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商業發射成功 讓中共的制度優越性打臉

By2064

2020年5月30日,太空探索技術公司SpaceX跟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合作通過獵鷹九號運載火箭和 “龍”飛船 (Dragon spacecraft)成功將兩名宇航員送入軌道。此次商業發射之所以引人矚目,在於其不僅展示了美國民營企業雄厚的科研創新能力,更彰顯了民主制度作為發掘人類潛力和能動性的制度優越性

中國作為掌握載人航太技術的三個國家之一,在國家層面上與美國的差距也許沒有那麼明顯,雖然今年連續兩次發射失敗引人警醒。可在新開啟的商業飛船時代,我們卻是難以望其項背。我們不僅要問中國的商業航太還有多遠的路要走?我們為什麼沒有中國版的馬斯克和SpaceX?

一、中國的教育和科研環境不能培養出馬斯克。錢理群教授曾經講過中國的大學正在培養絕對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個越在名校裡越明顯,因為越是聰明的孩子一旦利己起來越是精緻,他們知道如何偽裝,如何權衡得失,如何投人所好。在党的領導下把鑽領導辦公室和鑽領導被窩子成為優秀的指標的環境下,有多少學生能繼續追求自己的興趣和維持自己獨立的人格?大學生入黨有幾個是真正的為了信仰?他們無非是為了獲取利益。班幹部團幹部一天到晚往領導的辦公室裡鑽,就會得到領導的賞識,從而在評先評優和工作分配中占得先機。中國的科研環境更是急功近利。科研人員為了基金需要到處找關係抱大腿請客送禮;國家基金委今天投錢明天就要求科研人員出成果;科研人員拼命壓榨學生並高喊著要得諾貝爾獎;高壓下的學生為了交差只能不顧實驗事實造假髮文章。近年來一個個學術大牛進入了被打假的名單就是明證。可最為諷刺的是真正得了諾貝爾獎的青蒿素的發現者卻連院士都評不上,這真是中國科研界的悲哀。

二、中國的商業環境不能產生SpaceX。在中國沒有對智慧財產權的基本尊重和保護。根據網路調查,國內使用盜版軟體的比例占95%,很少有人意識到使用盜版軟體有什麼不正常,甚至認為有免費的盜版還要花錢買正版是一種愚蠢。創新,不僅僅是新的靈感和思路,更是一種冒險,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和長期的資金支持。如果智慧財產權得不到保護,這直接意味著創新的高風險不可能帶來高回報,因此近些年大量的錢都流向了低風險高回報的房地產領域。曾經有新聞報導一個公司瀕臨破產,公司老總賣了一套房子將其起死回生。可長期對智慧財產權的不尊重帶來的是中國創新能力的喪失殆盡,中國的創新基本限於抄襲,造假和偷竊。西方有穀歌,中國就搞個百度,雖然其搜索能力想去甚遠,但可防可控制,於是把穀歌趕出中國,讓國內百姓在百度上捜出一片繁榮而看不到盜國賊的腐敗。更有甚者,漢蕊公司直接購買美國的晶片後雇傭民工用砂紙磨掉原來的標誌,再找一家公司在晶片上打上“漢芯一號”字樣,從而宣佈進入世界先進水準。如果這些還不夠,那就利用藍金黃力量從西方偷竊技術,也就是近些年共產黨高調宣稱的“彎道超車”,當然對偷竊來的技術的生搬硬套會帶來種種水土不服,我的國在厲害的外表下其實是一根假擀麵杖在硬撐著。

三、中國的政治環境不能存在馬斯克和SpaceX。即使中國能夠奇跡般出現了馬斯克和SpaceX,他們也難得善終。成功的那一刻,中國的“馬斯克”們首先要點頭哈腰感激涕零,感謝党的培養和領導,如若不然就會被小粉紅們罵為叛國賊。同時公司內部要成立黨支部接受党的領導,技術研發要依照黨章和中央領導指示進行。同時公司為了存活還必須依靠某一個盜國賊家族,從而淪為成為他們的白手套。上了賊船的企業領導過著身不由己言不由衷的日子,陪同中共高層上上井岡山,在網上吹吹牛,當當網紅,給小粉紅們打打雞血。即使有幸風光幾年能過上雙修的日子,在未來的盜國賊家族內鬥中又難免會淪為棋子成為犧牲品,從而被自殺死,被癌症死,被嫖娼死,被拍照死,被跳牆死,被腳疼死。

由此可見,在這個權利被紅色家族私有,財富被隨時被公有的環境裡,再好的種子都無法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中共制度的急功近利和貪婪成性先天缺陷只能培養出阿諛奉承的酒囊飯袋和嗜錢成性的冷血奴隸。“共產”是盜國賊集團合法主義是萬惡之源,是幻想不勞而獲,依賴欺騙掠奪不勞而獲而寄生社會的美麗外衣。墮落糟粕,而中共正是維護這邪教思想的一幫沆狼狽為奸的死侍擁護者。爆料革命應運而生,就是要從根本上實現政治體治的改變,喚醒人們的良知,誓死捍衛人民的民主自由以及生命和財產安全。正義與良知,我們的使命就是滅掉中共和感染億萬百姓心中的毒瘤罪惡!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