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六四精神,守護民主之光

天安門6.4民主運動31週年祭

作者:Arron / 2020年6月4日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北京發生了慘絕人寰的六四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中共國的軍隊開著坦克衝進天安門廣場,鎮壓在廣場的手無寸鐵的絕食抗議學生和聲援群眾,天安門血流成河,釀成驚天慘案。人們很難想象,在人類社會到了二十世紀末期的時候,中共政府竟然會為了維持極權統治,對要求民主自由而進行和平示威的學生和群眾大開殺戒,舉世震驚。

中共在血腥鎮壓學生民主運動之後,一方面以其慣用的手法封鎖消息,向世界掩蓋真相,另一方面動用央視等所有媒體,裝模作樣地向全國人民莊嚴承諾,保證政府從今往後會廉潔執政、約束權力、公佈官員財產,以安撫民心,穩定局勢。善良的國內民眾相信了中共會痛改前非,幼稚的西方國家放棄了制裁,放了它一條生路。

但是,正如中共在歷史上所有的謊言一樣,31年過去了,中共官員的貪污腐敗更加變本加厲,公權力作惡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加肆無忌憚,政府更加瘋狂地打壓國內一切維權抗爭,並且中共利用藍金黃腐化全球,已經嚴重侵蝕了文明世界的秩序和價值觀。

1989年5月的天安門

事實證明,中共一直都是惡龍,只是當初麟爪未齊,危害性沒有被世界所重視。這麼多年來,由於美國等西方國家的軟弱、無知和綏靖,靠著加入WTO後吸血膨脹,中共已經長成一條碩大的赤色惡龍,露出猙獰,開始貽害整個世界。

要不斬殺惡龍,要不被惡龍吞噬。世界別無選擇。

1、中共的罪孽与邪恶本质

極權中共一直都是人類文明的毒瘤,是世界民主秩序的破壞者。

中共這種邪惡的本性來自共產極權基因,自1921年中共建黨、借殼共產幽靈轉世以來,就是一個假冒民主自由、實質獨裁專制的馬列邪教政黨,其慣用手段是欺騙宣傳,最終目的就是要暴力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建立無產階級專政,進而奴役整個世界。

中共自建黨之初就假稱土地改革,用歷史上屢試不爽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夢騙取了全國善良的農民的支持為其奪取政權,而後出爾反爾,在建國剛剛幾年就將土地重新收歸集體所有。

抗日戰爭期間,中共美其名曰「北上抗日」,主力龜縮在非日軍佔領區的陝北一隅主要依靠國民政府提供的抗日經費以維持政權財政,但卻用虛假宣傳欺騙全國人民,矮化國民黨軍隊在正面戰場與日本侵略者進行的殊死搏鬥,同時與日本侵華總司令崗村寧次暗地勾結,不斷蠶食國軍地盤,以愛國抗日之名,行賣國通敵之實。

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共一邊竊取勝利果實,擴大根據地,一邊謊稱要打到蔣家獨裁、建立「民有、民享、民治」的美式民主,騙取民意,欺騙美國,使之放棄支持國民黨,最終把國民黨趕到台灣,開始了中共國長達70餘年的極權暴政。

從1949年執政以來,中共獨裁專橫,胡作非為,土改、鎮反、農村合作社、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飢荒、四清、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無謂的政治運動導致過億國人非正常死亡,整個國家出現野蠻代替文明、落後代替先進、無知代替有知的歷史性大倒退,整個國家更是處於經濟崩潰的邊緣地帶。

瞭解了中共這個政黨與生俱來的邪惡本質,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在1989年敢悍然對天安門六四民主運動中手無寸鐵的學生和群眾進行慘無人道的大屠殺:維持其極權政黨的統治是根本,其他都是遮羞布。

不能忘記的歷史照片 1989年6月4日屠城後的勇士

中共也因為犯下了六四大屠殺這個不可饒恕的罪行,被徹底釘上了歷史的恥辱柱,永遠無法逃避下台被清算的命運,這是中共遲遲不敢給六四平反的原因,也是中共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繼續大開歷史倒車、在反人類的道路上一條路走到黑的根本原因。

2、中共丧失了自我改良能力

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之後,西方社會進行了強烈的譴責和制裁,使得中共國一度隔絕於主流世界,經濟再度陷於崩潰邊緣。遺憾的是,總有一些人、尤其是一些西方政要,或者由於中共的深度藍金黃,或者由於對中共的邪惡認識不深,幻想著能夠通過改善中共國的經濟狀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來促進民主化進程,使中共接受普世價值,拋棄專制暴政,成為民主自由世界的一員。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就是這類人的一個典型。

2000年3月,克林頓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表支持中共國加入WTO的演講時說:「中國入世,不僅是同意擴大對美國商品的進口,更是同意進口民主社會最珍視的價值觀之一——經濟自由。」他天真地認為,當中共國民眾更加富有時,就會要求更多的權利,並且認為互聯網的發展會削弱中共國政府的控制,使中共國民眾享受更多自由。

很遺憾,克林頓這種想法太過一廂情願,完全不瞭解老奸巨猾的中共為了鞏固極權統治,把2000多年封建專制的不傳之秘——驅民術——運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 通過修建防火牆封殺真相、統一思想、定於一尊以愚民;
  • 通過理直氣壯地做大做強國企、造成國進民退以弱民;
  • 通過各種運動折騰民眾、使其疲於奔命而無瑕顧及個人權力以疲民;
  • 通過官民差異和城鄉差異使人民自我矮化且互相檢舉揭發以辱民;
  • 通過瘋狂印鈔和通貨膨脹以盜竊民財、使民眾始終處於溫飽線以貧民。

如此,無論經濟怎麼發展,國家如何強大,中共統治下的人民永遠都是血汗工廠的奴隸,和平時期是中共「割之不盡」的韭菜,一旦遇到困難,就變成了「不惜一切代價」的那個代價。

如此,加入WTO以來,中共國雖然取得了耀眼的經濟成就,但經濟發展成果不是被中共各級官員貪污私分或藏到國外,就是用於擴充軍備、實現中共爭霸世界的野心,或者用於層層維穩、防止民眾合法維權,或者用於建設加固防火牆、阻止民眾獲得牆外的真相,或者用於建設設施豪華、令人嘆為觀止的高幹病房,甚至「寧予友邦,不予家奴」,天量的經費用於讓大領導臉上貼金,一擲千金地大撒幣,並通過天量援助讓盜國賊子女 、私生子女以及白手套合法套取國家財富;或者用於發放高額獎學金、讓他國留學生享受超國民待遇扶持中共未來代理人,但唯獨沒有錢來實行全民基礎醫保,沒有錢來給退休民眾和年邁的農民發放保證基本生活的養老金,也沒有錢來保證偏遠地區孩子們的基礎教育,更沒有錢來推行全民12年制義務教育。正如2020年5月28日李克強在兩會記者招待會上披露,當前中共國仍然有6億民眾月收入低於1000元,這是中共國經濟發展成果與國民無關的最好證明。一句話,中共國的民主、自由和人權狀況並沒有因為中共國經濟得到長足發展而稍有改觀,反而不斷惡化。

從1999年開始,出於擔心有規模的組織可能顛覆其政權,為了防微杜漸,中共對法輪功習練者進行了長達20餘年的殘害鎮壓,犯下了包括「活摘器官移植」等令人發指的反人類罪行,讓世人見證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2015年7月9日起,中共為了打壓民間維權活動,在國內多達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非法關押和約談了上百位律師、著名民間維權人士及上訪民眾與親屬,俗稱「709大抓捕」事件,部份人士至今下落不明,釀成了世界矚目的人權災難。

中共自當政數十年來,依靠專制治國、以黑治國、以假治國、以警治國、運動治國,導致華夏生靈塗炭、山河破碎、道德淪喪、文化盡毀。惡共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共產極權只能給世界帶來破壞和災難,正如蘇共解體宣言所說:

「馬列主義經過70多年的實驗,從理論到實踐上都是失敗的,歷史和事實都已證明這是徹頭徹尾的禍害人類的荒謬邪說。斯大林為了統治俄羅斯和世界,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不斷推向世界各地。在世界的各個角落,只要出現共產黨就會出現內戰、飢荒和恐怖。為此,我們在克里姆林宮真誠地向世界上受共產黨迫害的人民和國家道歉!」

3、傳承六四精神,守護民主之光

對照中共極權暴政的邪惡本性,就更能彰顯六四精神的偉大光芒。那麼,何為六四精神?

簡言之,六四精神就是指不畏打壓與迫害,不惜用鮮血乃至生命去捍衛民主、自由和人權的抗爭不屈的精神。

六四精神揭示了一個最樸實的道理:雖然中華大地數千年來一直被封建專制的黑暗籠罩,但是民主自由之光已經照進了這片荒漠,中華民族與任何民族一樣,有權利享有民主、自由和人權,並將通過不懈的奮鬥去爭取和捍衛它們。

當年六四事件中在天安門廣場遊行、抗爭和絕食的那些學生和群眾,在強權、子彈與坦克面前,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詮釋了這種偉大的六四精神,他們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世人、也告訴中共統治者,現代社會中民主、自由和人權是與生俱來、無法剝奪的,是值得用生命去捍衛的基本權力。他們是中華民族大寫的人。

有人說,當年六四那些犧牲或獲刑的學生太幼稚、太理想化,因為在強權暴政面前這種和平集會和遊行完全沒有勝算。但是這些精明的人不明白的是,學生們的和平遊行示威根本就不是出於博弈考慮,也沒有圖什麼政治回報;他們只是滿腔熱血,赤膽忠心,懷著善良的願望,真誠地要求政府做出一些改變,讓國家變成更民主、更自由、更美好一點。他們只是堅信,把「為人民服務」掛在嘴邊的中共理應讓國人享有更合理的制度、更美好的生活,並且如果需要的話,願意用鮮血乃至生命促成這個變革。

與學生們單純而善良的動機相對應的,是中共血腥鎮壓背後那冰冷的邏輯:在人民的利益與中共極權統治的利益發生衝突時,中共的選擇從來都是簡單粗暴,毫不掩飾,某前中共領導人所言「200人的死可為中共國帶來20年的穩定」,可謂一語道破天機。中共需要的穩定是維護其極權暴政統治的穩定,是維持紅色江山不變色的穩定,與學生們要求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完全是背道而馳。

公道自在人心,孰正孰邪,哪怕連統治者自己也心知肚明。雖然中共官方將六四天安門事件定性為反革命暴亂,中共統治集團內部至今無人敢以個人名義公開承擔責任,甚至恐懼到全面禁止社會公開討論六四、並運用一切手段打壓民間的聲音。這也反過來證明瞭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實質不過是公民意識的體現,是愛國學生和群體追求民主、自由和人權、並要求中共承認公民群體才是執政正當性的根本來源。而這,正是中共無解的命門。

在六四民主運動過程中,學生也呼籲了全國各階層參與遊行示威,包括廣大的工人、農民和社會公職人員,形成全國統一戰線,共同推進國家的民主法治進程。在當時的情況下,六四進行了最廣泛的社會動員,也有大量的知識分子、工人、機關幹部、市民參與其中。殊為遺憾的是,受限於當時民主基礎薄弱、資訊不發達等原因,中國社會的大多數人沒能參與其中,更有一些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選擇置身事外,幸災樂禍地看熱鬧,全然沒有明白這場運動也關乎到每個國人及其家庭的前途命運。他們坐視中共拒絕改良、用暴力扼殺了民主自由之光,坐等整個國家籠罩在專制暴政之下,他們選擇了屈服、聽任中共奴役,結果自己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至今30餘年來,中共國的眾多災難和困境,如越發猖獗的貪污腐敗、為所欲為的公權力作惡、日益艱難的底層民生、不斷惡化的生存環境等,與當初全國多數民眾麻木不仁、放任中共鎮壓六四學生運動息息相關。

所以,民主、自由和人權是文明世界的標配,是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避免世代為奴的必要條件,值得每個人用生命去捍衛。今天弘揚的六四精神,其實是所有正義的人們維護民主自由、堅守人類道義所不能回避的責任。

4、六四精神再現,守護香港民主

讓人欣慰的是,這種抗爭不屈的六四精神,今日在「東方明珠」的香港再次綻放出耀眼的光芒。

2020年6月4日,上萬港人入維園燃燭紀念六四香港遍地開花

2019年6月9日,正值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事件過去30年之際,香港爆發了聲勢浩大的「守護香港反送中」大遊行,參與者高達約103萬,旨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俗稱「反送中」。

「反送中」運動緣起於香港民眾反抗香港政府在北京政府授意下推出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該條例借填補司法漏洞為名,可將「觸犯中共國法律」而身處香港的中共國人及外國人移送至中共國大陸受審,其目的是對香港實行類似大陸的高壓管制,從而削弱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的獨立司法管轄區地位。熱愛民主自由的香港民眾自發湧上街頭,掀起了持續一年之久的街頭民主和平抗爭運動。

受百餘年來英式民主政治的影響,香港民眾一直是華人的民主典範,每年6月4日都會公開舉行大規模的六四天安門民主運動悼念活動,這一直都是中共的心頭大患。中共非常擔心大陸有朝一日也仿效香港,興起街頭民主運動。在當前中共國經濟崩潰、民生凋敝的情況下,多年積累的社會矛盾隨時可能爆發,如果再來一次六四式的學生民主運動或失業群體的街頭抗議運動,中共很可能就此垮台。

因此,中共以格外殘暴的方式來打壓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派遣大批黑警上街,用警棍、催淚瓦斯、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甚至真槍實彈進行暴力彈壓,並進行大規模的逮捕,包括抓捕民主黨前主席兼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等著名民主派人士,釀成了自六四以來中共最大規模公開化的暴力鎮壓事件,豈料百般打壓之下,香港民眾絲毫不屈服於中共的淫威。

中共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鎮壓還喚醒了與大陸一海之隔的台灣民眾堅守民主自由的決心。目睹了中共無底線的施暴,台灣人民明白了與中共媾和的後果,民意徹底轉向,毅然決然地與中共劃清界限,導致在2020年1月舉行的台灣大選中,親共的國民黨一敗塗地,蔡英文以歷史最高票連任總統,中共對台灣多年來的統戰佈局以徹底失敗而告終。

2020年6月4日,台灣六四事件紀念活動資料照片

儘管香港黑警的殘酷鎮壓已經造成近萬人被捕、被殺害和被失蹤的人權慘劇,卻仍然無法停止香港民眾追求民主自由的腳步。中共每次的暴力升級,只會換來香港民眾抗爭的升級,一年來,不屈不撓的香港學生和民眾,不分老幼,用血肉之軀對抗中共暴政,前赴後繼,生生不息,令中共恐慌不已。

終於,中共失去了耐心,撕下了最後的面具,徹底拋棄《中英聯合聲明》中規定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在2020年5月份的兩會上強行推出香港國安法,廢除香港的獨立司法權,讓世界徹底看清了中共赤裸裸的極權暴政的本質。

今天香港學生和民眾的浴血抗爭,與當年的六四學生民主運動何其相似:一樣的手無寸鐵,一樣的義無反顧,一樣面對窮凶極惡的國家暴力,就像當年那個孤身攔坦克的學生一樣,看似那麼單薄弱小,但是一樣的無懼無畏,毫不退縮。香港民眾這種不屈不撓的抗爭精神,這種前赴後繼、生生不息的鬥志,讓中共恐懼與絕望,變本加厲地瘋狂鎮壓,喪心病狂地強推惡法,都只不過是中共內心脆弱的表現,行將垮台前的最後瘋狂。

香港成為了反抗中共強權暴政、追求民主自由的燈塔,成為了中華民族的「耶路撒冷」。香港民眾用鮮血和生命踐行了六四精神,詮釋了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價值。

他們值得擁有。

世界必不會辜負香港

5、組建世界聯盟,鏟除中共惡政

早期的中共由於綜合國力較弱,主要在國內作惡,並沒有引起西方太多關注。然而,自2001年加入WTO以來,中共靠血汗工廠慢慢積累了實力,其邪惡本性逐漸暴露,赤化世界的野心不斷膨脹,開始通過欺詐、拉攏、腐蝕等手段系統性地破壞國際社會准則,不擇手段地顛覆民主社會的價值觀,以圖爭奪世界的主導權。

政治上,中共對內實行獨裁專制和極權鎮壓,對外用「藍金黃」手段拉攏大批西方精英和亞非拉國家,控制了聯合國和多個國際組織為其背書,沆瀣一氣,荼毒世界。

經濟上,中共無視國際社會的自由貿易准則,通過國家補貼和低價傾銷擊垮競爭對手,並以「一帶一路」為幌子輸出經濟的「特洛伊木馬」——不可持續的債務驅動經濟模式,借以控制債務國的部分主權。

軍事上,中共極限壓縮民生開支以擴充軍費,大量建設航母和各種艦艇,打破區域軍事平衡,並在南海填礁造島,威脅鄰國,挑起地區的軍備擴張,嚴重威脅了世界和平。

科技上,中共一邊強制西方公司轉讓關鍵技術換取市場准入,一邊通過「千人計劃學者」為幌子大規模地竊取發達國家的科技秘密。

文化上,中共對內建築防火牆以封殺真相,對外發動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大外宣網絡戰,吹噓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宣傳中共的偽善,美化中共的形象,顛倒黑白,混淆視聽。

儘管中共善於美化和標榜,世界仍不乏頭腦清醒的人士。在克林頓遊說國會批准中共國加入WTO時,當時還是貿易律師的現任川普政府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就警告說,如果批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不遵守規則的中共將成為國際貿易的主導者,直接威脅美國的製造業崗位,如今一語成讖。

而現任美國總統川普更是很早開始就意識到中共是世界自由貿易規則的最大破壞者,他一上台就不顧國內外的壓力,對中共採取強硬貿易立場,要求中共遵守WTO的要求,並識破了中共的拖延戰術,以關稅制裁為手段,堅定地啓動與中共國的貿易戰,一下打中了中共的「七寸」,一舉迫使中共從全球擴張的形態變成戰略收縮態勢,因為中共多年來的對內極權統治和對外霸權擴張都是靠美元來推動的,貿易順差是其美元來源的重要途徑之一。其中90%的貿易順差來自美國。

雪上加霜的是,由於中共治國無方,窮奢極欲,高官、社會精英和富豪階層大量移民,或已將海量資產轉移到國外,中共面臨人才流失、資本流失的窘境。目前的中共國高科技產業創新不足、低端製造業因成本大量外遷、製造業大國地位不保、經濟發展已經進入漲滯狀態,房地產泡沫、債務危機和金融危機一觸即發;黨派鬥爭你死我活,民生凋敝,社會矛盾即將全面爆發。如果這時來自美國的外匯順差以及美國、香港的資本市場輸血功能中斷,中共內在的執政危機馬上顯現無疑。

面對內部岌岌可危的形勢和美國咄咄逼人的攻勢,中共作魚死網破的最後一搏,在2019年底放出新冠病毒生化武器,以圖平息香港街頭民主運動,進而讓美國經濟衰退、黨爭激化、社會分化,以阻止川普連任,最終搞垮美國,搞亂世界,從而亂中取勝,絕地重生,為政權續命。

可以說,由於西方社會多年的麻木、無知和綏靖,中共政權才一次次續命至今,並越發肆無忌憚,成為了今天禍害世界的紅禍,這次的生化版「切爾諾貝利」的中共病毒大流行終於給世界敲響了警鐘。在這次病毒起源的追查中,世界看到了中共肆無忌憚地掩蓋真相,毫無底線的甩鍋推諉,至今拒絕國際社會的合作和獨立調查,拒不提供早期的病毒樣本,連極其重要的零號病人的情況都拒絕透露,更不用說交代其絕密的P4病毒實驗所到底製造了多少種致命的人工病毒。世界在一次次嘗到縱容中共惡政的苦果後,終於幡然醒悟,看清楚了中共的流氓本質:中共實質上就是一個「大號版」的朝鮮,只不過邪惡程度更甚,作惡能力更大,寧願自絕於文明世界,也要維護其極權統治,絕不會還政於民、主動回歸民主自由世界的大家庭。惡共不除,世界難言和平與發展。

所幸,不僅美國意識到中共極權對世界民主自由的危害,西方越來越多的國家也加入了聲討共產極權的正義之師。目前,已經有超過120個國家聯署支持由澳大利亞首先提出的對中共病毒進行獨立調查的倡議,拒絕中共再次逃脫責任,貽害世界。

2020年5月2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向國會提交了一份長達20頁的報告《美國對中共國的戰略方針》,承認過去幾十年美國的對華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美國放棄對中共改良的幻想,決定改變對華策略,採取公開施壓的方法,全面遏制中共國在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等多個領域的擴張,加速與中共的全方位脫鈎,全面遏制中共的發展,促其早日滅亡。

正義可能遲到,但不會缺席。

中共之惡,遠甚納粹和蘇共。消滅中共極權統治已是全世界正義之士的共同使命,無關國界,無關人種,無關黨爭,無關信仰。

後記:一個沒有中共的民主自由的新中國

當前,作為「山巔之城」的美國再次肩負起維持世界民主自由秩序的偉大使命,率領世界正義之師組成反共聯盟,中共已成孤家寡人,惶惶不可終日,進入最後的垂死掙扎階段,黎明前的黑暗馬上就要過去,中華大地終現民主自由曙光。

經歷長達數十年與黑暗暴政的抗爭,無數的民主自由鬥士為之付出鮮血乃至生命的代價,這個民主自由之光姍姍來遲,殊為不易,我輩和後人當珍惜。

在中共黑暗統治行將結束之際,全世界正義之士首先要畢其功於一役,合力斬殺惡龍,絕不心慈手軟,還世界一個民主、自由、和平的秩序。

此外,我們要做的不是歡呼,不是慶祝,而是未雨綢繆,共同思考以下至關重要的議題:

沒有中共的新中國應該是怎樣的一個國家?

如何才能保證新中國沐浴民主自由的光芒?

才送瘟神、又迎暴君的局面顯然不是人民的選擇。

軍閥混戰、山頭林立的亂世也不會是國人的期待。

四分五裂、各自稱王的分裂也不符合民族的利益。

唯有汲取全世界民主發達國家數百年來一人一票的三權分立的民主憲政精髓,並加以改造和優化,打造出屬於中華民族的、與世界永享和平盛世的、民主、自由、憲政、法治的新中國才是眾望所歸。

為此,郭文貴先生倡導全體中華有識之士積極投身到推翻惡共、重建華夏的正義事業中來,並且,為了避免中華大地陷入另一個專制獨裁循環、防止「降龍少年化身惡龍」的悲劇再次上演,提出了建設「新中國聯邦」的倡議,在美國等第三方國際社會監督下,參照台灣的民主制度,建立真正的自由、民主、憲政的新中國聯邦,與世界人民共享千年和平、發展、繁榮與昌盛。

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對得起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千秋的英烈,對得起香港反惡法抗爭中死難的同胞,對得起那些千千萬萬在與惡共鬥爭中犧牲的英雄先烈和仁人志士,對得住無數的默默無聞的仍然堅持抗爭的生者。正可謂:

前有六四英烈,光耀九天;今有寶島台灣,民主楷模;更有東方之珠,後生可畏,長江後浪推前浪。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中華民族追求民主自由之壯舉,必與天地同壽,福澤華夏,萬古流芳。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22917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22861/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