硫酸羥氯喹推行如此艱難的原因

從耶魯大學教授哈維.里奇(Harvery Risch)報告對目前現有的臨床數據分析,我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硫酸羥氯喹在住院患者治療中共冠狀病毒方面有著非常好的特效。他也呼籲要給輕症病人使用此藥物,來減少住院病人的人數。


即便如此,硫酸羥氯喹仍得不到醫學界的認可。這裡面有很多的原因,我對我能想到的進行一些分析。


1.雙盲實驗里的病人數據不完整


我們先從雙盲實驗設計開始談。在做任何一個雙盲實驗前,必須要有充分和足夠得以有的臨床數據開始進行猜想論證。簡單說來,現在哪些人群在用藥,他們為什麼要用藥,在他們的病史中都包含有哪些其他的疾病(心血管病,免疫系統疾病,糖尿病,癌症或者其他的慢性疾病)。在服藥期間,每個人的服藥劑量是否相同,服用時間長短是否相同,是否在某些特定因素下而停止使用該藥物。在服藥期間有沒有出現任何其他的病灶或者對已有的疾病出現惡化或者轉好的情況,對藥物有沒有產生任何的生理反應(心率,血壓,血常規,免疫系統下降,生育力,消化功能等)。


如果現有數據中服用人群單一,假設都是有同一種類疾病,服用者的年齡段,生體基本狀況,性別,服用時間都有長短,那麼這些臨床數據很片面,不能體現出現在對大樣本人群的使用。研究員們採集這些已有的病人數據,本身就比較困難,因為會沒有連續性,每個醫生對病人的數據保存,也是雜亂無章,更不用說要系統調差。調查問捲起草問卷耗費時間很長,在這些論文中的數據證明性會相當弱,因為主觀因素很多。這種調查至少要有5-10年的病歷史。為甚要這麼長?要知道中共冠狀病毒會在世界長期存活,要是長期使用此藥物,長年累月的數據是不可缺少的論證條件。因為,我們要證明假設,所以線索要充分論證觀點,不可太有偏面性。


我們假設,依靠現代大資料庫,我們可以得到5年的臨床數據,和所有病人病史。研究員們可以開始對數據進行具體詳細分類,按照許多不同的數據組分類。比如性別,年齡段,已存在疾病,服用劑量和時間,對藥物反應,學樣本採集數據,很多很多。這個是需要依靠超級計算機來模擬和分析的。要知道,現代醫學的雙盲實驗,針對的人群非常狹窄,選擇接受實驗樣本群相對硫酸羥氯喹的實驗真是好比倒入大海里的一杯水。

2.實驗對象選取容易主觀


我們繼續假設,如果通過大數據超級計算機分析,我們得出了,在服用藥物人群中,藥物對人體產生的各種作用相當小,小於0.01%的服用人群。我們才可能通過評估。什麼是評估,就是對你所要做實驗的人群進行風險判定。評估組的作用就像生命的保險公司一樣。汽車保險公司只有在風險最低的情況下,給你上保險,因為他們的目的要賺錢。但是評估組要被數據證明,是用硫酸羥氯喹對實驗人群的風險相當小(幾乎沒有)的情況下,才可以通過你的猜想,讓你有權利去開始尋找實驗對象。


之前的文章中,我提到過,要最快通過評估的實驗對象就是重症高危病人。因為他們的死亡率相當高,臨床數據顯示,用什麼葯都不起作用時,你可以用試驗性藥物對他們進行治療。因為他們生還的希望非常渺茫。


調查對象,也是一個對於實驗成果有著相當大影響的關鍵。例如現有的硫酸羥氯喹報告里,都是重症患者,但是裡面也需要進行系統的細分。之前提到的年齡段,體重,心血管病等等。要想數據全面不偏向於哪一個受用群體,就必須對所有的數據進行分析,這是一項相當繁瑣,而且非常容易『造假』的區域。造假並不是說採集數據假,而是對他們的分類,和你想要達到結論的『優化』處理。就好比,我可以碰巧選擇了大多數有心臟病史的人群參加這個實驗,其結果很可能30%的人因為藥物反應而喪命。但論文結果可以說這要對重症病人群不適合使用。論文報告里可以對有心臟病史人的進行詳細討論和引用其他報告的數據論證,因為巧合在論文中是可以存在的,但是這不影響你的報告結果。只有業界人士仔細評估時才會被提出質疑。但是我們看到,最近所發出來的文章並沒有在這個節選上下功夫。好似大家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數據研究公布,用職業誠信來為報告做擔保,這是極其不負責任的做法,也讓業界的同行大跌眼鏡!

3 減少實驗數據片面性需要國際協作


我們繼續我們的假設,如果所有之前說的都通過了,在現有數據基礎上實驗對象只能在已有數據上更好地體現出來。換句話說就是要有相似度。我們在實驗室里那動物做實驗,其想要達到的效果也是為了和人類更接近。就算評估組通過接受實驗的對象為所有患病成年人。研究院會利用這一點,先劃分出人群組。這是一個對報告結論的另外一種『優化』。大家會想,不是說雙盲試驗嗎?怎麼還能劃分出人群組?這個裡面就會涉及到當地和國家的影響。如果我是研究人員,我在澳大利亞,爆發人群相當少的是國家進行雙盲實驗。給市中心綜合醫院的病人發葯,裡面真的和糖葯只有實驗管理人員知道,誰吃了都是電腦隨機的,但是因為出線病情少,很可能應為巧合,65%的人群段都是20-30歲的患者。那樣你出的數據結論會非常偏面。要是我在城區平均年齡都在65歲以上的醫院做這個實驗,數據又會不同。所以要減少數據片面性,幾乎要全國所有大醫院參加研究。可是,同樣的實驗放在美國或者全世界,數據性會更有說服力,而且更會體現出真實性。所以Surgisphere公司的大數據,才會讓人認為其真實,因為採集樣本來自6個不同國家。但是他們造假一事,在上一篇文章中被揭穿,所以他們的報告沒有任何可信度。即便有一些真實的觀點也會被作廢,沒有一個同行會引用假報告。

4.跟蹤調查費時費力


最後一項假設是長期的跟蹤調查,這一項花費的時間最長,一般要在10年,才能給出一個正確性係數相對高的結論。在這10年的跟蹤調查中,必須要記錄所有的併發症。不管是輕度的皮膚過敏和嚴重的住院治療,甚至死亡。要對這些數據進行更精細的分類統計。在沒有各國研究可控制小組對比性臨床試驗報告出結果之前,而且是要在大多數國家得出相類似的臨床試驗報告之前,是非常難做到國際研究臨床試驗的。所有臨床試驗報告一般都是個地球板塊劃分這也就是為什麼,在Surgisphere數據中會把印度尼西亞和澳大利亞的數據放在一起(不是為Surgisphere的錯誤辯護)。但是一般是通過全球各個實驗報告中的原始資料庫,來進行綜合分析,才能推論論證一些臨床猜想。


所以硫酸像氯喹要在全球廣泛使用,還有一大段距離,需要在年底前參考全球比對小組實驗數據,才能開始下一個階段的臨床試驗。里奇教授的論文分析報告中也只是呼籲,因為這次中共冠狀病毒的擴散是讓醫學界來個措手不及。但是為了生命安全和科學的嚴謹,不能做到快速的反應和推廣。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冠狀病毒的疫苗在最好的假設結果上也要12-18個月才能投入生產,並且廣泛引用。對於硫酸羥氯喹在預防性治療的作用,那更是難上加難,更何況病毒變異如此之快,只有『魔術師』才能找到合法嚴謹的臨床試驗模型。我知道戰友們不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不會去自行用藥,很多有可能大多數人沒有問題,但是不能讓沒有病的人服用過後產生不可料想的結果。


這些就是作者想告訴大家的,不是醫生不願意開藥,在法律下,如果出了任何閃失,醫生會丟掉行醫執照,法律賠償將是巨大的。沒有哪個醫生不會為病人負責,更不想丟掉苦讀十多年書和十多年實踐經驗的飯碗。這就是為什麼臨床醫學界總是比炒作媒體出結論要晚若干年的原因。

原创作者:澳藍領(文藍)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6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