她在視頻裡受到的暴力對待,直接表示那是可怕的。當他看到George Floyd的視頻時,也毫不猶豫的指出那是不公正的,他非常難過,他也讓Ahmaud Arbery接受人權調查。同時他也指出,我們的警察是好人,努力工作的人,他們在街上保護他人,擁抱他人,與抗議者站在一起。這就是執法意義所在。這也是

記者:再次問,總統是否相信是否存在對非裔美國人對系統性的執法偏見?

McEnany:總統相信有一些不公正的案例存在,他指出這些案例,民主黨在刑事司法改革喊了很多年,如在量刑的種族差異方面,奧巴馬總統沒有改變這些現狀,而是由川普總統改變了這一現狀,在量刑改革領域帶來了“第一步法案”(First Step Act)。民主黨沒做到,因此,他們應該向川普總統致敬。

12. 記者:外界對為什麼要對公園進行清場有很多解釋,其中一個說是嘗試執行宵禁,另一個來自公園警察的說法是因為暴力抗議者,司法部說反正早晚都要清場的。你能給大家解釋從白宮角度來看這個原因是什麼?為什麼這麼做?

McEnany:清場命令不算來自白宮,是最高檢察長Barr的命令,因為不能再讓我們看到教堂連續兩天被焚燒.

記者:就是說不管怎樣都會情場是嗎?即使是沒有暴力抗議者,也一樣會情場,是嗎?

McEnany:不,如果抗議者是和平抗議,把區域移動並擴大一個街區,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他們被告知了不知一次、兩次而是三次。但是,如果磚頭扔進來,警察仍然會保護他們自己.

記者:從過去的這個週末來看,巡視的意義是什麼?他在尋找什麼?

McEnany:我評論範圍不會僅限於總統已經說過的話,因為那些涉及到安全問題。

13. 記者:對Rosenstein和Ray都不願意承認對總統競選活動的非法竊聽承擔責任

McEnany:總統對此感到詛喪。這是一個共和黨的競選活動,被民主黨的政府根據總統的競爭對手(希拉里)和政黨花錢買通的捲宗而發起的竊聽行為。這是我們看到的最嚴重的政治醜聞,當好幾個在Obama政府宣誓就職的人員的對通俄這件事具有完全兩面性,在職時說一套,面對公眾說的另一套,說他們有直接證據證明總統競選時里通外敵,竟然沒有媒體有興趣去深入調查也令人無語。 Adam Schiff說,“我有直接的證據”,而事實並不存在。同時,特別檢察官 Muller在花了數百萬納稅人的錢得到一份報告說,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用通俄事情的存在。我們需要對此事徹底調查, 確保類似事件不再發生在任何一個總統身上,不管他是什麼政黨。

記者:國防部長Esper早上說他反對啟用《暴動法》(Insurrection Act),上次使用這個法案還是在1992年。現在看總統會使用這個法案嗎?這個法案會是最後一招還是現在看來最可能的措施?

McEnany:我們看到總統正在循序漸進的方法解決這件事情。首先,讓州長、市長們履行他們的職責。他們有可以派遣警察去處理的權力,《憲法第十修正案》賦予他們這樣的權利。紐約州長Coumo和紐約市長Blasio他們應該確保他們的州和城市的安全。他們目前是嚴重失職的,紐約到處都是搶劫案,華盛頓在市長管控時到處都是焚燒。總統立刻採取了措施,動用國民警衛隊,如果步行在啟用《暴動法》。目前華盛頓特區在國民警衛隊保護下,局勢控制良好,如果有必要還會動用軍隊,以確保華盛頓的和平。

McEnany:我想重新回到開場提到的,因為我沒有看到太多關於此的媒體報導。 Dorn警長在聖路易斯去世,他被劫匪殺害,此前為聖路易斯兩個警察局效力38年,他的太太是路易斯市警察局士官,他是一名英雄。我同時想紀念今年殉職的45名警察。我為他們感到惋惜。作為一名新媽媽,我尤其為兩名女性傷痛。印第安納波利斯市的警察Brianne Leith, 她於2020年4月29日遇槍襲致死,離開了他三歲的兒子,姐姐和她父母,她是國民警衛隊退伍士兵;同時我們悼念火奴魯魯警察局喪生的Tiffany Victoria和Rica,他們在2020年1月29日因為被槍擊,離開了她三個女兒和一個外孫,她是美國空軍預備役退伍軍官。他們是我們的英雄。謝謝包圍我們街道安全的警察,有被槍擊的,有被槍殺的,這都是不該發生的悲劇。讓我們和執法人員站在一起,感謝他們為我們社會持續做出的貢獻。謝謝!

翻譯:【水星Stella】 校對:【班仔】

戰友之家玫瑰園小隊出品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