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名學生集體發熱,6名來自同一寢室,疫情到底有多嚴重

作者:立武

5月25日,馬鞍山市疾控中心發佈通知顯示,馬鞍山師範高等專科學校先後有13名學生出現發熱情況,並且出現一個寢室裡有六名小學生集體出現發熱的情況,對此,中共聲稱,該學校沒有做出具體說明,沒有及時上報出現的情況。

如果中共對疫情足夠重視的話,如果包括馬鞍山市政府在內的各級政府能夠認真嚴肅對待疫情的話,相信沒有任何一所學校敢在中共獨裁體制下還敢隱瞞疫情情況。設想一下,如果現在回到疫情高峰期的時刻,學校會如此不嚴肅地對待這件事情嗎?真實的情況是,正是中共政府故意放鬆了疫情態勢,才導致各個層級對疫情把控不嚴。

而且,對待疫情,不應該像中共做的那樣,先是隱瞞疫情,等待出現感染之後,再拿背鍋俠開刀,不管是在疫情之初處理武漢市政府,還是之後對待黑龍江、吉林政府,中共永遠把責任推卸得一乾二淨。問題在於,人已經感染了,追責也不能夠回到感染前。

而且,根據該學校的學生陳述,學校並沒有落實聲稱的早中晚的體溫檢測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該通知中涉及到另外一所學校,即馬鞍山學院。在該學院的一名返校學生是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的情況下,該校沒有對這名學生進行具體的各項登記排查,也沒有做任何核酸試劑的檢測。

據瞭解,該學生11日乘坐G1722高鐵從湖北返校,該高鐵最後的終點站是上海。5月20日,乘坐11日同班高鐵的一名湖北籍人員在上海確診,上海疾控中心通知,該學生是其密切接觸者。

除了這名學生,該通知還陳述了另外一名同為上海確診的密切接觸者,到達安徽企業之後,也沒有做任何核酸檢測或健康排查的工作。而且,兩人都是湖北人或者長期待在湖北,而上述的上海確診病例同樣也是湖北籍,可想而知,現在湖北感染的人數到底有多嚴重。

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在這兩所學校還是在這家企業,都沒有落實好中共聲稱的任何檢測,那麼我們可以推測,這樣的情況在馬鞍山、在安徽、在全國又會發生多少呢?儘管中共聲稱以上發熱的、密切接觸的,皆為核酸檢測陰性,但一所寢室存在全體發熱,這種發熱顯然是帶有傳染性的,那又作何解釋呢?

而且,該學校在17日才開學,結果四天內13名學生發熱,其中六名是同一個寢室集體發熱,不開學沒有問題,一開學就集體發熱,難道不應該高度懷疑這些學生被感染了中共病毒嗎?如果感染了,中共沒檢測出來,這不就說明了中共檢測並不靠譜嗎?何況中共連檢測也沒檢測,從哪裡感染也不知道,這不更加說明了問題的嚴重性嗎?

很顯然,疫情仍然沒有過去,它可能隨時在一個地方爆發,不管是武漢、黑龍江還是吉林,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撒謊矇騙,都導致了許多不必要的感染,即使對於複學復工基本的檢測,中共都落實不了,中共難道不該為疫情負責嗎?

吉林感染至今沒有找到感染源,是中共復工複學導致的;現在復工複學不檢測,同樣是中共政府掩蓋疫情導致的;結果中共大言不慚地在檔裡說“沒有充分認識到疫情防控工作的複雜性和嚴峻性”,這些不正是中共一手炮製的嗎?因此,我們更加不應該放鬆警惕,等待真正疫苗的出現。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06

5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