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30日郭先生GTV第二次直播

请所有战友高度关注6月2日中午和6月日晚上和6月4日上午,三次重大直播,请准备好美食美酒
战友之家听写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啊。很多很多好事情,這些好事情多到我都不好意思說了,真是天助我們中國人,該到我們過好日子的時候。

在今天開始的時候我先給大家說壹下,昨天壹位姓趙的戰友也是我們的投資者,給我發信息,他說“七叔,我給議員Tom Cotton寫了壹封信,關於在美國學生的事。”我看壹開始的時候就是鼓勵Tom Cotton反共,我壹看這個挺好,我就沒看完。這就是忙的毛病,壹粗糙的時候,完了出事了,就出事了。我說好啊。我真是我跟這個戰友從來沒有聊過天,從來沒有說過話。然後他跟我說的是小鄭州讓他說的,我說小鄭州這人我很相信的——咱們戰友、靠譜。我說行。

結果今天幾十個戰友給我發信息,都是我們老戰友。“說文貴聽說有小鄭州要發壹個關於理工男的學生在美國的事,說小鄭州發的。”我說什麽時候發的?我壹看,我壹下子火就頂到腦門子上了。因為我最受不了的事情,就是千萬記住——有些戰友妳進了爆料革命來了,打著爆料革命的名義,妳在外面的言行,就沒事妳到處樹敵。妳樹敵人家不說妳,人家說是爆料革命,人家說是郭文貴。我們這些戰友到底是跟不跟妳呢?跟妳去跟人家幹仗去,到處樹敵?我們是滅共的,不是在全世界打群架的,不是沒事找事、吃飽撐的打架去的。我們不想多壹個敵人,不要把戰友逼成敵人,也不要把那些無辜的人逼成我們的敵人。

在我們的群裏我還發現有戰友事先為這個問題爭論,我還錯誤的支持了小鄭州。後來我發現問題了,就馬上糾正,把那個戰友趕快拉入群,給人家道歉。小鄭州非常棒,是個男人、是個爺們,還有這位趙先生馬上道歉、馬上道歉,在Twitter上道歉。

特別是涉及到我們中國人孩子的問題,我們戰友務必得小心。因為想想現在、剛剛度過Inty這個恐怖分子——他想讓全世界把漢人全殺了,都像東突分子那樣占領中國,讓全世界強奸殺中國人他就開心了。還有我們漢人這麽賤,有人居然跑去看他Twitter、去挺他去,五六千人,這天下豈有此理!

當時大宋宋徽宗被弄到遼國時,壹路上當著他的面強奸他的老婆、強奸他的女兒、強奸他的家人,最後把他烤成燈油。其中說的最多的話就是“漢人該燒該殺、該奸。”這不是民族主義,這是Inty挑起來的。剛剛把這事平了,現在竟然傻乎乎的把在美國的學生分成文科和理科。文科和理科礙妳什麽事?只要是他滅共反共,他跟文科理科什麽關系?這沒事吃飽了找事幹去。

就像昨天我說的李倍喜戰友壹樣,中國女演說家於丹,他給人懟上了。沒有不懟人,不懟人不算事,就是非得懟人才叫爆料革命。妳懟人幹嘛?妳懟共產黨去,有種懟共產黨去、懟王岐山,妳懟咱們戰友幹嘛,妳懟那些無辜人幹嘛呀?跟妳沒見過面,妳這就把人家祖宗八輩給人家弄壹下子,人家招咱惹咱了?

那叫什麽於丹,於丹對吧,人家於丹咋了於丹?於丹是在共產黨的那個籠罩下。於丹,於丹挺有才的呀,她不說共產黨喜歡的話,她不找死呢嘛,中國有壹個人敢站起來說這話嗎,妳幹嘛欺負人家於丹呢?而且所有挑戰對象絕大多數都是女的,妳這不是有毛病嗎,後來我聽說她退出群了。倍喜,那妳退妳就退吧,妳不退我也想讓妳退呢。

這於丹怎麽招妳惹妳了,跟咱爆料革命有啥關系?也沒砸咱爆料革命。就像那個頭壹段時間這個拉仇恨,叫什麽這個什麽曉冬啊,是不是?妳弄那幹啥呀,妳有本事砸那欺民賊、砸那些偽類,郭寶勝、夏業良、吳建民、博訊韋石、熊憲民、雞腿潘,妳找這些人去唄。

妳這幹嘛呀這是,壹會對著什麽理工男來了,什麽叫理工男?妳這什麽道理這是,這是簡直荒唐至極的事。所以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壹定要記住,不能讓任何人包括親爹親娘,以個人的所謂的喜好和態度,和自己的政治站位,利用爆料革命去幹私活去,或者是無意中幹私活。這都是不可以的,這必須是無情無義的。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前天有壹個咱們澳大利亞的、我們很尊敬的,叫老戰友叫阿明、阿明老師,壹個戰友叫西西的——咱們的女戰友好漂亮的、好漂亮,老公也特別帥。老公那樣啪照相,她摻著胳膊,咱的戰友的夫妻真的都是郎才女貌啊,好漂亮啊。西西,西西是他的學生,給我介紹的阿明老師,人家這個想法、人家那個出手,還有人家這個品味,妳就感覺到很舒坦。

新西蘭我們有老班長、還有壹個叫Bio——我們叫Bio的壹個戰友,給我發了很多信息。告訴我新西蘭已經準備好了,“我有律師團隊,我已經準備好了,我跟妳壹起來維護新西蘭戰友的利益,要打到底。”妳看這!妳看這行動是不是,實實在在的。妳聽到我剛才我說這些人都說什麽嗎?都是給爆料革命,都是給爆料革命,沒有壹點想著我怎麽往回拿。

我為啥老說Sara啊,Sara是我用自己的生命經歷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受盡了屈辱、受盡了侮辱、受盡了誤會,從沒想過壹分錢。她想沒想,這點我知道——從來沒想過。所以說不管當時任何人砸Sara,現在發現凡是砸Sara的人基本都是壞人。就像路德,當時全天下幾個能看上路德的啊?哎呦我的媽呀,能把路德那簡直給糟踐死了快,就差說他是狗屎了。

還有也沒見過人家路德。就把人家路德說的,“哎呀我不喜歡這種人吶,理工男。”哎,當時路德就是理工男。我說理工男咋了?理工男,那李克強是理工男,妳看他當總理窩囊成啥了,我當小三都不當那李克強那總理。我跟李克強很熟,我都沒想到這個理工男怎麽墮落到這個程度啊,是不是?

當初我超級喜歡理工男,我說這個理工男可以上來了,但這跟理工男沒關系呀,跟理工什麽關系呀?那路德是理工男,成功嗎?那李克強就那麽窩囊。我看李克強給路德當秘書,他都不配。那Sara是什麽女啊,她兒子叫她小村婦,人家現在是幹了個頂天立地的,女皇都幹不了的事都幹了。女皇多少人啊,五千萬人。現在在大陸知道Sara的、感謝Sara的,絕對超過壹億人。女皇怎麽了,女皇。女皇不給妳飯吃,把妳餓死在大街上,妳覺得她是妳的女皇嗎,跟妳毛關系啊?Sara每天工作十八小時到二十個小時,感動的壹天天給我在視頻上哭的壹塌糊塗,把我也整哭好幾回。她就是覺得為戰友幹點事,她高興,她沒有“我”。我說的阿明老師——沒有“我”,那西西沒有“我”,我們更不要到處挑事。

妳看我們有些戰友,加入戰友以後,哇!成大V了,在推特上、在GTV天天就是罵人。我現在可以告訴妳,咱GTV我有幾個人,我告訴過他,在GTV上妳天天就是罵人的,我不管妳是誰。我這個可不是什麽中立媒體,跟這個沒有半點關系。只要妳不是滅共的,妳不是保護中國人利益的,妳天天在那挑事的,不管妳是不是戰友,壹定給妳刪除。妳不高興,妳就不高興去,我不在乎,我從小到大我不看任何人的臉。

現在有幾個人在上面不是罵這個就是罵那個、天天罵架,哎呦我真的煩死了,妳知道嘛!妳能不能把生命的時間用在有用的事上,妳把這人罵癱了能怎麽著?都罵跪下、都罵趴下,舔著妳的腳,妳把腳踩在頭上,妳就幸福了?妳像莊烈宏、雞腿潘、曾宏這個王八蛋,他跪在地上,我都不去踩上去。我把他扶起來,妳高點、妳高點,我蹲著走行不行,妳偉大。他就是壹堆狗屎,妳罵他幹嘛!

這是滿腦子文化大革命的思維,不找個敵人罵,我就沒價值了。然後不管自己是幹啥的,總統川普批評,副總統批評,習近平、王岐山我也批評,上帝我也批評,誰都批評。哎呦,我的媽呀!這在哪國、什麽制度下,我可以告訴妳,這都是有問題的。我們爆料革命最怕是這樣——到處樹敵人。

有壹個頭兩天報假案,說我被騙錢了、假投資。“妳是哪國?”我是香港人,然後如何。人家銀行也接了案子了,結果這傻貨繞到第三國,美國在quarantine 期間,因為他有美國護照。這小子回到美國了,壹進境先把他隔離前,先把他抓了,因為他報假案。

他就講了壹句話跟我們有關系的,他說我是爆料革命的。“那為什麽妳還要說假案呢?”他說因為整個爆料革命這些人,他們是滅共產黨,我不想滅共產黨,我就想滅我個人的仇人。“妳個人的仇人是誰呀?”說了壹個戰友的名字。他混進戰友來就是想打掉壹個我們在戰友中的戰友,然後就告黑狀。我告訴說,這個事絕對是假的,他背後就是CCP,當然他現在也沒認。

我查了這人背景,這個人也姓趙,絕對CCP的壹個人。但是這種人,我跟他簡單聊過以後,他過去是咱們戰友之壹。我看他會幹嘛?幾乎是成天評價這個是不對的,那個是不對的,他就天天給妳帶路的。就是把爆料革命、把戰友們推向壹個個敵人的對面,這小子絕對不是壹般的,他可不是所謂的報壹個戰友的私仇。這是共產黨培養出來的,跟了爆料革命三年了,我曾經壹度時間很尊重他,後來我發現他不對勁,後來變成幕後去了。

戰友們,我們但凡壹不小心就被這人給利用了,何況咱要是、咱得政治水平。咱們戰友幹啥的都有,有按摩的是不是,也有當醫生的、有當老師的、有開Uber的是不是,有當廚師的、有開餐館的、有當保潔工的、有當教授的,還有當政治家的、還有億萬富豪,就是因為有不同的來歷、不同的層次,才這麽包容成了壹個大家庭、喜馬拉雅大家庭。但是我們這些人來了以後,都是相信的正道主義、唯真不破的,就是壹個目標——滅共。

這個世界的問題大了去了,我們解決不了,咱先把咱自己的問題解決了。這裏沒有級別,只有壹個態度問題。級別就是妳滅不滅共、堅不堅定,妳越堅定,妳級別越高。Sara曾經沒有錢,路德現在也沒有錢,老江還有安紅,我相信他們也沒什麽錢。博博士?他有什麽錢?艾麗都不是有錢人,他們都不是追求錢的。包括妳看了我們俄羅斯的瑪莎、法國的小皮匠。對了,法國的小皮匠今天給我發信息了,“七叔,妳怎麽不說我們歐洲團?”。

歐洲喜馬拉雅團我們聽說了,已經幾百號人了。我告訴小皮匠“我上妳們群裏去跟大家聊聊天、說說去,希望歐洲團這回真的能仰起,真的能起來,真的能起來。”這歐洲對我們太重要了,歐洲能建幾十個喜馬拉雅農場。希望小皮匠和歐洲的所有的戰友們能聯合起來,能像哈恩的感恩典站壹樣。現在樸昌海都已經是跟不上人家哈恩了,但是哈恩跟樸昌海態度相當不合。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妳倆誰要鬥爭,妳倆全都得廢。必須誌不同,但妳道——誌不謀但道同,妳必須得相處。這就是人家樸先生——大紳士,人家哈恩直接說“我對妳做事風格不壹樣,我玩我的。”可以。歐洲壹樣,妳想玩自己的,沒問題。妳像新西蘭有老班長,但是妳說bio能打官司後,我就讓bio上。

日本有Peace,Peace組成幾十個人團非常和平,日本我相信未來爆料革命當中最有實力之壹。這個Peace來頭不小,這個勁來的,還有007呀。心語007妳看都是啥人物?哎呀我的媽呀,那心語007那可不是壹般人啊。那咱日本的戰友壹出手,“郭先生,我投8000千萬。”喔噻,嚇我壹大跳,我說不接受8000千萬的投資。“這個我投500萬,要行我再投500萬。”喔噻,有錢呢,太有錢了。

意大利的好多戰友,現在把城堡都拿出來,“郭先生,我現在把城堡拿出來給妳,無償的給妳,1400個acre。”喔噻,好漂亮,但是意大利就很漂亮。那個法國的好幾個我最喜歡的幾個地方小鎮,就在日內瓦開船40分鐘過去有兩個小鎮,連汽車都沒有。哎呀,那花、那城堡漂亮死了,我到那塊、到那個季節,最愛吃那個海鮮餐廳去。哇太美了,這個島上壹大塊地,應該排在前十的地,無償捐給喜馬拉雅。

妳看多少戰友,今天壹下午我收了十幾個戰友,“郭先生,我有成熟的5到10年經營的公司,我無償的把這公司送給爆料革命。”妳看這戰友,妳看這戰友,我每次回復都很平靜。說實在話,我每次我都把我自己,我得按住胸口,哎呦感動。因為我們中國人真的好日子來了,我們中國人最美的壹面都展示出來。所以現在我發現任何人攻擊我們中國人,我都受不了。妳們只有壹個敵人——共產黨,如果妳不攻共產黨的話,攻擊任何海外的中國人,都不是爆料革命的戰友,用不著妳攻。

海外的華人,妳包括那梁冠軍那個王八蛋,那是典型的……還有那個叫周什麽那個貨,還要派殺手殺我那貨。他在大街上被摁倒揍,我壹定是幫他打別人去,因為這是個起碼的壹個人性。他好、他壞很大原因,我說包括在海外這些孩子,他們100%都是受害者。包括那小粉紅。如果從小他的成長是壹個有文明的、有法治的、健康的壹個環境,他不會變那個小粉紅,都是共產黨的犧牲品,我們幹嘛對他來勁?妳對共產黨來勁去唄!

我再重申壹遍,親愛的兄弟我求求大家了,爆料的戰友們,妳們要不砸共產黨,妳誰都別砸了。主流共產黨,上廁所時間砸砸親民賊,還有Inty這種爛人,雞腿潘、莊烈宏這種小兔崽子小爛仔,還有那曾宏那小太監,臟乎乎的樣子啊,砸砸他。還有過去的郭寶勝,還有Bob 傅-傅希秋。喔噻,他給總統寫了信,然後總統就聽了他的了,然後就把中國的中概股全給砍殺了。哎呀我的媽呀,這個世界上吹牛我見過最敢吹、最不要臉——叫Bob 傅-傅希秋,爛人。就是妳砸他去唄,妳砸他去唄,對不對呀?別砸我們戰友,別砸無辜的。所有海外的孩子,任何孩子都是我們保護的對象。

那吳征的孩子,我們都得保護。吳征是他爸,他媽是楊瀾,吳征的孩子不壹定是壞事兒啊,人家保護人家爸保護人家媽是天經地義的;人家為人家爸爸、媽媽、罵咱那也是正常的。這是人性。但是他要被欺負我們壹樣要保護他,我們才配對得起這個臉吶!我們來自中國,中國是我們的爹;黃皮膚是我們的娘。嚴格講走到海外所有的華人共同的爹共同的娘,爹就是國娘就是黃皮膚。妳改變不了!

沒事戰友妳不滅共、妳不揭發共產黨、妳不搞冠狀病毒、妳不為香港發聲,妳替香港孩子發聲妳就別砸別人。我只要發現誰砸別人爆料革命我壹定出來阻止妳。拉仇恨沒事閑的那叫什麽疼啊?忘了。閑的什麽疼啊?

兄弟姐妹們這個網絡應該好壹點了吧?北四環小妹我剛才走的時候我記著妳呢,我必須把妳加上,我記得上壹回就有妳我沒加上。哎呦!這誰?飛虎已經加了差點給整沒了妳看這玩意,文貴七哥加我,加妳了,妳好戰友文真,對方正在輸入中加妳了,哎,哎,真實新世紀也加妳了,嗯?是不是沒加上啊?加上了,七哥加我木屋知足,鳥語花香,是鳥語花香,太多鳥了哎呦!妳不知道我有多少鳥?

兄弟姐妹們我剛才想說給大家,我再壹次抱歉了戰友們,現在壹定要記住最重要的,就是說我們在海外能有機會說話發言的人,主題就是滅共。然後就是保護所有海外華人的利益,當然包含西藏、香港、臺灣,包含了我們所有的同胞,包含了我們敵人的孩子。我們敵人的孩子跟我們不是敵人,未來天然的反我們、罵我們都正常得很。我們絕不允許爆料革命當中任何人隨便樹敵。人家過人家的,礙咱啥事啊?是不是?何況我們都有共同的爹、共同的娘,就是祖國和黃皮膚,沒必要,對吧?這是基本的。

今天下午很多戰友還給我發信息,關於G-Dollar買了都退回去了。大家壹定要記住,退回去的妳都留好過去付款的證據;因為中間人幫妳買G-Dollar現在沒退回去的,妳都把證據留好。現在妳問我,我告訴妳,壹定是打官司告華美銀行和Stripe。妳暫時拿不到錢,妳可能拿到更大的錢。我們絕對不會跟它妥協的,絕對不會拉倒的,非把它告慘了不行。美國是有法律的地方,永遠是保護絕大多數的老百姓,我們都老百姓我們都草根啊。戰友們這是很重要的!

妳放心,文貴絕不允許任何人欺負我們戰友。我做不到的我沒辦法。川普總統欺負妳了我沒轍了,是不是?但如果是任何人欺負我們戰友們,只要我能出得了手,我就不會放棄。我們要成為海外華人最可相信的、壹個維護華人安全、尊嚴、體面、利益的力量。這是要做實事,光靠口炮,那些欺民賊所謂的民主民運、六四吃血卡的那幫人,那跟他們不壹樣。那麽我們的G-Dollar已經遇到了這個問題,必須出手。

還有壹個投資款被退回去,趕快留證據。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大家有80%的可能在6月2號之後還有機會以1美元1股妳們會拿到股票。但前提是我會要求妳出示,妳簽了合同了,妳的股票被退回去了,妳出示證據。妳的錢被退回去了,可能讓妳買的。因為我們受到了不公正的國家邪惡的力量打擊。我們在想辦法,非常好的消息,昨天到今天。

王雁平還有團隊每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二十個小時。我今天到現在最起碼處理了四千八百條信息。妳們想想,我哪天跟妳們好好講講,妳們看我的工作方式,如何用這樣壹個架子,壹個架子兩個手機,手裏拿著手機,如何拿著筆把工作怎麽做好。如果妳不能處理5個手機的話,基本上百億富豪跟妳沒關系,有了百億妳也可能hold不住,弄不好還出事兒。

妳看昨天和今天,最起碼幾十個律師都在開會。嘩嘩嘩…在美國,戰友們要記住,律師給妳出這個東西那是法律,它不是中國的律師都是白手套,壹點用沒有,壹個科長能把他給滅了。在這兒律師出的字就是法律,到了法庭就是法律,他就代表著法律,所以每壹步每壹分錢都要經過律師和投資委員會批準。所有的任何東西,股票。

戰友們,從6月2號開始,妳們有3個時間點,記住3個。妳們要練好心臟,第壹個時間點是從6月2號十壹點之後到兩點之間,我要直播咱們這個平臺投資的事。很多人妳會受不了的,我先跟妳們預告,大家壹定要休息好,坐在那兒,冷靜的在家人的陪伴下,聽我告訴妳,我來閱讀關於這些事情,很多人會受不了。很多人妳會受不了的,妳千萬記住啊!我真的很擔心,我很擔心。因為我知道咱們戰友都是草根,壹輩子都沒經歷過這事。妳就在看電影,看電視,看好萊塢大片的時候,跟妳從來沒關系。

有人說,妳住哪裏啊?我住北京啊!北京哪兒的?天安門啊!天安門哪的?天安門西邊兒!西邊兒哪啊?木樨地啊!木樨地哪兒啊?木樨地北啊!北邊兒哪啊?香山啊!香山哪兒啊?香山西邊200米到內蒙古了!北京人愛吹牛,我跟妳們說。咱北京的啊,天安門。妳問他進過天安門嗎?他連那個門都沒摸過,這就是中國的可憐。我住北京城,咋地?壹說話京腔就出來了,我們北京人怎麽地,來了!妳在北京,妳見北京大樓有幾個北京人蓋的?沒有北京人蓋的。

我父親代的就算是在北京工作了吧,當時我大伯是吧。我算是北京二代吧,我也。有些人內心很狹窄。有人可把它當個事兒啦。因為他沒見過世界有多大。天天講中南海的事兒,他連中南海的人都沒見過。車子壹過,哎,這誰我知道。認識嗎?經常在我旁邊過!哈哈

但是我告訴大家這回妳們還真是,很多人妳們是真的要坐中南海的坑來了。這把椅子真的有可能屬於妳的了,妳真得把心臟收好。6月2號是法律文件給妳公告,法律文件公告!很多人會,嘣!

妳看我現在我狀態的控制,要把血糖控制住,要不然太興奮。啪!壹個好消息!!!過去啦!啪,又壹個好消息,過去啦!!!能行嗎!!!所以我現在要摟住!妳看我今天上午直播完我就鍛煉,在泳池旁邊啪啪鍛煉。我們玉米小妹說:七哥,妳跳舞呢?呵呵,我跳什麽舞啊。就老想著玉米地,跳什麽舞。我在這塊兒鍛煉,因為不鍛煉不行。我出壹身汗,啪,泳池裏面,我得休息半個小時,在泳池遊壹圈。

我還專門買了個手機的水裏用的防水套。當時我想直播給戰友看看,我在水裏遊泳時偷著笑的感覺。結果我的保鏢給收起來了,沒找著。要不然妳們會看到今天裸泳在泳池偷笑的感覺。不是全裸啊,不是全裸啊!今天沒弄成。我要告訴大家的是,我每天都控制情緒,太多高興的事兒啦,太多高興的事兒啦!

所以6月2號,很多高興的戰友,妳壹定要摟住妳的心臟。妳們要準備點兒酒,先喝點小酒,興奮興奮,肯定都是好消息啊!這另外壹個就6月3號北京時間早上七點,紐約時間晚上這個時間。妳們要真的,我建議大家沐浴更衣,端莊而坐,準備好網絡,不管它怎麽用VPN把妳的視頻劣質化,妳都應該保證壹個好狀態來看。非常簡單咱的儀式,就幾個人,加壹起不到十個人啊,非常簡單,就念那幾張紙,結束了!但是它是偉大的,有意義的時刻!可以這麽說戰友們,就像共產黨它做夢也沒想到,就前天,就今早咱們直播說的。崔天凱給美國人說,如果妳們美國人真是不顧人類的、人性的光輝,執意要滅共的話,我就要脫下西裝穿上軍裝。

妳大爺的,妳捐點兒錢吧,崔天凱。說我將為我的祖國而鬥,脫下西裝穿上軍裝。崔天凱,我們求求妳,妳能不能別為我們而鬥啊,妳能不能不把西裝穿上軍裝啊?妳把西裝脫下來,把兜裏的錢包給我們好不好?我們是中國人,不需要妳們為我們而戰,妳最好不戰,我們才幸福呢!誰讓妳們為我們而戰啦?妳是為妳的黨而戰!妳是為妳的利益集團而戰!崔天凱,妳不要挾持14億中國人,在那兒裝!我要脫下西裝穿上軍裝,為我的祖國和人民而戰。妳笑不笑話,誰讓妳了,誰讓妳那麽熱情了,誰讓妳們為我們而戰了。那64天安門的時候妳咋不為我們而戰呢?香港死那麽多人妳咋不為我們而戰呢?西藏死那麽多人妳咋不為我們而戰呢?那麽多E租寶被騙的人妳咋不為我們而戰呢?那以貪反貪抓進去監獄那麽多冤枉的人妳咋不為我們而戰呢?妳家幾十億人民幣四五億美元現金,妳咋不給我們分點呢,妳裝什麽裝啊妳呀。

所以說6月3號晚上建議大家準備點酒準備點小菜,保證壹定要看,好好看。GTV很難能正常運行,很難,很難!這回它目標在這兒,咱跟共產黨打的叫遊擊戰,它是遊擊戰,咱也打遊擊戰。它的主攻目標就是G-tv,嗯對不起啊,就是這個平臺。我們要直播的肯定不是以這為主,我們以livestream,老GTV,記住老GTV。我們公告以後我們明天會公告出去,公告完以後大家大量的發啊。還有youtube所有整個儀式,所有人沒有知識產權,誰都可以轉播。而且我們會有更多現在不可說的方式傳播開去。非常小,非常簡單,都在quarantine呢,隔離狀態,沒辦法,誰也不能見面是不是,沒辦法啊,班農都在他那塊兒,見班農也危險,我也危險,他也危險,是不是。

所以說6月3號是個大日子,希望大家沐浴後好好看。我覺得6月4號也就是大陸的6月4號的晚上11點鐘12點,就是我們這兒結束了,18個小時直播結束的時候,後壹個小時後倆小時會很精彩,會很多事兒。嚴格講大陸時間是6月4號早上7:00-9:00,這個是最激烈的時間,最好的時間啊,壹直到12點,然後妳們可以睡覺去了。12點以後妳醒來,晚上的8點,就是6月4號紐約時間早上的8點,壹直到12點,妳們壹定要看,妳們壹定要看。好多事兒啊,好多好多事兒啊,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好事兒太多了。

所以說這三個時間戰友們啊。6月2號中午11:00-2:00,因為我可能晚,因為像川普總統演講壹樣,太大了事兒,我得等著文件、法律文件,每個字兒,這個事兒怎麽回事兒。還有可能重大人物要寫感言。關於這段折騰這事兒啊,妳們要什麽結果,這板上釘釘的啊,板上釘釘的!然後妳們將有什麽,那妳們會極為興奮!妳們壹定會像在2008年奧運會壹樣,開幕式壹樣興奮,我告訴妳們戰友。然後接著到第二天早上,6月3號晚上直播去了,妳這又興奮了,然後到第二天6月4號早上又直播,這三個時間。所以就基本上比過年熱鬧,大家準備好吧。

我再說壹遍,所有被退回G-Dollar的還有退回投資的,80%的可能我會讓妳們還是按原價1塊錢壹股的買到這東西,世界上沒有人這麽做的。因為妳聽完6月2號我直播完,對這事兒做完總結妳們就明白了。

再次的為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香港、臺灣、西藏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唔該噻!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6月 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