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霞的悲劇

作者:玉米地大姐

中共媒體發布訃告:廣西第七批援湖北省抗疫醫療隊員、南甯市第六人民醫院護士梁小霞同志,因病情危重,經全力搶救無效,于2020年5月26日12點27分在南甯不幸逝世。

有關梁小霞的報道,搜遍全網全是來自官方的溢美之詞,唯獨不見死亡原因說明。《湖北日報》曾露透露梁小霞病情:有心、肺、大腦等多器官損傷,經氣管插管接呼吸機輔助呼吸,進行積極抗休克治療,並使用ECMO,間斷使用血液淨化治。

蹊跷的是梁小霞之死還引發一場風波,媒體、五毛粉紅對作家方方口誅筆伐,皆因她在“武漢日記”提到梁小霞之死。

“很多天前,在武漢援助的醫護人員中,一個廣西的年輕護士在醫院裏突然昏厥。得幸當時很多醫生在場,迅速急救,將她搶救了過來。……但是晚上,醫生朋友告訴我,她還是去世了。生命中斷在抗疫的最前線。她叫梁小霞,今年28歲。讓我們永遠記住她,也願她安息。”

3月24日上午,也就是方方發表日記的第二天,廣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稱:經核實,目前梁小霞尚在搶救中。

同日,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副院長黃恺介紹,梁小霞目前病情非常非常嚴重,國家湖北、廣西、武漢市衛健委都非常重視,我們正在開會,會診她的病情並討論下一步方案。

同日,協和醫院麻醉醫生淩楚眠發布微博:我在此發布真實消息,梁護士並沒有過世。

同日,協和醫院醫生Do先生也發布微博:至今她已昏迷近1個月。我們不知道她會不會醒來,何時可以醒來,但她目前沒有去世!

這些人在同一天出面反駁方方,用巧合解釋顯然違背常識,方方真的在造謠嗎?揭開開謎底之前,我們理順一下時間軸。

3月20日,國務院舉行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國家衛生健康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表示:“4.2萬名支援湖北醫療隊員實現了零感染。”

3月23日,方方公布日記,說梁小霞死亡,等于抽了郭燕紅一個嘴巴,所謂“零感染”不攻自破!

3月24日,方方在她的最後一篇“武漢日記”中,就“造謠梁小霞護士去世”一事發表了道歉:“所以,在這裏向所有讀者表示真誠歉意,更要向梁護士家人表示真誠歉意。”

方方辯解道:“(提供消息的)倆醫生都對我作了一番帶專業性的講解,然後態度幾乎相同,說那就還是道個歉吧。我想,也是。他(醫生)給我回複是:‘腦死亡,很不幸’。想來是我的醫學知識太缺乏,我以爲針對我的詢問這是一個確定的回答。便覺得梁護士不能這樣悄無聲息而去,這件事應該記錄下來,以讓人們永遠記住她,于是寫進了昨天的日記。”

醫學界判斷腦死亡的標准:全腦功能包括腦幹功能不可逆終止。 人體的呼吸中樞位于腦幹,如果腦幹發生結構性破壞,會直接導致呼吸功能停止,無論采取何種醫療手段都無法挽救患者生命。 因此,與心髒死亡相比,腦死亡顯得更爲科學,標准更加可靠、規範。

如果沒有官方的“零感染“在前,梁小霞的腦死亡就是死亡,方方的日記讓官方難堪下不來台,不找回面子顯然不符合中共以假治國的邪惡本質。

官方遷怒于方方,硬是讓梁小霞“活“到了5月26日12點27分。以便證實“零感染”的權威。方方的影響力再大,面對公權淫威也得道歉。

梁小霞的悲劇在于,生前響應黨的號召奔赴疫情前線,死後被黨“活”了88天。黨把梁小霞樹立成抗疫典範,一爲圓謊二爲忽悠後來的梁小霞們繼續爲黨賣命。

從另一個角度講,梁小霞是幸運的,被媒體報道出來,那些死于“零感染”的無名者該有多少?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26日, 2020