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207中共信息戰之機器人流量

 作者:VOG翻譯組 小綿羊    編輯:VOG翻譯組 flasher

內容摘要

本期戰情室探討中共對美國發起的信息戰,中共問題專家Jack Posobiec首次作為主持人加入戰情室團隊。

連線中共問題專家Gordon Chang討論中美貿易實際名存實亡,美國政府認定中共故意散播病毒的理由。

連線斯伯丁將軍討論中共使用信息戰引起美國恐慌,並破壞美國的社會穩定。

詳細內容

在政治科學中,正當性是人民律法政權作為一種權威所給予的認可和接受。在這裡,「權威」代表建制政府當中一個特定位置、「正當性」代表一個政府「體系」,而「政府」則代表一個「勢力範圍」。政治正當性被視為管治的基本條件,缺少政治正當性,政府會在立法機關面臨困局並倒台;但在某些政治制度下這個情況不會發生,不受人民歡迎的政權仍然可以生存,因為一小群有影響力的精英依然認為該政權有正當性。

班農直接連線中共問題專家,《中美科技戰爭》(The Great U.S.-China Tech War)作者Gordon Chang。

班農:Gordon,我們看到過去的五六天內,中共大外宣《環球時報》一直在嘲諷蓬佩奧和川普總統,並把美國發生的抗議和香港的遊行抗議相提並論,你怎麼看這件事?

Gordon: 《環球時報》們完全是胡攪蠻纏,比如南希-佩洛西發了一張香港六四維園的照片,就被攻擊為美化香港的抗議示威。香港的示威者自發的舉起美國國旗,唱美國國歌,並支持川普總統的對香港政策。《紐約時報》報道了中共是如何在美國社交媒體上散布假消息,特別是試圖從種族角度分裂美國。過去的這一周,我們已經很明顯看到這方面相關的證據。

班農:你怎麼看川普總統週五的玫瑰花園講話?

Gordon: 在九分鐘內,川普總統扭轉了美國過去50年對中共政權的錯誤政策:把其納入國際體系並希望中共能自我改良。而且出乎人們意料的是,川普總統不僅談了香港,還提到了世界衛生組織失敗的防疫措施,中共學生間諜活動以及中國在美上市企業需要合規等等。而且由於中共在週末命令國有企業停止從美進口農產品,實際上已經嚴重破壞了中美貿易協定。

班農:從2019年5月中共取消中美貿易協定,以及制定自己的科技標準,怎麼看起來是中共想和美國脫鈎?

Gordon: 你說的沒錯,實際上美國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澳大利亞因為堅持對中共進行新冠肺炎的起源調查,中共不再採購澳大利亞的大麥產品。所以我認為中美貿易談判的第一階段並沒有實質性進展。

班農:美國年輕一代沒有上一代的工作機會,你認為我們能在不發生正面衝突的前提下,利用信息戰和經濟戰把工作機會重新帶回美國嗎?

Gordon: 我認為中共政權會發起正面的對抗,這是由其本質決定的,但我認為把供應鏈帶回美國是可行的。現在印度也在積極的吸引世界把工廠建設到印度,中共對此非常恐懼,他們對美國這樣的做法就更加恐懼了。而且中國現在更大的問題是沒有訂單,因為歐洲和美國現在不再從中共國購買商品。

班農:為什麼你會認為中共是故意把病毒傳播到世界各地的?

Gordon: 中共在12月份就知道存在人傳人,但是他們一直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世界,並脅迫世界衛生組織一起撒謊,同時他們也在施壓要求各國不限制來自中共國的貨物,這兩個事實告訴我們中共是故意傳播病毒。

班農:你認為我們和中共處於信息和經濟的冷戰還是熱戰之中?

Gordon: 中美正處於信息和經濟的熱戰。2018年他們用激光短暫致盲了我們的飛行員,其實中共一直在南中國海,東中國海用激光致盲攻擊我們,我們也知道他們是美國駐廣州領事館聲波攻擊事件的幕後黑手,中共一直以來希望能夠終結美國。

班農連線《隱形戰爭》作者斯伯丁將軍,分析自三月份以來中共對美國在社交媒體上發起的信息戰。

斯伯丁將軍:今年三月份,中共使用短信發送「美國要實行戒嚴令」的謠言。社交媒體上目前40%關於新冠病毒的消息來自機器人,被@的前50名的消息里有42%來自機器人,被轉發前50名的消息里82%是來自機器人,這都是中共和俄羅斯企圖破壞我們社會的實證。現在美國的問題是情報界對抗中俄信息戰的能力不足,某種程度上我們被自己的隱私法所約束,而中共國有防火牆,俄羅斯隨時可以把自己和互聯網切斷。之前國防部甚至不認為中共是我們的敵人,所以在能力上也沒有準備好。

Jack Posobiec:2017年,中共竊取了SF-86數據庫,SF-86是美國情報人員的背景調查文件,這裡麵包含了每一位美國情報人員的個人和家庭的所有信息,而奧巴馬政府對此毫無反應。中共的滲透不僅僅是對校園的滲透,學術界的滲透,我們在2018年發現一位國防情報局的官員,居然在情報機關招募反川普總統的人員,並把信息提供給中共。

班農:斯伯丁將軍,你曾說這不是陰謀論,世界上沒有巧合,從新冠疫情到近期的反法西斯主義運動( Antifa),你認為這是中共對美國的直接的攻擊嗎?

斯伯丁將軍:是的,這是我長久以來研究的一部分,這也是過去20年以來戰爭形態的變化。我非常仰仗的幾位專家包括DARPA項目的負責人告訴我,他們長久以來都在應對中共和俄羅斯的入侵。近些年來我們認為通過Facebook和Twitter這樣的社交媒體,可以更好的宣傳我們賴以為榮的民主體制,但實際上這些社交媒體成為了他們攻擊的工具。所以無論中俄直接還是間接資助了Antifa,核心問題都是社交媒體上虛假的機器人流量 。

班農:最後一個問題,根據上週五川普總統的玫瑰園講話,如果你還是國家安全顧問成員,你會建議川普總統採取什麼行動來應對中共?

斯伯丁將軍:首先我們需要給美國人民提供安全和加密的互聯網環境,我們不能容忍混亂的情況繼續發生,我會給中共國加永久性的關稅並把我們的製造業帶回美國。

Jack Maxey提醒大家關注香港的消息,警方以禁止八人以上為由,三十年來第一次禁止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我們會持續關注香港的消息。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6月 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