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EP-198:“香港的兄弟姐妹,美國要行動了!”

作者:starwar                文字編輯:flasher

主持人班農歡迎嘉賓,弗羅裡達州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馬特眾議員主要來討論參眾兩院對FISA(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 外國情報監控法案,簡稱FISA)的投票情況。班農和其他主持人想要瞭解這個法案最新的進展,和在參眾兩院的意見情況。馬特表示,現在最新消息是民主黨可能要撤回法案,做更多FISA改革,而新保守派希望較少改革。

馬特的意見是,在FISA當中,很多案件都是在調查人員與法官在秘密法庭進行的,這中間缺少“對抗性”的過程,以致缺少很多資訊的核實,驗證,監督等。FISA允許調查機構(FBI)在缺少法律程式的情況下,對國家安全造成威脅的案件可以直接監控和搜集美國人的信息。主要是911恐怖襲擊以後,美國政府部門希望能迅速應對恐怖主義,所以設立偏離美國司法程式的FISA。但美國在這條路上走得太遠了。

班農補充,如果沒有川普總統因為“通俄門”被不公正調查的事情,現在國會山不會有這個FISA的爭論。馬特解釋說,在他看到的案例中,有政府機構用不實資訊,甚至篡改資訊,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和法官在秘密法庭辦案的情況。這種情形就像是“正在運行的集權主義”(functional authoritarian)。班農問道,我們正在對抗中共的資訊戰,根據你看到的情況,如果沒有FISA的秘密法庭,我們可以保護好自己嗎?馬特說是的,因為在法律範圍內有很多其他工具可以對抗中共的資訊戰。拉希姆說,中共幹的事就在每個人眼皮底下,根本用不著監視。

馬特說,根據他看到的案件,很多都是那些調查人員違反了他們自己的標準。傑森問道,大的科技公司在這中間有那些影響。馬特提到,中共的集中營關押著一百五十萬人,而這就是利用人臉識別和基因測序這些高科技手段做到的。中共國可以看做是一個高科技和集權統治高度融合的案例。馬特說,他認為最重要的三個FISA改革應該是:有緣由標準(去使用FISA);真正的對抗性程式(律師可以質疑最基本的問題);真正的懲罰(對濫用職權的違規者)。

班農講到,中共監控他們的國民,還用防火牆控制資訊。馬特說,他最擔心的就是現在川普代表的平民主義運動,(大機構或政府)會想要利用這場運動收集美國國民個人資訊。像推特、臉書等公司有230條款的保護(平臺而不是媒體)。推特實際在干涉美國總統大選,比如它把“事實檢查”這項工作外包給一個明顯的左派政治傾向機構。拉希姆補充,推特就是在編輯內容,它把不同來源的資訊放到一起,發送出去,篩選別人的評論。這就是在編輯內容,它不是純粹的平臺。馬特說要推動立法解決這個問題。班農問,這些大科技公司如何可以改變美國的輿論導向?馬特說,雖然這些大科技公司有太大的權力,但是我們也有工具對付它們,比如反壟斷法。我們要保護平民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

班農追問到,你是支持自由市場的,怎麼去協調自由市場(競爭)和權力過度集中(大科技企業)這個問題呢?是不是每次都要通過政府干預,用反壟斷法把它們拆分?馬特說,自由市場是好的,但是如果大公司有特殊豁免權或特殊照顧,而很多其他的人和公司沒有,那就不是自由市場了。因為這不是在對等的環境下競爭。我們要確保那些中西部的普通民眾有同樣有力的發聲機會。(而不是大公司左右輿論)

廣告之後,馬特和主持人討論了美國經濟和商業活動恢復的問題。馬特認為,政府注入很多資金,但是沒有發生通貨膨脹的問題,是因為全球性資金流通遇到問題,美元需求增加了。個人付款保護計畫,有之前的申請人因為擔心被追責而退回貸款。這些貸款的真正使用還要有後續的監督,希望能起到助推商業恢復的作用,而不是相反。比較各個州不同的政策和計畫,馬特和主持人都稱讚佛羅里達州長的做法,效果也很好。馬特說他沒有只關注宏觀資料,而是仔細查看了美國地區和社區的微觀資料,看人口怎樣流動,哪裡有高危人群。而且佛州州長完全不理會媒體怎麼評論他,而是制定周密的計畫,緊盯資料,大膽執行。這和密西根州州長形成鮮明對比,密西根州州長把自己弄成媒體寵兒,一心想讓拜登選她當競選的副總統搭檔,而沒有很好處理本州的實際情況。

主持人最後討論疫情的情況,他們歡迎聽眾對資訊和資料的差錯提出糾正,也歡迎批判的媒體提議。關於第二波疫情的預估,希望有專業人士如CDC給出模型,然後大家每天來評判(修正)。傑森通報即時新聞,彭培奧國務卿報告,香港不再符合自治區條件,建議國會取消其自治地位。

班農說:你知道嗎?他們(中共)不會在乎的。香港有七百萬人持有英國護照,現在他們全部要被擋在防火牆後面。中共知道,相比於缺少資金和技術,自由和民主對於他們是更大的威脅。拉希姆說:印度和中國邊界的情況,和這個也相關,是嗎?班農:絕對是的。這是關於整盤棋局的。這是關乎香港、臺灣、南中國海,因為這意為著韓國日本(也將)淪陷。相信我,在澳大利亞他們完全撕破臉皮,在印度,極為關鍵。莫迪是這個區域他們(中共)最恐懼的人。要知道,印度儘管混亂,但有8億人投票,擁有最大的民主政權,中共絕不能允許這些存在。彭培奧和美國總統做的一系列措施和步驟,將會有巨大的影響。我們第一天就說,這是中共,這是193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我們要站起來(反抗),但是中共不會在乎,他們會說“聽見了,但無所謂,我們就是要控制亞歐大陸,我們不在乎10年經濟不發展”。香港的兄弟姐妹,我們每天為你們祈禱,美國要行動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5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