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Ep-200 自自由聯盟的集結

作者:VOG翻譯組雪菜         文文字編輯:VOG翻譯組flasher

二戰會不會重演?

.北京的惡霸迫使美國產業鏈迅速轉移

丹丹·達米科(Dan D’Amico)接受戰情室採訪,達米科著有《美國製造》一書,他是促進美國繁榮組織的聯合創始人人之一,並 長期為將製造業產業鏈轉移回美國而而奔走呼號,多年年來曾多次在電視上談論此事,現在與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一同為川普總統制訂計畫。

達米科先生生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過去的三十十年年來,美國兩黨都因為不公平的貿易易慣例例以及對中共的重商主義而而迷失了了,致使美國的製造業產業鏈都遭受重大大的威脅和損失。直到川普總統上臺後,終於有這樣一個人人能夠帶領美國走回正確的道路路上了了。自自從中共被同意加入世界貿易易組織(WTO)之後,美國的製造業、產業鏈大大規模向中國轉移,致使美國出現規模性的失業,美國製造業所帶來的GDP連年年下降。出於絕對必要的經濟安全和國家安全,川普總統已經為此呼籲了了20年年了了,而而且川普總統一直在進行行行更更深層次的戰鬥鬥,這一次的瘟疫大大流行行行迫使更更多的製造業產業鏈回歸美國,現在我們竭盡所能地支支持總統及其議程,通過各種不同的行行行政途徑以達到產業鏈回歸的目目的。

達米科先生生說:中共已經變得如此的傲慢自自大大,讓我叫他們北京的惡霸好嗎?當前中共在全球釋放了了這種病毒,這加大大了了我們產業鏈回歸的難度,然而而中共就是出於這樣明顯的邪惡意圖,中共及其2000萬-3000萬的支支持者已經向世人人展現出了了他們的野心心,這不只是一條沉睡的龍,中共是想要統治全世界,我們一定要認識我們自自己己的錯誤,還記得中共之前說的2025、2050等話題吧,那就是中共要統治全世界的妄想。中共為了了達到這樣的目目的,當年年加入世貿組織的時候承諾他們會遵守規則,但那只是他們的把戲,無無數的事實證明他們不但沒有遵守規則,而而且越來越無無視規則,他們變得狂妄自自大大,現在他們想要統治全世界了了。現在中共撕毀了了當時與英國簽訂的香港特別行行行政區的合約,之前他們說要維持“一國兩制”至至少50年年。2019年年中共退出WTO後,他們也未能很好地履行行行貿易易協定。他們在今年年1月月15號已知有類SARS病毒在人人際傳播,但卻隱瞞疫情,一邊同美國簽訂貿易易協定,一邊掃貨買空了了全球的個人人防護設備,甚至至是讓無無辜的中國人人 民進行行行全球旅行行行,最終導致疫情全球大大爆發。

達米科先生生給出幾幾條當下美國急需做的事:1.像二戰時期那樣準備戰爭;2.川普總統行行行駛《戰爭權力力力法》的權利利從根本上促使製造業產業鏈的回歸;3.建立有競爭力力力的美元體系,從經濟上全面面推進。

二.90天內拆除中共防火牆的可能性

邁克爾·霍洛洛維茨(Michael Horowitz)接受戰情室採訪,霍洛洛維茨先生生是美國總統管理理與預算辦公室的總法律律顧問,他在談及中共的各種謊言言和中共對香港和臺灣的所作所為,中共對於中國老百姓的欺壓,對於宗教人人士士的戕害,以及中共對於疫情的隱瞞以及在此次疫情中的資訊戰,霍洛洛維茨認為中共獲勝的原因是中共有像柏林林牆一樣的防火牆。

霍洛洛維茨接著說,昨天國務卿彭培奧發的那個有關不能容忍政府在任何時候進行行行互聯網網的停止止和審查的推文文,堪稱有史以來最直率的聲明,已經成為熱點新聞了了。結合彭培奧的推文文來看互聯網網裡裡裡中美的關係,中共花了了數十十億美元來保護防火牆,但是美國在這方方面面從未有過任何投入,這就是中共的陰謀,我們什什麼都不做,他們卻利利用用防護牆進行行行資訊的審查。如果我們要在90天內拆除防火牆,不是沒有可能的,因為我們也有相關的政策,我們只需要完善相關的法規政策,就可以使國務院有權使用用多達三十十億美元的資金金金來努力力力實現全球互聯網網的自自由。我們現在必須讓國務院根據法規啟動相關專案目,拆除防火牆。我們可以開始這一項神聖的計畫,投資幾幾個億就可以拆除防火牆了了,我們完全承受得了了這幾幾個億的花銷。如果你說要在90天內拆除防火牆,我認為是有可能的,我們要做的就只是完善相關的政策。如果我們一下子子就成功了了,那當然是最好的,但是萬一我們失敗了了,中共要麼就得讓中國人人能夠自自由訪問互聯網網,要麼中共就得在中國斷網網,他們的網網路公司就會崩潰了了,所以無無論怎樣,我們最後都是贏。

三.正義聯盟的集結

莎拉和戴夫·拉 馬斯瓦米(Sarah and David Ramaswamy)做客戰情室,印度是美國在亞洲的同盟國,莎拉是一位印度裔美國活動者,他提到亞洲局勢,美國除了了在亞洲有印度為盟友之外,還有日日本等國家。然而而提到近日日來中印之間的衝突時,莎拉說:顯然中共內部領導做出了了錯誤的決策,他們現在是在轉移大大眾的注意力力力,中共試圖通過煽動 民族主義來實現與交界地的軍事摩擦,實際上自自2017年年起,這樣的摩擦每年年夏天或者中共內部有矛矛盾時都會在印度、中國、不丹丹交界地發生生。2017年年那次印度贏了了,但是這一次中國解放軍積極地在邊境地區建立營地,因為中共的觀點是他們認為那裡裡裡應該是他們的領土土。於此對應的爭論就是印度將此視為中共的侵略略性戰術的一個指標,中共當前已經在那裡裡裡駐紮了了1萬解放軍了了,印度人人也絕對不會退縮一步。有趣的是,中印之間沒有使用用武器,而而是用用拳頭在邊境線上打架。

戴夫·拉 馬斯瓦米是印度拉丁 風險投資公司的創始人人,他說中共並沒有把印度和美國列列入他們的“一帶一路路”計畫,然而而卻有意無無意地把我們都列列入他們的“一病毒一路路”中了了,所以中共試圖轉移其內部的問題和危機,當大大多數國際組織都建議各國政府控制他們的部隊並集中力力力量量提高高本國國 民的健康和福祉時,中共違反國際法正在侵佔印度領土土、侵犯香港的主權、威脅臺灣和擊沉越南漁船,這些都是中共極權主義的一部分。

班農先生生問莎拉,眾所周知伊朗是中共的盟友,但是印巴之間有衝突,那麼巴基斯坦是不是中共的盟友?沙拉說是的!巴基斯坦最近20年年來一直是中共“一帶一路路”的最大大受益者。中國、巴基斯坦、伊朗這幾幾個核大大國開始了了流氓式的對印度的入侵,所以印度一直要對此做出反應。

關於未來國際格局的走勢,戴夫說他認為將會出現一個以 民主自自由為核心心價值的同盟國對抗邪惡暴暴政的軸心心國。軸心心國是中共、伊朗和巴基斯坦,而而同盟國是印度、美國、日日本、澳大大利利亞、英聯邦等 民主國家,就好比是二戰的重演。莎拉補充說對美國有影響的另一個因素是流氓國家阿富汗。班農先生生表示示美國每年年給巴基斯坦大大量量的經濟援助,然而而對於巴基斯坦的舉動,他表示示遺憾。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5月 2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